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吴晓灵:消灭金融风险要允许金融机构破产

图为中国人民银行前副行长吴晓灵

2017年3月23日至26日,博鳌亚洲论坛2017年年会在海南博鳌召开,今年论坛主题是“直面全球化与自由贸易的未来”。腾讯财经全程视频直播。中国人民银行前副行长吴晓灵在“大金融 大监管”分论坛表示:我们要想消灭风险,最好的办法就让风险暴露,允许金融机构破产。

以下为文字实录:

主持人:请问吴行长,中国人民银行是非常复杂的金融系统,从央行的角度来看哪些方面会影响到整个亚洲的金融市场 呢?

吴晓灵:从这次金融危机的情况来看,我们关注到大家提出来的个别的金融机构的稳健,并不代表着整个系统的稳健,因而在G20和巴塞尔都特别强调了宏观审慎管理。

再有一点,也提到了我们的风险更多的来自于场外的金融交易,有很多衍生品的交易的窗口非常大。而中央银行并不知道风险所在,这些都是引起金融危机非常重要的原因。鉴于此,中国的中央银行近年来加强了宏观审慎管理,建立了宏观审慎管理的框架,如果一会有时间的话我可以简单介绍一下。

另一方面,我们加强了对影子银行一些场外交易的管理,对于银行来说也强调了逆周期的调节和银行的审慎经营。我们现在在监管体制改革的时候,特别强调了三点,第一是统筹监管系统、金融机构和金融控股公司,统筹监管金融基础设施。

最后是要统筹金融业的综合统计,因为我们很多的风险来自于对情况的不了解,只有我们建立了综合统计的信息系统,了解了整个的金融经营的情况,对于风险有所分析之后,我们才能够有效地应对。

主持人:我们也非常希望听听吴行长讲平衡的问题,在我看来中国的央行所做的工作是比较贴近于中国的市场,也贴近于全球市场的。而且也把紧缩还是放缓平衡得很好。稳定和增长是如何平衡?

吴晓灵:谢谢主持人,刚才讨论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问题。我们要防风险,防的是什么风险?防的是系统性金融风险,而不是个别机构的风险。因为金融机构就是经营风险的机构,如果一个经营风险的机构都是风险厌恶型,就是刚才大家所说到的经济没法融资了。我想讲的第一个观点,就是我们防的不是个别机构的风险,是系统性金融风险,不能够像多米诺骨牌一样一串都倒掉,这是讲的第一个观点。

第二个观点,如果我们要想消灭风险,我觉得最好的办法就让风险暴露,允许金融机构破产。我们从2008年以来看到的所有的金融当局都在力图挽救金融机构,不让它破产。最后是个什么结果呢?就是说当金融机构扩张的时候,创造了那么多的多余的流动性,但是由于没有机构破产,那么多余的流动性永远不会被消除掉,所以我认为个别金融机构的破产既是对市场风险的一种提示,也是消除市场的一种坏的东西。既然我们允许其他的工商企业能够生生死死,为什么金融机构不可以生生死死?没有生生死死就没有一个健康的肌体。

第三个观点,如果要是防止出现系统性金融风险,关键在于要有信息的透明度,我们要分析信息来预防风险。

第四个观点,正因为我想允许金融机构倒闭,所以我认为现在不适宜金融机构太大。有一些金融机构占的市场份额应该是适当控制,这样就不会出现大而不倒的问题。我们现在出现大而不倒的问题是不断地在增加控制的手段和方法,反而倒让金融机构缩手缩脚了,让他不要长得太大了,这样有的地方出了问题让他倒掉,就不会产生系统性金融风险了。

最后我说一个不同的意见,刚才Ian JOHNSTON先生提到希望中央银行和银行监管分开。我想在一个法治健全、市场健全的国家,央行和银行的监管没有必然的联系,可以是分开的,有好多国家也做的比较好。但是如果不具备这两条,市场不太健全,法治步态健全,行政权利比较大的时候,央行如果对银行业没有一定的监管权,在信息的全面获得上会存在困难,从这一点上来说希望央行有一定的监管权。这个监管权不在于别的,而在于获得信息。

主持:请问吴行长,从您的角度来看中国的监管者对于金融机构最担忧的是什么?他们又采取了什么样的方法来应对这样的风险呢?尤其是系统风险。

吴晓灵:从中国目前的金融风险来说,可能比较关注几点。

第一个是银行的不良资产的增加。

第二个是债券的违约在增加。

第三个是影子银行业务的风险。

第四个是互联网金融风险的积累。

第五个是房地产如果泡沫破灭的话会不会对银行带来影响。

我认为现在中国政府更关注的风险是在银行体制之外,中国的银行总体上来说还是比较健康的。虽然有不良资产在上升,但是总体上来说还可以。但是风险往往在我刚才说的债券市场,一个是影子银行。互联网金融有风险,但是因为量还比较小,还不足以引起特别大的重视,就是还没有特别大的危害。从这点上来说,风险主要在这方面。

我刚才也讲了监管当局现在最主要做的就是要统一监管标准,如果现在的监管标准不一样,大家都在做监管套利,这些都会使风险隐藏起来,一旦暴露出来就非常厉害。现在针对这方面的风险,第一个是统一标准,第二个是统计数据,第三个是在有序打破刚性兑付。之所以中国有很多风险没有暴露,是因为我们过去都用各种各样的方法把风险通过刚性兑付的方式给掩盖起来了。如果能够打破刚性兑付把风险真正暴露出来,就可以减少风险的积累,减少今后产生系统性风险的危险,这就是我的想法。

更多精彩内容欢迎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腾讯财经(financeapp)。

 吴晓灵:消灭金融风险要允许金融机构破产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anranzha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