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35期

中国面临一场雪崩似的人口坍塌,人口危机空前严峻

全面二孩政策的实施,让很多人觉得有关人口政策的讨论可以暂告一个段落。但实际上,中国正面临着严重的低生育危机,而全面两孩政策依然是仅次于一胎化政策的最为严厉的生育限制政策。

作者按

国家统计局于最近公布,2017年全年出生人口为1723万人,比2016年减少了整整63万。这一数据比之前各方的最低预测还要更低。比如,国家卫计委在全面两孩政策实施之初预测出生高峰将出现在2018年,而对2017年出生人口的最低预测为2023.2万。而最新的数据表明,出生高峰在2017年就过去了,2017年出生人口比卫计委的最低预测还要少整整300万。这个数字甚至比卫计委对不放开二孩政策下的预测值1770万,还要少47万。

而我们之前的预测是,出生人口将在2017年达到高峰,当年出生人口有望超过1800万,但随着生育堆积结束后育龄女性数量的锐减,出生人口将在2018年进入雪崩状态,在之后十年将以每年减少30万到80万的速度萎缩。但现在看来,出生人口雪崩比我们预料的来得更早,也更加迅猛。这一严峻的人口形势引起了舆论的广泛关注。

在此之际,我们感谢腾讯原子智库发表这篇文章。该文是新近出版的《中国梦呼唤中国孩》一书的第一个章节。该书收集了主要编著者梁建章和黄文政在过去几年有关人口和生育问题的发表和未发表的文章,以及2015年年底在北京大学召开的《人口与未来》研讨会与会者的发言或代表性文章。在人口问题面临重大抉择的关头,希望《中国梦呼唤中国孩》一书能够对破除流传已久的人口误区,恢复可维持民族正常繁衍的生育观念,起到促进作用。

作者 | 梁建章

携程网联合创始人和董事局主席

作者 | 黄文政

人文经济学会特约研究员

中国拥有近14亿人口,是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在大部分人印象里,中国最不缺的就是人,要说中国面临人口坍塌的危机无异于天方夜谭。实际上,正是这种想当然的心态遮盖了已经发生、正在发生、将要发生的人口形势转变。全面二孩政策的实施,让很多人觉得有关人口政策的讨论可以暂告一个段落。但实际上,中国正面临着严重的低生育危机,而全面两孩政策依然是仅次于一胎化政策的最为严厉的生育限制政策。

从80后到00后不到一代人的时间里,中国出生人口就萎缩了33%。而中国新生儿占世界比例已经由1985年18.4%跌至2015年的12%以下,在可预见的将来会进一步跌至5%甚至3%以下。中华文化圈的生育率全球最低,即便立即全面放开并大力鼓励生育,中国严重的低生育趋势也难以逆转。中国,正面临人口坍塌。

全面二孩政策自2016年元旦实施。由于长期被抑制的生育意愿得到释放,2016年的新生儿应显著多于2015年。而生育高峰可能出现在2017年,当年新生儿数量可能在1800万到2200万之间。这可能是本世纪以来乃至未来百年之内新生儿最多的一年。(编者注:国家统计局最新公布,2017年全年出生人口为1723万人,比2016年减少了整整63万。这个数字低于作者此前的预估。)

但纵向来看,2017年的生育高峰远低于1960年代中期、1970年代初期和1980年代末期的高峰,甚至远低于1962到1991年平均出生人口数。实际上,1950年代初期年平均出生人口都超过2100万。

过去30多年来,中国年出生人口整体大幅萎缩。根据2010年人口普查数据,80后、90后、00后的人口分别是2.19亿、1.88亿、1.47亿。从80后到00后不到一代人时间,出生人口萎缩了33%。尽管全面二孩政策会带来出生人口短暂而有限的堆积反弹,但在此之后,由于处于22至30岁的生育高峰年龄的女性在未来10年将萎缩40%以上,即便全面放开甚至大力鼓励生育也无法避免出生人口的断崖式坠落。

由于1970年代以前的生育率较高,中国人口结构是老人和小孩少,中年人多。虽然现在每年出生的孩子已经很少,却依然多于走入生命终点的老人,所以人口总量还在缓慢增长。可以预料,中国人口将在十年之内步入负增长,然后不断加速萎缩。长期来看,就算全面放开并大力鼓励生育能把生育率长期维持在比2000到2014年间国家统计局公布的生育率平均值高出25%的水平,出生人口也将在2050年前后萎缩到约800万人,而届时年死亡人数将达约2300万。两者比较,中国每年将减少约1500万人。除非将生育率提升到更替水平附近,人口的快速萎缩将一直持续下去。

这种变化从世界视角来看更是触目惊心。中国人口占世界比例在1820年、1900年、1950年、1980年分别为36.6%、25.6%、21.8%、22.1%,总体上在大幅下降,虽然到2015年还占世界18.7%,但每年新生儿却不到世界12%。如果中国在2050年前后每年仅出生约800万人,也只相当于届时世界的5%。中国要将生育率提升到世界平均水平可能再需要两三代人时间,等到最终稳定下来,中国每年新生儿占世界比例可能跌破3%。

这一趋势可以直观地体现在下图中。该图显示1820~2100年世界各主要文明人口相对比例的变化。在此图中,一个国家所属的文明类别由该国在2015年主体人群决定;除非洲国家外,一国所有的过去和未来人口归入该国所属的文明类别。非洲当前人口按相同方法分类,但过去的人口则根据非洲在1820年和2015年的人口分属各大文明的数据,在指数尺度上线性插值而得,以反映基督教和伊斯兰教近200年来在非洲的扩张。

图:世界主要文明人口相对比例的变化趋势(1820~2100年)图:世界主要文明人口相对比例的变化趋势(1820~2100年)

注:1950年前中国数据来自《中国人口史》,之后由2010年人口普查的推算,假设立即全面放开但不鼓励生育。其他国家1950年前来自Augus Maddison [3],之后为联合国人口署中预测。

我们曾撰文指出,联合国人口署长期严重高估中国人口,这种偏差并没有普遍出现在对其他国家人口的预测上。因此,我们对其他国家的未来人口采用联合国中预测,而对中国未来人口采用我们基于中国生育走势判断所做的预测。在我们的预测中,假设中国立即全面放开生育,而且生育率在经历堆积反弹后,恢复到比过去10年实际生育率高出25%的水平,之后的生育率随经济社会发展遵循东亚其他国家和地区的轨迹演化。

除了未来数量急剧萎缩,中国人口趋势的另一个表现是严重的少子化和老龄化,即总人口中少儿比例大幅下降和老人比例大幅上升。从人口统计来看,可把0~14岁占人口的比例称为少子化程度,比例越低少子化越严重,把60岁以上占人口的比例称为老龄化程度,比例越高老龄化越严重。从1982年,到2000年,再到2015年,中国0~14岁占人口的比例从33.6%,降到22.9%,再降到16.5%;而60岁及以上的人口比例则从7.63%,升到10.5%,再升到16.1%。

少儿比例降低和老人比例上升有两个原因:一是预期寿命延长,二是长期低生育率。根据联合国人口展望2015年版数据[6],在所列的全球201个国家和地区中,中国的预期寿命排在第71位,仅属中上水平,但少子化程度和老龄化程度却分别排在第45位和第65位,都高于预期寿命的位次。这说明,与其他国家相比,导致中国如此严重的少子化和老龄化是长期低生育率,而非寿命延长。

值得一提的是,联合国人口展望数据对其他国家估算相对准确,但却一直严重高估中国生育水平。该报告2015年版本列出的中国2015年的0~14岁人口比例为17.23%,高于中国官方的16.5%;其所列的中国2015年60岁以上人口比例为15.2%,低于中国官方的16.1%。如果将中国官方数据与该报告2015年其他国家相比,中国的少子化程度将排在第38位,而老龄化程度则会排在第62位,中国在这两个指标上的位次更是超出中国预期寿命的位次。

中国2015年0~14岁占人口16.5%的比例,不仅远远低于世界的26.07%,印度的28.79%,也要低于美国的18.95%,法国的18.48%和英国的17.77%;中国2015年60岁以上占人口16.1%的比例,也大大高于世界的12.26%。中国目前属于中高收入国家,但除中国以外的其他中高收入国家在2015年0~14岁和60岁以上人口比例分别为25.64%和10.94%,少子化程度和老龄化程度都要远低于中国。 更重要的是,中国如此严重的少子化和老龄化还仅仅只是开始,未来会进一步大幅加深。可以预料,在未来中国的0~14岁比例会继续走低至10%以下,而60岁以上人口的比例会直线上升到接近40%的水平。中国将成为全球少子化和老龄化最严重的国家。

更多精彩内容欢迎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原子智库(AtomThinkTank)更多精彩内容欢迎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原子智库(AtomThinkTank)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财经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投票

确认投票
梁建章
携程联合创始人、董事局主席兼CEO
微信扫码 订阅专属投资管家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