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无锡外卖“淘金”记:被约谈后各平台对用户补贴减少

4月12日,一家饮品店门前等待取外卖的滴滴外卖骑手与路过的美团外卖骑手。B04-B05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陈维城

混战之下,无锡外卖“淘金”记

滴滴外卖“高薪”招骑手,美团饿了么提高补贴迎战;被工商部门约谈后,各平台补贴减少,订单量下降

“有锡兵,天下争;无锡宁,天下清。”这是《东周列国志》关于无锡之名由来的记载,也是无锡对外介绍最广为流传的版本。

无锡没有“锡”,但无锡有“金”。4月9日,滴滴外卖经过8天的试运营后在无锡全城上线。一时间,滴滴、美团、饿了么平台纷纷祭出补贴大招,无锡这个江南小城陷入外卖狂欢之中,市民享受了一场几乎不要钱的外卖盛宴。在此之前,外卖铁军已经闻声而动,早就准备好大赚一笔。滴滴外卖无锡开城,骑手接送一单15元起,一夜之间无锡满城尽是外卖骑手,甚至大批上班族与外地骑手也加入浩荡铁军,前来“淘金”。

4月11日,无锡工商局约谈三家外卖平台后,市场降温,平台对用户的补贴力度减少了,订单量也下降了。

商战之下,无锡不宁。

4月12日,新京报记者深入无锡,访商家,采骑手,还原无锡在滴滴外卖、饿了么、美团等外卖大战中所经历的厮杀。

4月12日,无锡街头跑过的滴滴外卖、美团外卖和饿了么骑手。

滴滴外卖高补贴开道,骑手日入千元

滴滴外卖的出现,吸引了不少资深外卖骑手加入。有滴滴外卖骑手称,刚开始几天,一天收入千元不是梦。

“滴滴外卖,开城大卖。”4月1日,严军开启了滴滴外卖的骑手工作。“准确地算,全职的周薪是2500元,每个星期提现一次。如果跑到全无锡前500名,每周额外奖励500元,努力跑可以挣到一个月一万二。”严军早早就在朋友圈给同行们做起了宣传。滴滴外卖开出的待遇着实令他动心,也激发了他的斗志。

4月8日夜,滴滴外卖无锡全城上线的前一晚,严军和同事在站点附近的宾馆开了一间房,为的是养足精力,备战次日的“开城大卖”。“4月9日,滴滴外卖给用户发了4张优惠券,分别是早餐券、下午茶券、夜宵券,满20元减18元;另外一张满25减15的外卖券。”严军笑着说,优惠券这么多,全城点外卖的新闻也不足为奇。

滴滴外卖宣布,4月9日当天订单量33.4万单。这个数字看似不可思议,但在严军看来却是情理之中。

滴滴外卖争用户舍得让利,抢骑手同样也不吝啬。“正常接一单15元,10:00-13:00,16:30-19:30高峰期每单25元起。”严军介绍,单量因人而异,刚开始几天七八十单没有问题。“滴滴还推出叠加高峰冲单奖,完成20单奖150元,完成30单奖300元,完成40单奖500元(取最高奖励发放)。”

在无锡街头,身着橘色和黑色相间服装的滴滴骑手随处可见,成为了无锡的一道风景线。“今天忙疯了,我们都忙到现在,还没停呢”。4月10日晚上10点,滴滴外卖自由骑手王成在混战两天后显得疲惫不堪,“没办法,过两天就好了。”

“无锡外卖翻天覆地了。”王成介绍,此前无锡外卖市场美团第一、饿了么第二、百度外卖第三。滴滴外卖的出现,吸引了不少资深外卖骑手加入。王成此前就是众包平台的骑手,“滴滴外卖宣传待遇那么高,我就试着去申请了。刚开始几天,一天收入千元不是梦,有些人跑得更多。”

在滴滴外卖进入之前,无锡城的外卖骑手接一单也就4元左右,平均一天也就20来单。4月12日,在无锡工商约谈商家外卖平台之后,虽然订单量没有之前多,但王成依然忙个不停,“先干着看看吧,能赚多少是多少。”

美团与滴滴外卖“不相容”,但有骑手同时在电瓶车上放置了两家的外卖箱。

上班族客串,外地骑手来了又回

无锡外卖小哥“赚到”了,引来了一些上班族。还有不少外地骑手远道而来,但由于环境不熟、收入不及预期,一些人又打道回府。

无锡外卖火爆,外卖小哥“赚到”了,一些上班族看到这种情况也坐不住了。“我下班后跑跑外卖,一天顶多跑10单,跑多了电瓶车就没电了。”因为朋友负责滴滴外卖站点,在公司上班的廖杰也加入了外卖大军。

“作为新手我总结了几条经验,第一不能取消订单,第二快到目的地时提前二分钟打电话联系用户,第三如果不熟悉周边环境,建议不接多单。”在滴滴外卖社交群组里,廖杰分享经验,“一天10单,每单15元起,跑了三天,对于上班族兼职也知足了。”

但不是所有人都能吃上“螃蟹”,目前滴滴外卖的骑手已经招满。“我注册滴滴外卖一周都未通过审核”,无奈之下,主业是厨师的吴永加入了兼职美团外卖。

“现在美团外卖好多都是外地人,兼职的也多,就像我这种业余的。”吴永抱着赚点奶粉钱的想法加入外卖大军,但他发现来晚了。“滴滴外卖刚上线的几天我没跑,现在没活动了。”4月14日晚上,吴永下班后跑了3个小时接了6单。

除了上班族,不少外地骑手也远道而来加入混战,在上海从事蜂鸟配送的陆丰就是其中一个。4月11日一早,陆丰开着电瓶车从上海来到无锡,但他注册的滴滴骑手并没有通过,所以在无锡跑起了美团。

“一单一单地接,跑起来没劲。”来到人生地不熟的无锡,陆丰不能施展拳脚,“地形熟悉挺快的,但是小区名和楼层号都不熟悉,就不能接顺路单。”11日晚上接了5单后,陆丰就回宾馆休息了。

“回去了,回去了,出餐太慢了,在上海98%的外卖在骑手接单后都已经准备好。”4月12日,陆丰表示适应不了无锡的节奏,加之配送区域不熟悉,接了几单之后决定回上海。

考察后离开无锡的不只是陆丰,还有在合肥从事美团外卖的林闯。“合肥美团外卖一单4元起步,无锡比合肥高一些。”逛了一天无锡的林闯总结道,现在无锡美团外卖一单5块,高峰期一单8元左右。

“价格没有预期那么高,不好干。”4月12日下午,林闯买了一张回合肥的火车票。

看到还有人从外地赶来无锡加入外卖大军,廖杰在群组里一直提醒,“外地的不要再过来了,已经不招人了,都不要了。”

4月12日中午无锡三阳广场前外卖骑手扎堆取餐。

美团急调周边骑手进入无锡

滴滴高额补贴骑手,挖了美团“墙角”,美团提高补贴迎战之余,还从无锡周边城市调来了大批外卖骑手。

滴滴对骑手的高额补贴吸引了大批本地美团骑手,令无锡美团骑手一度紧缺,但光靠陆丰这样的个体外地骑手加入,根本守不住领地。滴滴外卖上线后,美团外卖调来了大批无锡周边城市的外卖骑手加入。

“我们组团来的,无锡美团的单价肯定比苏州高。”苏州饿了么众包骑手杨达虽然知道滴滴外卖骑手的收入高,但他对无锡美团的单价也很知足。“我们可以同时接饿了么和美团的订单,但是不能接滴滴。”

“中午接10单,晚上接12单,一天保底400元。”杨达称,为留住骑手,美团、饿了么也开出了优惠措施。此前,严军得到的滴滴骑手招募信息显示,“全职月薪保底10000+,每月最多休5天,兼职骑手送200奖200,送400奖400,以此类推。”

4月11日,无锡工商局约谈三家外卖平台后,外卖平台对用户的补贴力度减少了。“还差两单,但现在没有单了。”4月12日晚高峰,杨达将电瓶车停在无锡滨湖万达广场的门口,用微信和同事聊起了“战况”,而此时周围的滴滴外卖骑手来去匆匆。

“美团的单价下降幅度不大,饿了么从4月9日每单13元,一直降,现在到了正常水平。”饿了么众包骑手陈康直摇头,热度过了,订单量也从六七十降到了二十多单。他的电瓶车上有两个外卖箱,一个美团、一个饿了么。

“单量肯定比刚开始的少了,但是高峰期单价却提高了,所以收入没有差很多。”严军认为,目前的滴滴外卖还是一项好活。

“二选一”之下,有商家缺席“盛宴”

无锡工商局近期接到部分商户举报,内容主要集中在商户因上线滴滴外卖而被美团外卖和饿了么外卖强制下线。

巨头商战,殃及的可能是无辜的商家。“大平台之间竞争,何必要为难一个个小商家?”无锡外卖商家林姐对于美团与饿了么要求在它们与滴滴外卖之间“二选一”的要求,至今仍然耿耿于怀。

林姐的小店在2月份就接入了滴滴外卖,本以为多个平台就能多一份外卖订单,但事实却不是这样。“4月1日刚接了一单滴滴外卖,美团与饿了么的无锡运营就先后打电话要求,要么关了滴滴外卖,要么停了美团外卖、饿了么。”无奈之下,林姐最后选择关了滴滴外卖。

林姐的遭遇并非个例。4月11日,无锡市工商局表示,近期,无锡市工商局陆续接到了部分入驻外卖服务平台的无锡商户递交的举报材料,内容主要集中在商户因上线“滴滴”外卖而被“美团”外卖和“饿了么”外卖强制下线。经过初步调查情况显示,相关外卖服务平台的行为已经涉嫌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和垄断经营行为。

对于被无锡工商局约谈,美团外卖表示,充分尊重商家在市场中的自主选择权,积极响应监管部门要求,与同行一起努力恢复正常的市场秩序。

无锡外卖“淘金”盛况下,这只是其中的小插曲。也有不少商家三个外卖平台可以相互融合。“前几天的优惠比较多,单量太大了,我们都来不及备货。”4月12日,一家面包店的工作人员介绍,该店在三家外卖平台上都很受欢迎。

4月12日下午,无锡滨湖万达广场的一家奶茶店前排了9位滴滴外卖骑手。“不要添乱,一个一个来。”看到一位骑手在翻弄餐牌,店员不耐烦地喊道。在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里,奶茶店便接了20多单外卖。

此时滴滴外卖平台显示,“您访问的商家已打烊,将于明天10:00开始营业。”该商家在滴滴外卖平台上的优惠是,满20减6、满30减10、满40减15。而在美团外卖上只有一款饮料七折优惠。

“滴滴外卖上线后,店里接了88单,以前美团、饿了么一天加起来也就十来单。”无锡商家刘先生表示,外卖补贴大战期间,自己的盈利翻了几倍,“但这不是常态,短时间没有能力接这么多单,赶时间的商品品质就不能保障,顾客的体验感就会下降,也不是什么好事。”

市场过度竞争,无锡用户体验打折

订单扎堆,用户体验感大打折扣。有用户称,一份只有4公里路程的外卖,外卖小哥两个小时都没走到。

“刚开始几天,商家确实忙不过来,店里差不多都是外卖小哥。”王成回忆起当时的场景直呼“太疯狂”。“这礼拜无锡外卖跟不要钱一样,学校门口都是外卖小哥。”无锡市民小林表示,“滴滴、美团都有优惠券,一分钱吃炸鸡,一元钱喝奶茶,一块钱买6听雪碧并不夸张。”

订单扎堆,用户体验感同样也大打折扣。“一份餐送了一个多小时都没有到。”用户小郭对于4月9日的外卖体验不太满意。“外卖骑手也挺无奈,他说一直被用户电话催单,订单太多了”。

“今天点了一个酸菜鱼,送了俩小时没到。”4月12日,用户小唐对外卖客服表达不满,“4公里的路程,走路也只要半个小时。”

4月13日,无锡三阳广场的十字路口,不少骑手在询问路人附近商家的位置。“附近的德克士在哪里?”这位骑手已经在附近转了几圈。

“在优惠券的刺激下,外卖订单激增,超出了线下商户的接单能力和外卖服务平台的配送上限,出现了商家拒绝接单、订单被迫取消等现象,影响了商户的正常经营和消费者的消费体验,威胁了消费安全。”无锡市工商局认为,长此以往对无锡市安全放心的消费环境产生不良影响。

“我儿子儿媳订了好多面包、寿司外卖吃不完,都送到我家来给我们吃。”在外卖商战轰炸下的无锡城,出租车司机潘师傅并没有感到幸福。小唐对于无锡因为滴滴外卖备受全国关注多少感到自豪,“说明无锡还是挺重要的。”

4月12日,滴滴外卖在其官方微博发布了“下一站”系列海报,海报中呈现了“不必来无锡,滴滴去找你”等字样,宣布全国开城在即,并附带上了9款具有地方性特色的美食,如烤鸭、佛跳墙、臭豆腐、汤圆等。目前滴滴骑手客户端显示,仅有无锡、南京、长沙、福州、济南、宁波、温州、成都和厦门可以注册。

或许下一波“淘金热”将在另一个“外卖之都”掀起。

(文中提到的人名均为化名。)

科技i说

美滴攻守道

“美团打车”、“滴滴外卖”两个看似不相干的事物重新组合,在长三角引发了一场商战。

“从目前来看,滴滴外卖和美团打车都是阶段性试水,两家企业都没有把此当成战略性的业务来看。至少短期内不会威胁到对方的市场份额。”资深互联网观察家丁道师认为,作为各自领域的巨头,滴滴与美团进入对方领域的成本并不高。生活服务是刚性需求,市场是多元的,未来两个市场还是会有其他玩家进入。

相较于打车业务的受众范围有限,外卖业务的补贴确实可以让普罗大众感受到巨头商战下实实在在的优惠,“吃人的嘴软”一定程度可以反映在宣传效果上。但不可否认,外卖业务目前并不是盈利场。

此前除了认为滴滴正在谋篇布局丰富支付场景、建立自身支付体系,以及作为应对美团入局打车业务的措施才进军外卖市场,局外人对滴滴入局外卖的真正想法难以揣测。但在美团收购摩拜单车、阿里联合蚂蚁金服完成对饿了么全资收购的信息出来之后,滴滴布局外卖业务的猜测似乎迎刃而解。

对于美团收购摩拜的原因,美团内部信称,“作为创新的绿色出行解决方案,摩拜将是我们生态的重要组成部分。摩拜单车是城市三公里出行最便捷的工具,将成为美团到店、到家、旅行场景的最佳连接,既为用户提供更加完整的闭环消费体验,也极大地丰富了用户的消费场景。”

完成对饿了么收购后,阿里巴巴方面表示,将以餐饮作为本地生活服务的切入点,饿了么的外卖应用将与口碑的到店服务协同,形成对本地生活服务的拓展;此外,饿了么本地即时配送网络将成为阿里巴巴新零售“三公里理想生活圈”的物流基础设施。

作为BAT之后的明日之星,滴滴绝不会让自己处于被动状态。在外卖格局大变的情况下,如此似乎可以趁虚而入,占据一席之地,未来或许有一定筹码。

在共享出行方面,滴滴托管小蓝单车,推出自主共享单车青桔单车,低调研发共享电单车,与多家汽车厂商达成战略合作,共同建设新能源共享汽车服务体系。自然不会让后来者蚕食自己的领地,必定予以反击。

无论是美团涉足打车,还是滴滴做外卖,业务铺开的初期,采用的手段必然是价格战与补贴战。美团打车与滴滴外卖即将在更多城市开战,最终谁会更胜一筹需继续观察。

(新京报 陈维城)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greennya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