• 供给侧改革用市场手段

    宏观调控和经济改革的侧重点从需求侧转到供应侧,这意味着从侧重于政府调控转向侧重于市场调控,但转向后不一定就会有市场经济,就会有市场化的操控手段。

  • 人民币贬值压力应释放

    余永定建议,应该早下决心,实现汇率的市场化,这样资本管制的压力也会相应减轻。

  • 许小年:产业政策有毒

    许小年表示低增长并不可怕,只要让市场充分发挥作用,中国制造业的升级指日可待。同时,他指出产业政策优化补贴的实际效果是扭曲了市场的价格信号。

  • 中国经济下行根本原因

    周其仁认为,高度依赖全球市场、大量行政手段进入经济体和债权经济这三种力量促使中国经济高位下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