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俄罗斯欲建亚洲最大赌场集群 瞄准拉斯维加斯

在俄罗斯的东部边缘的符拉迪沃斯托克,经济发展一直受到腐败等因素的影响停滞不前。与亚洲其他地区强盛的经济活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如今,一座闪烁的宫殿在这里的黑森林中拔地而起,以一种看似不可思议的努力力图吸纳附近日本和韩国的财富。

在几乎没有中国或其他国家的投资者想在俄罗斯冒险的时候,这个位于莫斯科以东4000多英里(约合6400多公里)的森林中的建筑正在向荷包丰满的亚洲人招手,这些人不仅不在乎风险,而且以其为乐,他们已准备好用自己的钱在这里的牌桌上和轮盘赌台上下赌注。这是俄罗斯远东与拉斯维加斯媲美的初步尝试。

向东转移 俄罗斯能否重振经济发展?

早在1959年,尼克塔·S·赫鲁晓夫访问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之后,在俄罗斯远东地区曾做过短暂停留,他当时曾宣布,符拉迪沃斯托克已成为“第二个旧金山”,自那时起,这座港口城市丰富的资产——众多的自然景色、亚洲的地理位置,以及拥有高学历的人口——曾激发过大胆的设想。但随之而来的都是令人失望的结果。

在普京总统领导下,政府已经向这个地区注入了数十亿美元的投资,花钱修建了大桥,盖了新的大学校区,还投资了国家下达的其他耗资巨大的项目。

现在,符拉迪沃斯托克当地的政府希望在这里建成拥有八座赌宫的巨大“综合娱乐区”。水晶虎宫(Tigre de Cristal)是迄今为止唯一建成的一座,也是俄罗斯目前最大的赌场。这个赌场主要由一家香港公司凯升控股(Summit Ascent)提供资金,俄罗斯总统普京试图将这个地区展示为俄罗斯“向东转移”的榜样。

如今拥有赌场60%股份的香港公司凯升控股接管了德罗兹多夫的建筑工人留下的水泥外壳,与其他投资者一起又投入了2亿美元后完成了施工,赌场已于2015年底投入使用,这家公司去年上报了不太多的利润,公司现在打算再投资5亿美元,在同一娱乐区里兴建第二座豪华酒店、高尔夫俱乐部,以及更多的赌场设施。

其他公司计划建设的另外四个赌场原定近期开业,但目前远远落后于预定计划。森林里的几片空地上没有多少施工的迹象。俄罗斯的一家法院最近取消了一个俄罗斯开发商的赌场项目,因为工程进度太慢。

为了全力发展远东地区,俄罗斯还在完善交通基础设施上花了很大力气。从赌场区通往符拉迪沃斯托克机场的新高速公路,在最后一段变成了一条烂泥路。通往符拉迪沃斯托克市中心的一条长约35英里(约合56公里)的蜿蜒道路经常堵车,以至于普京派驻俄罗斯远东地区的特使尤里·特鲁涅夫(Yuri Trutnev)提议开通渡轮服务,以缩短前往赌场所需的时间。

大力支持 政府为发展投入多重资源

凯升控股在香港的公司财务和战略总监蓝博文(Eric Landheer)说,他的公司有“先发优势和专营权”,但公司不希望很长时间都是森林里唯一的一家,因为赌徒们喜欢更有活力的赌场群。

赌博在俄罗斯有着漫长、且经常是坎坷的历史,俄罗斯人对赌博的态度受东正教的影响,东正教反对赌博,认为那是魔鬼使的坏,也受费奥多尔·陀思妥耶夫斯基(Gyodor Dostoyevsky)作品的影响,陀思妥耶夫斯基有赌博瘾,他在小说《赌徒》中探讨了赌瘾的诱惑和危害。

普京提倡基督教传统价值观,他曾在2009年对赌场和老虎机下了禁令,他抱怨说,太多的俄罗斯人“把养老金赌光了,落得身无分文”。但是近些年,这条禁令有所放宽。

此前,为了敲外国人和为数不多的俄罗斯人的竹杠,莫斯科批准设立了四个特别的赌博区。最西边的在加里宁格勒,针对的是来自邻国波兰的赌徒,其他的两个分别在度假城市索契和阿尔泰的西伯利亚地区。现在,俄罗斯人也可以在水晶虎宫赌博,只要他们出示护照并进行登记。

但符拉迪沃斯托克市议会的反对派议员尤里·库钦(Yuri Kuchin)表示,当地官员仍然会阻碍、而不是帮助外国投资,在很多事情上拖手拖脚,除非有自己的经济利益。虽然他激烈批评政府,但他支持这个外国人领头的赌场项目,认为它提供了就业,也是把该地区的非法赌博活动挤出去的好办法,他说非法赌博通常受到腐败官员的保护。

符拉迪沃斯托克的一些外国项目已以失败告终,其中包括两家五星级的凯悦酒店,酒店本该在五年前开业,但目前仍在建设中。尽管水晶虎宫赌场项目也因各种各样的原因推迟,比如一位当地商业伙伴被逮捕,但这家赌场现在不仅已经开始运营,而且还在盈利。

凯升控股的董事长是澳门赌博巨头何鸿燊(Stanley Ho)的儿子何猷龙(Lawrence Ho),他在一份写给投资者的报告中承认,“这一年中没少有挑战”,但表示,“总而言之,我对我们在俄罗斯远东这块宝地投资的潜力非常乐观。”他还表示餐饮业等许多配套产业的提供商正在向这里聚集,期待获得更为全面的发展。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jackyjin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