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格森:金融启蒙应成为教育的组成部分

2017年3月18日-20日,第二届中国金融启蒙年会在北京、上海两地盛大召开,本次年会主题为“金融科技与区块链”,由中国金融博物馆(集团)、中国金融启蒙中心、中国区块链应用研究中心联合主办,中国金融学会提供学术支持。中国银监会原主席刘明康,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吴晓灵,GBBC主席托麦卡·蒂勒曼(TomicahTillemann) ,全球金融博物馆协会(IFFM) 联席主席乔瓦尼·帕拉迪诺(Giovanna Paladino) 担任年会顾问。本次年会旨在从金融本质出发,探索金融科技创新模式和机遇,探讨区块链等信息技术背景下金融业的效率提升,推动优秀技术与解决方案满足金融行业需求。

3月18日下午,第二届中国金融启蒙年会在北京市金融街洲际酒店举办,中国金融博物馆理事长王巍主持会议。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吴晓灵,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陈雨露,全球知名经济学家、GBBC首席经济学家赫尔南多·德·索托(Hernando de Soto),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尼尔·弗格森 (Niall Ferguson) 更好,贵州省委常委、贵阳市委书记陈刚,北京市金融工作局党组书记、局长霍学文,宜信创始人及CEO唐宁,红岭控股董事长周世平等亲临会场发表致辞演讲。

以下是演讲实录:

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尼尔·弗格森 (Niall Ferguson):

下午好,女士们、先生们。

我非常荣幸今天下午能参会,大家都在参与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实际上在现代历史当中有这么一个矛盾,在金融界不断发展,变得越来越复杂的时候,金融启蒙却远远没有跟上金融发展的速度。

实际上在西方金融危机之前有一个明显的特点,我们知道上次金融危机在2008年开始,普通美国人以及欧洲人都进入这个复杂的金融交易当中,而另一个方面,他们对金融的理解水平非常低,这两者之间存在不匹配状态。

对于一般家庭而言,他们去获得按揭贷款有非常复杂的还款方案,但是他们根本不理解这种方案。一些西方政府是一些关键政策的决策者,但他们完全不理解这种越来越复杂的市场。西方世界形成的这种越来越复杂的市场,是在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以及本世纪初。

在全球交易领域,我想不出其他更重要的转型,我觉得最重要的是金融启蒙成为中学课程以及大学教育的组成部分。如果外星人来到我们地球,最开始来学习普通家庭的行为的话,需要他们学习如何获得收入、如何花钱、如何借钱,如何针对风险来购买一些保险。如果公众对金融很无知,这样会被金融机构完全利用。

中国历史发展很快,一些几年前还是新的物品,比如说比特币,现在已经都属于博物馆了,这让人很受鼓舞,也让我非常激动。

我一直以来认为我们可以应用金融历史来教育我们的人民,相比我们纯粹来教他们金融理论来说,也许这是更加有效的方式。如果你能向普通人解释金融最开始是怎么发展起来的,为什么我们会有货币、为什么银行会存在、为什么有这种准备金制度。如果向普通民众解释,那就是为什么有债券市场以及债券市场是如何发展而来的,还有为什么在古代中国没有债,为什么债从从西欧发展而来。最开始,公司开始会发行债券,最开始是贵族可以享用这个市场,后来普通民众也可以进入这个市场。

《货币崛起》这本书就是为了推动金融启蒙,我在写这本书时,只讲金融故事,这样读者才会明白,为什么在2008年时世界经济会受到如此大的冲击,我们也会知道上世纪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危机,我们也会理解银行会面对偿债能力危机甚至需要政府救助。

《货币崛起》这本书谈到有关金融危机,我完成这本书不到10年时间,大家可以看到2007年初期已经出现非常严重的问题,比如说对冲基金,其他的机构对美国自带市场有妨碍,我的意见是西方金融体系出现一些问题,如果你不明白这六方面问题就没有办法理解所发生的金融危机。

这六点最明显的是美国银行以及欧洲银行资本金不足,这是危机很重要的一部分,但是这并不是危机惟一原因。如果大家关注这个危机之后的辩论,你会知道银行杠杆过高只是导致危机的其中一个原因。此外,还有货币政策的失误,这是美联储货币政策失误,它忽视了资产当中的泡沫,特别是房地产市场泡沫,而且当时央行只关注了消费者价格指数。所以,美联储犯了一个致命错误,这样一来美联储使房地产泡沫失控了,直到泡沫几乎不可避免地破裂。

第三个因素是评级机构,美国的评级机构系统性一直没有评估好系统风险,大家现在很容易忘记这一点,实际上这机构都是三A级的评级,机构的违约概率非常高,但是它却拿到3A评级,央行、投行在市场当中是有责任的。还有政治家,大家不要忘记这是政治项目,把房屋自住率提高,使美国家庭来按揭贷款,有自己的房子住,而不是租房子,这实际上也是导致危机的一个原因。

保险行业也疯狂,出售各种保险产品而不考虑风险。由于它的不确定性,金融衍生品爆炸式的增长带来很多保险产品,这是危机当中的关键因素,特别是AIG这个保险公司威胁到金融可持续性。

还有一个原因最重要,很多中国资本进入到美国市场,并且创造了他们所称的这种困难局面。我们讲到评级机构如何对我们的家庭住房和贷款进行评估,金融衍生品怎么评价,以及找到中国给美国借款的现象以及资本流动问题怎么解决,这就是我们从经济危机当中学到的非常危险的教训,我们应该意识到国家金融体系的复杂性。

人们如何提升金融启蒙?由于它是如此复杂,而且这种复杂成为一个常态,使我们金融系统不只是对于普通人来说非常难以理解,对所有人来说都非常难以理解。

下面,我带大家进行一些反思。

讲一下美国和中国借贷的未来,以及未来中国和美国的金融关系走向什么方向。金融领域当中,我们没有学到很多教训,在金融维度当中,我们过去10年当中一直不平衡,但是,我们并没有去解决这个不平衡问题,有非常多的跨境资金流动。

如果我们能够去打破传统银行业的格局,并通过技术来做到这一点,对此我还是保持乐观的。世界经济其他领域也曾因为信息技术受到颠覆,最后金融领域也一样会被技术颠覆,中国可能会出现金融技术的一个巨大的新的变革。当我到达加州的边界时候,我们会去思考,金融科技会不会在硅谷发生,但是我来到这里,我开始更新我的观点了,因为在我看来,中国可能是金融技术开始变革的最佳的地点,要实现这种可能性,需要一些新的资金。

我们正处在改变金融历史的进程当中,所以在我看来,金融素养和金融启蒙是一个问题,希望通过合作能学到一个新的金融语言。

谢谢大家。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第二届中国金融启蒙年会

相关搜索: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责任编辑:xiaoyuluo]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