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一出生就对外投资 微赛想做的不只是卖赛事门票

文/杨杨

资本已经不是成熟企业的专属了,新生公司也在积极运用这种武器。

北京微赛时代体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微赛”)就是这样一个典范。今年9月,微赛出现在两桩收购案例中。先是投资了体育数据公司贝泰科技,然后又联合投资了体育经纪公司邮人体育(Mailman Group)。

这距离微赛正式成立还不到一年。这家成立于2015年11月的公司,上一次被人关注是在今年的三四月份,当时它引入由华人文化产业基金领投,腾讯、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君联资本等跟投的A轮融资。按知情人士的说法,就是用一份PPT就获得了12亿元人民币的估值。

就在A轮融资后,微赛CEO侯昱华曾公开表示,从投资人中拿到的2.65亿元中,会有约一半用于投资。这种策略无疑是一种主动选择,在体育领域却也是一种必然。“要做一个平台,就要尽快积累足够多的优质内容”。微赛从外边看起来现在还是个卖赛事门票的公司,不过门票在他们看来只是一张“船票”。“从体育票务切入后,要沿着产业链上下游延伸其业务,逐渐成为专业的体育消费、体育赛事运营和体育营销服务公司。”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刘泽辉说,微赛在赛事运营和营销管理上已经有所突破。

对微赛而言,微影时代对投资这种手段的运用,则是一种榜样的力量。2015年11月,微赛从微影中分拆出来、独立运营。而微影这家成立不过3年的公司,对外投资几乎贯穿了它的成长轨迹,从莱德马业、金港汽车到萌爱动漫、十三月文化、九州梦工厂、冠军冰场等。

“投资只是我们的一个轮子,它能帮助我们在业务布局上走得更快。”侯昱华将微赛比作一辆奔跑着的车子,保证不翻车的另一个轮子则是“票务”。相对于投资,“票务”是微赛的主干,是“我们整个的护城河”。因为如果要深入体育经纪、体育营销以及体育社交,首先就要大众和赛事连接起来,而票务是天然的连接器。

据微赛的官方数据,过去不到一年时间里,微赛与国内80%的体育赛事都有合作。仅CBA(China Basketball Association,中国男子篮球职业联赛),微赛与20个俱乐部中的多数有深度合作,其中六家是独家合作。今年10月推出了自有的电竞赛事,在冰雪项目上的布局也悄悄成型。

其中出人意料的是,线下场馆也成了微赛重要的布局目标。截止目前,其在全国范围内已经完成了2000多家演出、体育场馆的覆盖。 “当它在票务、场馆、赛事内容上都具备一定能力之后”,刘泽辉解释说,微赛在产业链条上的综合价值就会凸现出来。

微赛的购物车

仅从最近的两个投资案中,似乎很难看出微赛对外投资有怎样的“打法”。对贝泰的投资,微赛是主力。而对邮人的投资,则和微影联手。

“这两种方式在未来也会并存。”微赛副总裁刘理德说。不同的侧重点在于,微赛直接投的,会是体育产业里的一些细分领域以及其中的产业公司,而与微影联手的则看重有无产业协同。“金港赛车、莱德马业、冠军溜冰场等是特例”,微影对这些公司出手时,还没有微赛。

前者的案例,就是微赛对贝泰的直接投资。这家做体育数据服务的公司,对微赛而言被认为有战略意义,“如果未来业务要向体育竞猜、博彩以及体育游戏等延伸”,数据分析是不可或缺的一环。而背靠一个连接众多消费者的产业公司,贝泰在争取包括海外俱乐部、博彩公司乃至媒体等新客户时,也会有说服力。

而对邮人的投资,则是另一种打法。据接近人士透露,这笔投资微影主导、微赛跟投,“微影旗下基金占了20%多的股权,而微赛则持有邮人约10%的股权”。

很少有人知道邮人,这家公司是科比与饿了么之间的红娘。邮人的第一步是做海外俱乐部的中国社交媒体业务,“实际上会有很多衍生服务”。刘理德解释说,微赛直接能帮助他们的是,是将上游体育资源的落地,“比如未来是否可以做个杜兰特(Kevin Durant)的直播呢”?甚至队员的代言、球队的衍生品开发,以及反向的观赛、培训等服务。

尽管是战略性的投资,但“变现能力”也是微赛的首要目标。“投资一家公司,财务回拨的段中长期都要看。”上述知情人士说,这是微赛有别于VC(Venture Capital,风险投资)基金、也有别于一般战略投资人的地方,“他们会要求很快有财务回报”。作为一家还处在发展早期的公司,如果被持续性的亏损拖住,就可能影响财务表现以及后续的一系列资本动作。

因此被微赛加入购物车的,首先就是变现能力超强的“泛体育娱乐新消费”,比如棋牌、麻将等线上的智力竞技游戏。这个领域也被认为会产生一批创业公司,因为产业政策正在将这些游戏也列入体育竞技的范畴。

另一个被看好的领域,则是在线下的固定场馆中出现的新消费,一个典型案例就是万国体育。这家从击剑培训起家的公司是新三板的体育培训第一股,据公开数据,截止2015年底的三年间,万国体育的营收和净利润增长都在20%-30%之间。而线下场馆的效率提升以及与互联网对接的需求,则让面向场馆管理的B2B企业也有了投资价值,这包括基础IT软硬件服务商和体育营销、消费分发的服务商。

然而入场的资金中,并非只有微赛。截止2015年底,市场上已经有超过20只体育文化产业投资基金,除了君联资本、红杉资本、IDG等投资机构发起的基金外,万达、苏宁、乐视也多有布局,乃至探路者(3000005.SZ)、智美集团(01661.HK)、贵人鸟(603555.SH)等也设立了专门的体育投资基金。

这个市场已是群雄竞逐,仅仅以棋牌这个垂直领域,就有多家上市公司在运作。最近的一个案例,是天神娱乐(002354.SZ)就发布公告称,要以9.86亿元的自有资金全权收购深圳一花科技。

“对钱和流量都有需要的公司,微赛还是很有吸引力的。”上述接近人士说。但刘理德也指出,即使再有资源,好项目也没可能以压榨式的便宜价格获得。

“票务”才是主干

然而投资又都是为了什么?“所有投资都围绕一个核心策略”,刘理德说,那就是要和主业结合。

那微赛的主业是什么?“如果把微赛比作一棵树的话,那么票务就是主干。”微赛CEO侯昱华说。如果未来要将微赛等同于观赛、体育营销、体育经纪第一平台而话,那么首先要做的就是获取用户。在触达用户这一点上,票务被认为是最有效的手段,“拿着钱包去买票或报名的,总是对相应赛事或活动有兴趣的人”。

不断地去获取用户,这在过去一年一直是微赛最主要的工作,对投资业务也是。无论是对接莱德马业、金港汽车,还是着手投资体育竞猜公司、麻将线上游戏,其根本目的还是在于触达更多的人群。

侯昱华把这个过程形容为“打开列车的一列列车厢”。据国家的统计数据,中国现有的体育锻炼人口约为3.64亿,2025年预计将达到5亿。针对这个人群,除了体育赛事的门票和观赛服务外,更有想象空间的还有“朋友圈”的打造,覆盖从登山、户外、骑行、跑步甚至台球、桌游等领域。

“我们要做的,就是不断丰富用户微信钱包下的体育类内容”。这是聚合用户的一个支点。然而先打开哪个车厢、后打开哪个车厢门?这从微赛的投资逻辑中可见一斑,最基本的一条就是变现可能性大。

过去一年微赛着力布局的领域,从篮球、电子竞技延生到了冰雪项目,它们的共同特点就是爱玩的人多。以电竞为例,“在人群中的热度基本都是秒杀级的”,《英雄联盟》这样的赛事一开票就售罄,每个赛事都是千万级的票房。

尽管开拓内容是聚合消费者的重要手段,微赛却并未将体育IP作为重要的布局方向。这恰恰是国内资本过去一年多最喜欢买的东西,万达买入铁人三项等多个体育公司;乐视不仅花80亿拿下英超超转播权,在此之前则已经吃下17类运动项目121项赛事版权。

据接近人士透露,这一方面是受投资金额掣肘,“动辄好几十个亿的投资,不是一个初创公司可以干的事情”。微赛内部似乎也并不看好IP的投资,“目前的变现渠道除了新媒体版权,还有什么?”他们认为,手握海量消费者,不怕分不到一杯羹。

这依然无法解释,微赛为何会投资贝泰、邮人,它们似乎并不能直接帮助微赛“圈人”。不过却与微赛未来的盈利息息相关,将微赛的业务从票务延伸到营销、经纪、竞猜、彩票等等领域。

“票务”虽然是搭上体育这辆快车的“车票”,却并不是一个利润丰厚的事。“赛事的门票业务是一个存量市场。”业内人士分析说,它的门票数量有限、上座率也很难被更改,“市场里的玩家们,如果永乐、大麦卖得多了,那微赛就卖得少了。”尽管微票认为自己更有优势:通过微票这个入口,分发的流量更为便宜,同时有微信就能找到票、并不再需要打开一个网页。

但他们也并不否认,门票之外的“增量”部分,才是真正吸引人的。这包括了开拓新的运动场景,也包括了人群需求的深度开发,“比如去看球的人是不是就更容易参与竞猜”,以及他们是否是运动装备、运动损伤护理乃至运动保险等衍生产品更为集中的潜在消费者?

做中国AEG?

最令人意外的,则是微赛对线下场馆的关注。

微赛内部不仅有专门的场馆事业部,针对场馆的B2B服务商也是其投资重点之一。据接近人士说,微赛近期不仅有和资源方成立合资公司的动作,还有计划在未来两年自营多个场馆综合体。

一家从互联网生长起来的公司,为何要去碰场馆这类笨重的资产?“体育产业链的各个环节不能孤立,上下游的资源互补和业务协同非常重要。”刘泽辉说,因此他们在布局体育产业是,要围绕赛事、场馆、票务和衍生品这整个产业链来进行布局。

“场馆资源未来会越来越稀缺、越来越珍贵。”侯昱华这个判断的前提,是场馆是所有体育活动发生的物理场景,“体育竞技或娱乐的核心还是现场”。

因此在多个公开场合,侯昱华都把场馆界定为是微赛触达用户的线下入口。“这个城市有多大的体育人群、他们都喜欢哪些细分品类的运动”,通过购票行为、历史购票数据得到结果。

硬币的另一面则是,线上的入口越来越难形成了。“移动互联网的红利时代已经过去,在碎片化营销的时代,入口级的效应越来越少”。实际上看重场馆的不仅仅是微赛,乐视在去年底就已经设立了专门的智能场馆运营公司,而同样是从票务切入的大麦网也已入场。

一个场馆能容纳的不仅仅是体育赛事,还有包括演唱会、音乐会、嘉年华、二次元已经电竞嘉年华等在内的大型大型活动。线下场馆有可能成为一个地区线下娱乐的综合性入口,“位置合适、功能齐备”的万人体育场,这种入口效应在省会城市、二线城市尤为明显。

如果能掌握足够多的场馆资源,则不仅会有采购优势,而且在不同品类的内容之间也能合理安排。业内人士以陈奕迅的演唱会为例,“如果只做一场是很难赚钱的,但如果能同时拿下50场巡演那就不一样了”。而这无疑很吸引从电影切入,已经覆盖了体育赛事、演出、主题乐园的微票。

AEG已经提供了一个榜样。这家全球醉的的现场音乐娱乐演出商,在全球拥有、管理和运营超过100家顶级场馆,其中包括洛杉矶湖人队的主场,伦敦O2体育场等。据公开数据,这些场馆每年举办超过10000场大型活动,高达5000万人次参加这些活动。

这仍然不是场馆运营的所有可能。最简单的想象是,总可以在场地里卖个爆米花吧。2015年万达影院80亿元的营收中,有超过10亿是爆米花贡献的。饮料、停车费的收入,以及电视直播和场地广告的收入,也是场馆运营最基本的想象,同场竞猜等互动产品也在考虑之中。

中国线下场馆的现状,则创造了一种可能性。中国体育场馆协会副理事长刘亚群此前曾公开表示,中国体育场馆中目前有70%是亏损的。而按照国家规划,未来中国还将新增8亿平方米的体育场馆。场馆运营方也有很强的冲动,来提高运营效率、盈利水平。

作为票务实现环节的场馆运营,其复杂程度远超想象。以全运会为例,涉及五六十家场馆和几千名志愿者,涉及场馆勘察、现场案件、座位查虫等工作,人员分工、场馆巡查以及管理页面怎么做?这需要一整套的培训、管理体系。

“这些问题微赛都有经验。”侯昱华说,连续两届全运会中他们就调用了八个人做这个事。场馆急需的内容资源,微赛联合微影也有优势。“最重要的是我们有一套营销的体系,能够支撑场馆去做规模化”。

更多精彩内容欢迎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腾讯财经(financeapp)。

一出生就对外投资 微赛想做的不只是卖赛事门票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shawlu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