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梁信军裸辞和渐去渐远的复星四剑客

腾讯财经 作者 骆小果 罗飞 耿荷 江晓川 郭亦非

深夜致信,似乎正在变成商业世界的新流行。

中国大陆最为知名的投资控股型公司复星国际(0656.HK)在业绩发布会前夜连续发布几份公告,令人侧目的是公司创始人、副董事长和首席执行官梁信军辞去一切职务。

随即复星国际董事长郭广昌 和梁信军分别发出全员信。在信中,对于梁的离职念头,郭广昌表示他亦是在一个多月前震惊获悉。彼时梁在一次历时三小时的二人饭局上提出,由于身体原因想辞职退休。

在公开信中,郭广昌在回顾过往时,声称自己对别人还算比较客气,但对梁信军,“这二十几年我一直没有客气过”,“信军得需多少的容忍、多大的艰难调整,才能接受和面对当着大家的这种批评。”郭广昌把这种差异化对待归结于二十五年的兄弟情谊。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复星集团的创立发展,确实被外界视为华纳兄弟式的创业故事。复旦校友郭广昌、梁信军、汪群斌、范伟乃、谈剑,共同打造了一家颇具传奇的投资控股型公司,如今它坐拥4000多亿资产。

杉杉集团的创始人兼董事长郑永刚曾述及其对复星的看法,这位浙系的商界老大哥,不无羡慕地评价说:“复星的发展是不可复制的,他们的四人团队也是不可复制的。”

对于一起创业的兄弟们,郭广昌曾评论说,“团队的配合就是性格的配合,群斌是性格上很细,范伟也是这种特点,而我和信军就比较跳跃,走在一起,是一种机会和幸运,当然也会有必然性,相互欣赏和志同道合。”

不过,时至今日,志同道合的兄弟开始渐行渐远。

复星集团是由四位复旦校友共同创建。这个团队在创业之前共享了一段知根知底的复旦大学同窗生涯。汪群斌与范伟是室友,而他们与梁信军是同班同学,三人都是复旦遗传工程学专业的学生。郭广昌和梁信军毕业留校后都在复旦校团委工作,有着上下级的汇报关系。除此之外,他们还都是浙江人。

在大学所派生出的常见关系——室友、同乡、同班同学、社团同事中,很巧合的是,他们占全了。非亲属关系的商业合伙人中,很少能够“撞见”如此肌理交错的渊源。大学的同窗生涯奠定了四人之间的信任基础。

四人之中,郭梁善于对外,汪范精于内务,性格上有些天然互补。

同为外放型,郭梁也有着明显的差异。郭广昌的激情是内敛的,而梁信军的激情则更为奔放。四人之中最为雄辩的,亦当属梁信军。梁有些南人北相,似乎天生有种大捭大阖的语感。梁信军博闻强识,对数字尤为敏感;谈及一些新事物或者新术,年近不惑的他,甚至可以被视为国内企业家中的“潮人”。一些大胆的,有创意的扩张之举,往往始于梁的“妙想”。复星集团内部不少人视梁信军为经济学家,他们认为梁对经济解读比许多经济学家还要专业一些。

在2010年之前,四人的分工大约是:郭梁积极开疆拓土,扩张复星业务版图,汪范则相对低调专注运营复星集团的起家业务——医药和地产。

对于四个人的特点,郭广昌曾表示,汪与范在细节处理上的能力,正好补足了他和梁信军的不足。因此,在2009年后,汪群斌、范伟曾相继被任命为复星国际总裁和联席总裁,负责集团内部的管理优化。

第一个离开的是范伟。

在度过创业掘金期后,四人之中范伟负责复星旗下地产业务,2013年5月复星国际发布公告,范伟辞去复星国际执行董事、联席总裁等职务。在3月28日的公开信中,曾经的四兄弟之一,被称为“等创始人”,不论郭广昌还是梁信军,对于创始人人团队的描述主要提及郭、梁、汪三人。

较之范伟,梁信军裸辞引起的震动则要大得多。

梁信军和郭广昌可以视为复星集团最早的两位创始人。

1992 年11 月,在复旦团委任职的二人放弃了他们的在学校的稳定工作,25岁的郭广昌投资3.8 万元与24岁的梁信军合作创办了“广信科技咨询公司”(下文称:广信),主要从事市场调查和咨询业务,历时10 个月即实现了第一个100 万元收入。

1993 年6月开始,广信逐步退出市场调查业务,进入地产相关业务。不久之后,汪群斌、范伟和谈剑也陆续加入了团队,并于1994年成立上海复星高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下文称:复星集团)。

作为复星集团二把手,梁信军兼任副董事长和CEO,加之典型的外放型性格,有不少外人认为复星集团是双核驱动式的管理模式。

但随着梁信军的离职,以及更早以前范伟的离职,复星的创始团队已经有半数离开公司。

腾讯财经从多个信源获知,梁信军并未患重病。在回应梁信军辞职是否因为不和,以及梁是否要出去自立门户,郭广昌答腾讯财经说,不要听信谣言。

这次业绩会上,郭广昌也特别有意给外界造成复星管理层很稳定的暗示,他亲自为身边的CFO王灿整理胸牌,几乎和每一位上台的高管起身握手。在在问答环节开场时,他在发言中也在突出复星管理层该更新换代。

3月29日,香港业绩发布会结束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腾讯财经问及郭广昌,如果梁信军身体养好后,想创办一家投资公司,是否会支持,郭广昌的回答意味深长,“我们今天就不谈他了,历史的车轮.....基于未来预期的事情,我们不排斥一切可能性。”

在腾讯财经对郭广昌的采访过程中,他回应关于全球合伙人的选择和退出的话题时表示,选择全球合伙人要看文化+业绩,退出则有可能是身体问题,也可能是兴趣的转移,想要花更多时间在家庭上,也可能是业绩跟不上复星的步伐。

郭广昌也承认,梁信军离任对复星集团有短期影响。3月29日上午,复星系在A股以及H股股票皆出现不同程度下跌。

更多精彩内容欢迎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腾讯财经(financeapp)。

梁信军裸辞和渐去渐远的复星四剑客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zuchengm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