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石和郁亮 到底做错了什么

腾讯财经特约自媒体 天天说钱 作者 刘晓博

关于万科的第一大股东之争,正进行到白热化的状态。12月17日,万科A第四次涨停,收于22.21元。

万科的总市值,也比郁亮首次公开宣称“防范野蛮人闯入”的时候,翻了一倍还多,达到了2455亿元。

在多数人眼中,王石和郁亮为代表的万科职业经理人团队,是经过市场和历史验证的,他们优雅、理性、阳光,是一群“真正的贵族”。而财富来源神秘的“宝能系”、“安邦系”,近年来一直挥舞着钞票到处收购,看起来真的像“野蛮人”。

换句话说,万科及其职业经理人仿佛是北宋或者南宋的文人政权,而“宝能系”则像是“寒光照铁衣”的女真人、蒙古人。他们风驰电掣而来,转瞬间将中原、江南的百年繁华劫掠而去。

这种假设是真的吗?其实我们并不清楚。

做了万科第一大股东长达15年的华润,能调动的资金肯定远远超过“宝能系”,但它为什么这样淡定,甚至有点软弱?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玄机?我们也不清楚。

万科内部对“蛮族入侵”,真实的想法是什么?王石和郁亮到底有没有传说中的种种微妙关系,我们也不清楚。

我想说的是,假设华润因为内部问题,无意增持万科,对第一大股东位置无所谓;假设万科的职业经理人团队,真的不想“蛮族”入主,那么他们的确做错了很多事情,至少是动作太慢了!

万科的第一任大股东是特发,深圳本地的国企。跟王石团队关系一般,但由于种种原因,无法真正控制万科。后来,2000年的时候,王石引入了华润。此后15年,华润是万科持股维持在15%左右的第一大股东。

早在1994年的时候,万科就由于股权过于分散,王石团队差点被君安证券联合诸多股东颠覆,这就是著名的“君万之争”。当时我作为一名刚入行的证券记者,亲历了双方的新闻发布会。

所以,万科的软肋何在,王石十分清楚,郁亮也十分清楚。但遗憾的是,他们一直没有着手解决这个问题,直到一年多以前,万科市值跌破1000亿元的时候,“野蛮人”开始叩门了,郁亮才意识到危险。按照当时的价码,只要200亿元就可以当上万科的第一大股东。

2014年3月,我曾在专栏文章中建议万科,可以用“私有化+新AB股制”方式解决问题。

具体做法是:找到一批愿意长期做万科财务投资者的企业,比如阿里、万科,或者是大保险公司,说动华润参与,融资千亿,对万科股东发出收购要约,将公司私有化,退市。

私有化之后,借鉴阿里的股权结构,采用AB股制度(不是此前万科的AB股制度)。万科管理团队虽然没有控股、相对控股地位,但在表决权上占优势,从而实现对公司的控制。由于内地和香港股市都不接受这种股权结构,最后将万科在美国上市。

但遗憾的是,万科没有采用这种方式,而是走了“事业合伙人”持股的路径。这个方式速度太慢,最终被“宝能系”的“草原铁骑”追上并包围。

如果王石、郁亮更早意识到这个问题,即便是采用“事业合伙人”的方式,也来得及变身第一大股东。毕竟,从2000年到2015年,他们有15年的时间!

过去若干年里,王石在忙于爬山、航海,到美国和英国留学读书。这固然丰富了他的人生,但对于万科转型的作用,似乎看不出来。而郁亮虽然在力推万科向“城市配套服务商”方向转型,搞出了“事业合伙人”等新玩法,但整体上成效不太明显。过去几年,万科高层的频繁离职,已经暗示了危机即将到来。

更为致命的是,由于房地产行业整体估值的下降,万科这个原来的“庞大大物”迅速沦为市值上的“中型企业”,股权分散所潜藏的危机更加凸显。而万科管理层在解决这问题时,缺少跳跃式的思维和雷厉风行的手段。

万科的命运最终会如何,其职业经理人团队的命运会如何,仍未可知。行文至此,李后主的一首词跳入脑海:

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几曾识干戈?

一旦归为臣虏,沈腰潘鬓消磨。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垂泪对宫娥。

但愿李后主、宋徽宗的命运,不在万科职业经理团队的身上重演。

文章来源:“天天说钱”微信公众号,腾讯财经已取得授权,再次转载需得到原公众号授权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新闻的观点和立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责任编辑:youngmeng]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