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林毅夫:中国加速发展才能早日跨越雾霾经济阶段

林毅夫:中国加速发展才能早日跨越雾霾经济阶段

腾讯达沃斯晚宴:林毅夫出席

文/张琴

1月17日,冬季世界经济论坛期间,腾讯财经在瑞士达沃斯当地,举办了“全球经济前瞻:大拐点 or 大震荡”主题晚宴。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为本次晚宴提供了学术支持。

此次晚宴上,针对中国目前所面临的环境困扰,是否由经济增长过快造成的问题,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林毅夫教授提到,放慢经济增长速度,并不见得会对环境的改善做出贡献。

他提到,改革开放以后,中国经济的发展增速达到平均每年9.7%。在人类经济史上,还未曾见过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社会,以如此高的速度,持续这么长时间地发展。

但与经济的高速发展相伴,中国的环境也面临着严重的恶化。雾霾的天数越来越多、指数越来越高,这使得有些人认为,中国环境的恶化是由于经济增长的速度太高。因而认为,如果把经济增长速度降下来,环境就会相应得到改善。

“这个愿望是好的,但事实却不是这样。”林毅夫举例说,1979年改革开放刚开始时,中国的人均GDP较印度低了25%;过去37年,中国高速增长反超印度,目前人均GDP是后者的5倍。但是就环境而言,印度的环境污染程度超过中国。

“也就是说,放慢经济增长速度,并不见得会对环境的改善做出贡献。”林毅夫认为,这是因为环境与经济的发展阶段有关。

林毅夫提到,一般中等发达国家,基本处于制造业阶段。制造业阶段的能源使用、排放的密度相对较高。制造业阶段之前的农业阶段,和制造业之后的服务业阶段,能源使用密度低,排放密度低。这两个阶段通常青山绿水。

他认为,在这种情况之下,除非我们能够快速地进到高收入阶段,或是退回到低收入之下,否则难以减小环境压力。

在他看来,若是退回到低收入阶段,像G20期间,把工厂全部关掉,偶尔一两天可以,如果全国这样做,使得人均GDP退回到人均收入一两百美元老百姓是不会接受的。

因此他认为,这种状况之下,要想真正釜底抽薪地解决中国环境问题,其实应该加速进入高收入阶段,而非放慢经济发展速度。

这是因为,进入高收入阶段以后,经济的产业结构必然以服务业为主体,制造业的比重大大下降。同时,国家对于资源可动用的手段也多,对环境治理的能力也逐渐增强。“通过放慢经济增长速度来改善环境,只会让我们在环境压力大、污染程度高的阶段承受更长时间。”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jennycai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