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芝麻信用胡滔:个人征信的数据是怎么来的?

腾讯财经讯(江晓川)

金融机构如何从一大群人中筛选出偿债能力与偿债意愿皆佳的优质客户?征信机构针对个人的信用评分可以提供帮助。在中国,除了央行征信中心这样的官方机构外,多家民间征信公司面对广大市场跃跃欲试。

个人征信的广大市场在于,多数国民在央行征信中心的记录并不完备,无法为用户获得更多优质服务提供支持。以信用卡为例,央行数据显示,到2016年第一季度,中国人均拥有的信用卡数量仅为0.3张,多数国民并不拥有这一为征信机构提供自身还款履约状况的工具。

而用户凭借第三方信用评分可以在日常生活中,如租车、住店甚至在互联网金融平台融资时获得便利——最简单的,信用评价达到一定标准的用户在租车、住店时不再须要交纳现金作为押金,而贷款也不再需要抵押物。

蚂蚁金服旗下的“芝麻信用”是这些跃跃欲试的民间征信公司中的一家。尽管芝麻信用尚未获得央行正式颁发的个人征信牌照,但这并不妨碍人们从颇为流行的支付应用“支付宝”中查看自己的芝麻信用分——这一用以评价用户个人经济违约行为的信用评分由芝麻信用做出,并每月更新。与芝麻信用一样,支付宝同属蚂蚁金服集团。

通常认为,芝麻信用通过蚂蚁金服及与之关系密切的阿里巴巴所累积的众多数据,制定了这一信用评分标准——用户在阿里巴巴所掌控的电商平台消费并使用支付宝付款,这些交易数据均将用于计算用户的芝麻信用分数。

然而,芝麻信用总经理胡滔在第一届中国金融科技大会上的表态更新了人们这一通常认知。胡滔说,芝麻信用用于制定用户评分的数据,来源于约有60家合作伙伴,而其中超过九成位于蚂蚁金服及阿里巴巴体系之外。这意味着,相较于同质性较高的数据来源,基于关联度较低的多维度数据而生成的芝麻信用评分,似乎能够更加准确地衡量用户信用。

此前,国务院总理李克强5月份在公开场合表态呼吁“消除信息死角,打破信息孤岛”时透露,目前中国信息数据资源“80%以上掌握在各级政府部门手里”。因此,合法取得的政府部门手中的数据将帮助个人征信公司大为提升其个人信用评价体系的质量。

胡滔透露,芝麻信用“与公安、学历学籍、各地政府的社保、公积金及税务单位合作”,引入个人正面数据;而在负面数据方面,“与最高法院专线实时连接,T+1日(应指判决后次日)‘老赖’数据更新到芝麻信用中。”此外,各地法院涉及经济纠纷的裁决也包含其中。

这位曾在零售银行业务斐然的招商银行供职的金融家表示,不同于金融机构内部针对个人用户的评分,向第三方提供的普适性个人信用评价体系灵活度要低得多——这为芝麻信用制造了颇多的限制:

芝麻信用不仅要解释构成这一评分的基本维度,还得维持其相对稳定。而对银行来说,不仅内部使用的评价标准无需对外说明理由,而且根据贷款策略和目标客户群的变化而调整评分规则也灵活得多。

胡滔披露,在2015年,芝麻信用为外部机构超过1000万人的信用贷款提供了个人征信服务,这些贷款的总额约280亿元人民币,网上贷款的违约率低于1%。腾讯财经未能从第三方核实这一数据。

此前,央行在2015年初的一份通知中要求八家民间征信公司做好个人征信的准备工作。这一入围名单既包括了传统征信及评级公司如鹏元、中诚信,也包括了互联网企业芝麻信用、腾讯及拉卡拉。然而,尽管通知中提及的六个月准备期早已过去,但央行依旧未发出任何一张个人征信业务的牌照。

更多精彩内容欢迎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腾讯财经(financeapp)。

芝麻信用胡滔:个人征信的数据是怎么来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jbya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