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IMF副总裁朱民卸任在即:他曾这样改变金融世界

IMF副总裁朱民卸任在即:他曾这样改变融世界

朱民 资料图

腾讯财经讯(康路 发自纽约)

2016年6月21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克里斯汀·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宣布,IMF副总裁朱民将于今年7月任满后卸任。朱民2011年7月被任命为IMF副总裁,成为首位来自中国的IMF管理层成员。

这位曾经破格进入中国人民银行、又破格进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中国籍金融家,以儒雅而谦卑的个人风格,给给予他共事过的国际金融界人士留下深刻印象。在他离职的消息传出后,IMF和国际金融界人士均给予了高度评价。

IMF现任总裁拉加德评价道,朱民热爱经济学并造诣深厚,这使他能够在广泛问题上发挥强有力的领导作用,在IMF管理层发挥了关键作用,“我将会非常想念朱民,他既是我的朋友,也是一位忠诚的、可信的顾问。我对他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作出的不知疲倦的献身和巨大的贡献,表示感谢,并祝愿他,在自己生命中的下一个篇章里一切都好。”

朱民的老友、美国智库新经济思维经济研究所所长罗伯特·强森(Robert Johnson)对腾讯财经表示,朱民对世界的贡献在于,他显现出中国思想家在面对全球经济和挑战时的专业能力,“朱民在IMF中的表现,让我对中国更加好奇,也让我对未来那个依赖于中美、中欧关系的世界,更加乐观。我希望中国年轻的学子可以以朱民的职业生涯为榜样,受到激励,在未来的全球事业中,承担更大的责任。”

全球市场咨询集团高级策略师比特·肯尼(Peter Kenny)对腾讯财经表示,作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副总裁,在过去的5年中,朱民的角色对基金组织的发展,至关重要。关键是,朱民改变了世界,特别是亚洲地区对基金组织的看法。

朱民只是中国籍国际金融人才的杰出代表,他并不孤单。2016年4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春季年会期间,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作为本年度二十国峰会主办方代表,金立群作为亚投行首届行长依次亮相,在国际舞台上受人尊敬 。中国以及来自中国的国际化人才,正在越来越深入地参与国际治理规则的制定,并贡献中国智慧。

就业和增长:用新思维重构全球治理体系

说起现年64岁的朱民对IMF的贡献时,人们往往最先提到的,是他把“就业和增长”的概念,注入IMF的新基因里,改变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思维方式,也帮助基金组织重新获得发展中国家的信任。

作为欧美国家占主导的国际机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宗旨,以维护全球金融稳定和经济稳定为先。“对于发达国家来说,守成就好,而只有欠发达国家才会想到发展的概念。”一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工作人员曾经对腾讯财经表示。作为一个对“发展就是硬道理”耳濡目染的新兴市场人士,朱民上任之后,很快体会到了中西方思维方式不同在基金组织中的体现。

而要改变一个已经定型的思维方式,并非易事 。朱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经讲述过程的艰辛,“当时把各个部门召集起来讨论,看IMF是不是要关注就业和增长的政策,然后就把‘老先生’搬出来,也就是基金的宪章,一条一条地查。最后讨论的结果是,如果没有就业和增长,就没有经济稳定,如果没有经济稳定,就没有金融稳定。”

而就业和增长观点的注入,改变了IMF对成员国的政策指导方法。朱民曾经举例说明,以前对发展中国家的判断,往往看重宏观稳定,而一旦加入增长的观点之后,就会提醒各国,未来长期的发展,需要进行人力资本的投资。

看重就业和增长的观点,不仅影响着IMF对新兴市场的政策建议,同时也改变着IMF对发达经济体问题的判断和意见。以欧债危机处理方式为例,IMF一方面在要求葡萄牙等深陷债务的国家采取必要的紧缩政策,但另一方面,也帮助这些国家发展劳动力市场,比如帮助葡萄牙进行法律改革,以增加劳动力市场的流动性。用朱民自己的话来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长期以来,比较多地运用传统经济理论来看待问题。但是现在,因为新兴市场对全球GDP的贡献,已经占到一半以上。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用新兴经济和发展中国家的角度来看问题,很重要。”

曾经有一派悲观的观点认为,新兴市场崛起后,与发达国家不免会发生利益冲突,而最终让IMF走向分裂。“但是朱民过去5年的表现向全球证明,一个来自于中国的、代表新兴市场的权威声音,可以有效地带动旧的金融体制,变得更加包容,也更具有前瞻性。IMF因为基因的改变,已经获得了永久性的益处。” 全球市场咨询集团高级策略师比特·肯尼(Peter Kenny)对腾讯财经表示。

比特·肯尼强调,朱民曾经供职于中国银行以及中国人民银行,丰富的经验和可信度,让他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国际上,都容易获得信任。但更重要的是,在中国银行供职期间,朱民已经显示出深谙国际标准、对金融市场 的专业理解、以及不畏困难的行事作风。

朱民曾经参与主导中国银行2006年的香港挂牌上市。在这个过程中,朱民面对着当时的监管方对于市场化是否可控的担心。在媒体采访中,朱民曾经提及,当他建议雇佣一家海外会计师事务所来审核账目时,受到官方质询,是否会涉及泄露国家机密。最终,朱民引入了汇丰和高盛这样的外资银行担任IPO咨询,并引入海外人士进入董事会。朱民表示,国际惯例和当时中国的做法不同,“我们的国企同样需要成为好的企业。而按照国际惯例,国企需要变得商业化。我们的领导人当时对此持开放态度,并具有前瞻性。”

学者型的金融专家:拉加德的左膀右臂

一位供职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工作人员对腾讯财经表示,拉加德很信任朱民。不仅因为他深厚的学术素养,更因为他丰富的金融市场经验。擅长外交的拉加德需要在基金组织管理层中,有金融专家的协助。而朱民在面对欧债危机的魄力和金融专业性,令人信服,从而成为基金组织管理层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2011年7月26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打破了建立66年来,最高管理层一正三副的模式,增设了第四个副总裁职位,也迎来了首位中国籍的高管朱民。而就在朱民上任的当天,美元跌至阶段性低点,欧债危机愈演愈烈。欧债危机,是拉加德临危受命,就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之后,面临的最大难题。希腊、葡萄牙、爱尔兰等相继爆发银行业危机。

朱民曾经坦言,欧债危机对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是个巨大的挑战。因为此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只能对单个国家进行救援,但是欧元区从法律框架看,货币、贸易政策并不由单一国家决定,而是区域性政策,让解决欧债危机本身高度的外交化和政治化。在谈到处理欧洲危机关键时,朱民的表述是“寻求利益的交叉点”。

而“寻求利益的交叉点”、进行多层次的协调,成为朱民处理复杂国际问题的专长。德国经济学家桑德拉· 诺薇迪(Sandra Navidi)对腾讯财经,高度评价了朱民在欧债危机中的表现。桑德拉表示,“基本立场固然重要,但是归结到最后,都是人的行为表现。考虑到日益增加的全球摩擦以及新兴的孤立主义倾向,像朱民这样的通达各方细微差别的连接性人才,不可或缺。”

新经济思维研究所所长罗伯特·强森(Robert Johnson)则表示,朱民的特点是,“他既通晓经济问题的复杂性,又本性善良。当前,应对全球经济新挑战,建筑在对中西方文化更深层次的理解之上。同时,中国在多边组织中的角色,面临疑问。朱民在基金组织的工作,构建了沟通的桥梁,一定程度上打消了疑问”。罗伯特·强森所在的智库机构,正在推进气候变化方面的国际合作,“朱民的专业性和国际协调的经验,给予我们很多建议。”罗伯特·强森称,不仅是国际组织,许多重要的国际学者也通过朱民这样的学者型金融专家,更多地了解中国和世界。

朱民对国际金融事务的把控能力,并非一蹴而就,勤勉和机遇,塑造了现在的他。朱民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攻读公共行政管理硕士学位期间,曾经走进保罗·沃克尔在的课堂。这位曾经在美国总统卡特和里根任上担任美联储主席,以顶住政治压力,在美国显露通缩苗头时,大举加息的国际金融传奇人物,给当时对英语一知半解的朱民打开了新的世界。

“当时其实听不太懂。”朱民曾经在采访时表示,“但是他对日元风云变化的讲解令人着迷。” 朱民补充说道,通过保罗·沃克尔的课堂,他意识到,“在一个国家崛起的过程中,金融和国际金融同样起着重要的,或者更重要的作用。”

在坚定了国际金融的发展方向之后,1991年,朱民进入世界银行,成为总部政策局的经济学家,任期五年。1995年,时任国家体改委宏观司司长楼继伟(现任中国财政部部长)和时任国家体改委国际司副司长曹远征去美国访问,与朱民见面。朱民表示:自己想回国效力,随后,中国银行向他伸出了橄榄枝。

然而,当朱民真正坐上国际基金组织副总裁的位置时,更多对现实问题的把控,来自于难以计数的国际出差和与快速的学习能力。朱民在担任IMF副总裁期间,负责97个国家的宏观督导,需要批审90多个国家每年的宏观报告。他所主管的重点区域和国家,包括美国、印度、澳大利亚等、秘鲁、北欧、中东的埃及和众多中亚国家。“需要出差到这些国家,会见他们的总理和总统、财政部长等政要,了解情况。”朱民曾经这样描绘自己的工作行程,经常是拉着行李去会场,然后结束一个会议之后,就紧接着去机场,飞到下一个地方。

而频繁的出差,让朱民养成在移动中办公以及专注的习惯。而以开放的心态对国际动态变化始终保持警醒,也是担任国际机构高官最基本的品质。

国际舞台上的中国绅士:人民币入篮背后的功臣

作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新兴市场的代言人,朱民任期中的亮点之一,是推动人民币进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这也是IMF70多年的历史中,第一次有新兴市场国家的货币,进入SDR货币篮子。

宣布的当天,基金组织的办公室预定了几个庆贺的蛋糕,蛋糕的上面摆放着特别制作的面钞,钞票上印着SDR篮子的各类货币,有美元、欧元、日元、英镑,而这一次也印上了人民币。朱民在2016年4月于华盛顿召开IMF春季年会期间,在自己的办公室讲起这一段的时候,依旧难掩兴奋。

虽然拉加德曾经多次表示,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货币,人民币入篮只是时间问题,但是最终IMF执董会批准人民币入篮,是改革中的中国和意识到新兴市场重要性的IMF,共同努力的结果。“寻求利益的交叉点”再度成为人民币冲击入篮的法宝。一面是随着经济体量扩大,试图脱钩美元、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中国,另一面是份额改革受困于美国、但希望扩大基金组织基础和国际影响力的IMF。两者最终在合适的时机交汇。

在2015年11月30日人民币宣布入篮当天,朱民曾经对媒体表示,人民币成功入篮的重要战略点。首先是,中国政府抓住IMF对SDR货币篮子进行评估的机会,正式向IMF提交文件,主动出击,要求IMF针对人民币能否被纳入SDR进行审核。其次,虽然中国政府提出入篮申请之初,人民币的货币框架还不健全。IMF制定了满足SDR运营要求的标准,中国人民银行拟出具体方案,并按照这个方案进行了相应改革。

另有基金组织内部人士对腾讯财经表示,人民币在冲击入篮的过程中,除了中国央行等机构和IMF保持有效沟通之外,朱民扮演了重要的桥梁作用。

德国经济学家桑德拉(Sandra Navidi)这样评价朱民在关键问题上的沟通能力, “从西方人的角度来看,朱民不带偏见的洞察力和准确的判断力是无价的。特别是在一些关键时刻,在那些外界对中国雾里看花,并觉得震荡剧烈的时候。”

全球变化中的铺路石:力促IMF转变思维方式

在朱民刚刚就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副总裁一职时,国际上曾经传来质疑的声音,认为朱民到任,就是给中国谋取私利。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IMF中国处主管Eswar Prasad曾经评价到,这是一个重要的任命,“中国一度被排斥在IMF管理层之外,而如今通过任命朱民的方式,IMF终于为中国人找到了合适的位置”。在就任之后,朱民作为了解中国经济的专家学者,也往往在国际讨论中被追问中国的态度。而朱民则会不厌其烦地提示,中国在IMF有执行董事,更适合给出中国官方观点,而自己作为基金组织副总裁,会无差别地对所有国家给出客观的评价。

或许对于朱民而言,在中国已经有足够的自信,进入全球治理体系中,不用图谋一时的小利。

亚投行首任行长,同样出身于中国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大学生的金立群在IMF春季年会期间,曾经对腾讯财经表示,相比帮助一两个人,还不如建立一个新的系统。从制度上予以根本性的改变,这才是利国利民的好事。对于朱民和金立群这些登上国际舞台的中国籍高官而言,追求的目标并非是给中国争取私利,而是代表中国为全世界服务。

2016年3月,朱民被授予“影响世界华人大奖”的称号。在颁奖礼上,他如此总结自己的表现,“在过去6年里,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这个舞台上,我看着世界风云的变幻,中国的崛起。展望未来,整个世界正在发生着根本的结构性变化。这个结构性变化的最根本的议题,是世界治理机制的变化。发展中国家、新兴市场像中国这样国家的代表和声音,更多地在世界舞台的中心响起。所以,在这个宏大的浪潮里,我相信,中国人以及华人一定会在这个未来大的潮流里,发出更响的声音。我很高兴,我能够在这里面充当一颗小小的铺路石”。

即便朱民离职,也不会改变IMF对新兴市场的关注,因为IMF的思维模式已经出现变化。拉加德的连任成功,将带来政策的延续性,这位开始关注新兴市场权益的IMF总裁,在4月的新闻发布会上重申,将会继续推进基金组织份额改革和新兴市场话语权的提升。

今年4月,周小川提出的扩大SDR使用的方案,也在IMF内部得到回应。“一般来说,SDR拿到手里面用得不多,因为用SDR的地方很少,所以囤积在手里了。中国政府现在提出,能不能把SDR激活,这是一个很有意义的概念,现在留在手里不动的SDR大概有两千多亿。现在大家都需要资金,我们也需要资金。”朱民在今年4月的IMF春季会的媒体见面会上如此表示,“在我们的IMFC(国际货币和金融委员会)的公告里,专门讲到了一点,不但是中国人民银行,我们自己也要来探讨如何真正进一步扩大SDR的使用。”

关于离职后的去向,朱民并未正式回应,腾讯财经曾经在4月的报道中提及,由于已到省部级干部的退休年龄,朱民从IMF回归后,可能任职人大财经委,亦可能前往民间智库任职。

但他曾经在媒体采访时表示,“你看我头发都白了,我也应该要退休了。”

更多精彩内容欢迎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腾讯财经(financeapp)。

IMF副总裁朱民卸任在即:他曾这样改变融世界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zhongzha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