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侨兴债”始末:一场私募债违约引发的五方纠纷

文/周纯

“事件协助人员加班、证件上交、挨个审查。”12月30日,腾讯财经从知情人士处独家获悉,“侨兴债”关键一方广发行惠州分行针对“真假保函”事件,正进行行内审查。初步掌握的情况是,问题或出在经办人之手,经办人在保函业务中“吃回扣”,已被警方调查。

虽然浙商财险兑现赔付承诺,让3.12亿元违约事件暂时得到平息。但随着后面几期项目陆续到期,更大规模的资金窟窿会由谁来填补,尚不得而知。

一场违约引发的多方纠纷

早在2014年,侨兴集团旗下两家公司侨兴电讯、侨兴电信在广东金融高新区股权交易中心有限公司(简称“粤股交”)共发行10亿元私募债,各分7期。

蚂蚁金服旗下的招财宝将这些私募债在平台上拆分成多期,并售卖给个人投资者,前提是浙商财险为其提供履约保证保险。浙商财险又去找广发银行惠州分行出具一份保函,为其进行反担保来降低风险。

此外,侨兴集团董事长吴瑞林“以个人全部合法资产为本期债券的还本付息提供不可撤销的无限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近期侨兴集团由于资金周转出现问题而违约,具有承保责任的浙商财险拿着保函找到广发行惠州分行,结果被告知保函是假的,惠州分行已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

“侨兴债”始末:一场私募债违约引发的五方纠纷

腾讯财经从招财宝相关人士处了解到,侨兴债目前违约的是12月15日到期的两期,共计3.12亿元,其它2—7期的项目发生逾期的可能性较高,因此在12月20日一并披露了,本息共计11亿元。

一场由私募债违约引发的五方纠纷就此展开。侨兴集团、粤股交、招财宝、浙商财险、广发行惠州分行均陷入其中。而事件的核心,也逐渐演变成浙商财险与惠州分行的“真假保函”之争。

12月25日,浙商财险详细公告了与惠州分行保函签署和核查情况,浙商财险称,2014年12月8日,该司工作人员在侨兴公司人员陪同下,在惠州分行营业场所办理了银行保函面签手续;2016年2月1日,该司工作人员前往惠州分行进行保后回访,惠州分行出具了回访回执。

此外,2016年5月31日,浙商财险工作人员和顾问律师前往惠州分行核查保函情况,惠州分行出具了《银行履约保函声明》。

上述信息让惠州分行“假保函”的说法受到外界质疑。

对此,广发银行方面则坚称保函为假,并于12月26日在官网声明称,该保函为不法分子假冒该行惠州分行名义出具的虚假银行履约保函,相关担保文件、公章、私章均系伪造,并称已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

在僵持一周时间后,顶不住压力的浙商财险于12月27日晚间宣布,为践行保险企业的社会责任,将对侨兴电信、侨兴电讯2014私募债第一、二期保证保险的被保险人开展预赔工作,同时启动追偿程序。

这也意味着,逐渐趋于明朗的“侨兴债”事件已进入下半场,确权、追偿将成为主线。

侨兴发债为还贷

侨兴集团因资金压力而违约,本负有反担保责任的广发银行惠州分行又拒认保函,这一“巧合”也让外界产生猜忌。

早在12月23日,腾讯财经从知情人士处获悉,作为总部设在惠州的企业,侨兴集团原本就是广发银行惠州分行的客户,且欠了惠州分行约9亿元巨额贷款,惠州分行很可能会帮助侨兴集团获得融资,来置换贷款。

对于这一说法,广发银行总行未给予腾讯财经置评。

12月25日,浙商财险公告了侨兴私募债的资金实际用途,一定程度上印证了上述说法。

侨兴集团向浙商财险提供的募集资金使用情况显示,该笔私募债共募集资金10亿元,其中,用于置换或补充各商业银行2014年前后的强制退出贷款约7亿元;用于集团下属制造企业升级设备等项目约2亿元;剩余1亿元用于补充下属制造企业流动资金。

可见,偿还银行贷款成为该笔私募债的最主要用途。

另据财新网报道,侨兴电讯及侨兴电讯各自的私募债发行说明书显示,侨兴电讯向惠州分行借款总额为5.59亿元,侨兴电信向惠州分行借款3.48亿元。两者合计9.07亿元。与上述9亿元的说法基本一致。

“侨兴债”始末:一场私募债违约引发的五方纠纷

蚂蚁金服财富事业群总经理袁雷鸣曾介绍,通过和招财宝平台合作,银行不用考虑期限错配的问题,因为银行赚的不是存贷差,而是风险溢价。融资企业有融资需求时,银行就推荐融资企业到招财宝上发布融资信息,帮助融资企业以相对较低的融资成本,快速获得融资。

一位大型股份制银行对公业务经理告诉腾讯财经,通过帮企业获得新融资,来置换自己的不良贷款的做法,这在银行业内并不少见。作为银行,当然要想办法确保自身资金的安全,不过还是要在合法的范围内。

在他看来,银行至少在形式上都是合规的,出事的一般都是经办人,不排除内控出现漏洞。“保函、金融票据等等都能伪造,即便去了现场也可能是假章、假回执。”

吴瑞林“失联”

“侨兴债”事件的下一步进展,除了由警方调查出“真假保函”真相,以此来作为确定浙商财险和惠州分行责任的依据之外,能否向融资方侨兴集团顺利追偿债务,才是解困之道。

侨兴集团官网显示,侨兴集团有限公司创建于1992年,是惠州当地的一家民营企业,主要从事通信终端产品的研发、生产与销售,创始人吴瑞林担任着全国工商联执委、广东省工商联执委等社会职务。

“侨兴债”始末:一场私募债违约引发的五方纠纷

现年64岁的吴瑞林出身于福建晋江的一个乡村,小学文化,1982年承包一家服装厂发家,90年代开始涉足电话机生产领域,一度成为中国内地在NASDAQ上市的第一家民营企业。

吴瑞林1992年在惠州创办侨兴集团,旗下子公司侨兴环球侨兴移动先后于1999年、2007年在美国上市。但后来由于被指信息披露存在问题,缺乏充足的内部和财务管理体系,被美国投资者起诉并于2012年双双退市。

据惠州当地人士描述,侨兴集团近年的业务延伸到酒店、矿产还有房地产等行业,业务线扩张很快,“故事比较多”,在他看来,侨兴出现违约很正常。

而根据侨兴集团官网的描述,侨兴集团近几年的业务,已经转移到现代农业、跨境电商及大健康等产业上来。

12月28日,腾讯财经从知情人士处获悉,吴瑞林已被惠州警方要求配合接受调查。腾讯财经多次拨打吴瑞林本人的手机电话,提示语音显示“暂时无法接通”。此外,侨兴集团官网上公开的两个座机电话,也均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互金平台拆分私募债隐患

“侨兴债”事件之所以引发广泛的关注和探讨,与招财宝的身份不无关系,作为互联网金融领域的“明星平台”,外界关心招财宝将会将如何处理此次兑付危机。

招财宝于2014年4月上线,作为余额宝的“兄弟品牌”,曾被寄予厚望。它定位于开放的金融信息服务平台,主要投资品种是中小企业和个人通过该平台发布的借款产品,由金融机构或担保公司等作为增信机构,提供本息兑付增信措施。

借助于余额宝带来的流量优势,招财宝的成交规模迅速扩大。根据官方公布的数据,截至2015年12月,招财宝累计成交金额已经近4000亿元,成交用户数突破1000万大关。截至2016年6月1日,招财宝平台累计成交金额达到5223亿元。

这一规模对比成立于2011年的陆金所也有优势,截至2016年3月31日,陆金所平台累计注册用户超2105万,个人零售端交易量为3055亿元。

在一位股份行投行人士看来,类似招财宝这样的互金平台与地方股权交易中心合作,蕴含的风险不容忽视。股交中心充斥着一些无法通过银行、信托渠道融资的企业发行的风险较大的私募债,在他看来,招财宝至少违反了合格投资人界定这项规定。

“侨兴债”始末:一场私募债违约引发的五方纠纷

近年,在地方政府部门的批准下,各地纷纷成立了区域性股权交易中心、区域性金融资产交易中心,主要承接各类私募债、股权质押等非标产品。随着互联网金融的兴起,这些中心正演变成一些互金平台的资产提供方。

据盈灿咨询不完全统计,全国目前共有40家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其中互联网金融平台作为股东或者会员的金交中心有15家。

2015年6月,中国投融资担保股份有限公司、恒生电子、蚂蚁金服发起设立浙江互联网金融资产交易中心股份有限公司(网金社),成为中国首家获得政府批准的互联网金融资产交易中心。

北京大学金融法研究中心在2016年11月发表的《互联网平台拆分销售区域性股权市场私募债问题探析》中也提到,以蚂蚁金服旗下“招财宝”为代表的互联网平台,与各地区域性股权市场开展合作,通过拆分、收益权转让等方式销售企业私募债。

据了解,这种互联网平台与区域性股权市场合作销售私募债的模式,在2015年9月被证监会叫停,证监会整顿办在向地方各级政府金融办下发的《关于请加强对区域性股权市场与互联网平台合作销售企业私募债行为监管的函》中列明了这类模式的主要风险,其中最突出的两大问题是变相公募和架空合格投资者制度。

事实上,“侨兴债”并非招财宝上出的第一起风险事件。早在2015年10月,由于天津市中艺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出现资金流动性困难,其在招财宝上的企业贷项目未能按期兑付1.22亿元本息。该事件最终以中艺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延期兑付解决。

在合作销售私募债的模式被叫停后,招财宝的步伐有所放缓。论坛里不时有投资人询问何时上新项目。腾讯财经注意到,目前招财宝上起购金额1万元以上的项目已不见踪影,企业贷也不再发新项目。

一位知情人士向腾讯财经透露,目前招财宝已经基本不上外来的项目,未来招财宝的业务将逐渐转移至网金社。对于这一说法,截至发稿,蚂蚁金服未向腾讯财经予以置评。

除招财宝外,目前尚有多家互联网金融平台的存量项目,属于拆分场外私募债进行销售的产品,在2017年,类似的风险事件,仍值得投资者和监管层保持警惕。

更多精彩内容欢迎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腾讯财经(financeapp)。

“侨兴债”始末:一场私募债违约引发的五方纠纷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kerenhan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