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 Lythgoe:希望2020年所有人都能获得交易帐户

腾讯财经讯 2015中国普惠金融国际论坛于9月18-19日在北京举行,在主题论坛“普惠金融与社会责任”上,世界银行集团国际金融公司金融基础设施全球负责人Tony Lythgoe出席了会议并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以下为文字实录:

Tony Lythgoe:女士们、先生们,非常感谢你们能够邀请我来到这个论坛。谢谢贝教授,感谢你们的组织,非常高兴能够来到这里参加这个论坛。我来自世界银行,我们世界银行主要的目的就是要根除极端贫困,并且能够将财富得到公平的分配。关于普惠金融这块我们有一个2020全球的金融普惠项目,也就是说在2020年我们希望保证地球上所有的人,想要获得金融服务的人都能够获得交易的帐户,和其他人不一样,我们并不觉得获得信贷就一定是普惠金融的一个保障,对于地球上很多人的贷款可能并不是大家进入到金融系统的切入点和进入点。对于我来说,可能储蓄帐户是第一步,在这之前是非正式的借贷,所以在2020年我们希望能够保证那些想要获得金融服务的人能够获得金融服务。

首先,大家对于金融服务获得性方面的问题,存在神秘感。有研究显示,每天有薪资不到2美金的人,他们实际上也需要四到五种不同的金融服务产品,他们希望能够去储蓄,有时候他们把这种储蓄藏在床垫底下或者各种各样的方式。所以,在这种不安全的环境下他们的储蓄也会变得非常困难。我们可以看到,很多人还是在使用各种各样金融服务产品的,我们的目标是使他们获得正式的金融产品服务。另一方面,我们看一下普惠金融,不仅仅是帮助你获得金融产品,更多的是帮助你使用金融产品。因为现在有很多的问题是,比如银行卡的持有率非常高,有些人的确有这个帐户,但你会发现他的使用率并不是很高,有些人可能拿到钱了,立马就取现了,所以这也不是金融产品或者普惠金融很好的使用方法。

从我自己的背景来说,我在金融基础设施方面已经从事多年了,很多人说我们在幕后做了很多工作,使得这方面的工作最终得以形成,包括我们构建了很多支付系统,还有很多关于银行倒闭的决议等等。这些都是跟信用卡相关的工作,这都是我们这个部门在做的一些工作。大家都说吴女士是中国普惠金融之母,我想说我是这个普惠金融的超级玛丽。我觉得中国的普惠金融做得非常好,这不是一夜就能够达成的,肯定是经过多年的努力才能实现现在的成果。我们知道中国的征信系统非常好,还有交易的注册系统也已建立,这都是一些成功的例子。大家可以看一下信用的注册系统,我们现在有9亿人在系统上有注册信息,这是世界上注册数量最多的一个。目前在别的国家,有的国家大概只有2100万企业注册了,只是中国数量的一半。在2012年CIC直接或者间接地在中国创造了120万的工作岗位。所以可以看到,通过这种金融基础设施我们能够造福整个社会,这样一个信誉系统非常重要,普惠并不只是关于借贷,我们在很多其他国家也看到,比如印度,他们主要是专注于借贷、贷款,结果并不是很好,没有这样好的基础设施。你的贷款人并不知道,这个个人到底获得了多少金融产品,对金融体系暴露的情况如何你都不知道,所以最后我们会发现印度微型贷款已经负担过重,在孟加拉也是如此,很多人甚至因此自杀,因为他们债务过高,没有办法偿还,所有这些都是因为基础设施没有到位。如果大家有很好的征信系统,但是在这些农村地区,对于这种地收入人群的专线还不是很好。即使现在有9亿人口在注册,但是我们发现还是有400万的成人,他们没有获得应有的或者相应充分的金融服务。从金融服务的角度来看,我想鼓励大家做的事情是,鼓励我们的监管机构提供更多的信息注入到征信系统当中。所以对我来说,最难的工作是说服贷款机构跟我们分享他的信息,这样其它的贷款方就能做出更好的贷款的决定。所以我们要做的工作还有很多,在安全交易这块我们取得了很多的成就。我们在这方面进行了八年的努力,主要是可移动资产这块,现在很多贷款机构,也有一些其他的竞争产品,比如说预收款融资等等。在这块可以看到每年预计大概有3万亿美金的融资进入单独的注册系统,还有很多是进入到中小企业,所以中国当局在几年前就认识到这些系统的重要性,现在不断建立这个系统。

我在这里讲一个故事,我有一个女儿19岁,她在一所大学学经济会计,她显然是被金融系统包容进来了,因为有任何我所拥有的金融产品,银行卡等等。但是她告诉我她社会上被排斥了,我问她为什么,她说我的朋友都用信用卡,我只有借记卡。我说那有什么问题呢,你才19岁,你还没有工作呢,你要信用卡做什么?她说但你可以帮我去申请一张信用卡,我说我想一想。其实我想说的是,首先,你拿出你的信用卡帐单,你告诉她所有信用卡帐单上的信息,她一个小时之后告诉我,你信用卡上花了好多钱,而且利率很高。但是不管你付多少,你还是有余额,还是准时支付了。我觉得这个回应不是恐怖的事情,恐怖的在于什么?在你84岁生日的时候,为什么要提到我84岁的时候,因为我的信用卡不是汇丰的卡,如果我只是支付信用卡帐单这部分最低的要求,如果我要偿还贷款可能需要64年加8个月,这样一个债款偿还需要这么长时间。如果是像我女儿这样学经济学、学会计的,接触到了那么多的金融产品,也不能够有效的理解这个产品、信用卡产品的特性,我们如何期待这些农村地区、这些贫困地区的人能够更好地理解这个产品实际的内涵、实际的机制呢。所以我的问题是,这到底是谁的责任,是政府吗?我们早上听到Sir Sherard Cowper-Coles KCMG LVO说,我们要七岁之前进行金融知识的普及,我觉得部分可能是政府的原因。但是在我看来,更多的是设计和这些产品的人,他们没有向大家有效的解释这个产品到底是什么样的产品,我觉得这是各种因素所造成的。我想我们需要有更多的金融知识方面的宣传,帮助人们更好地了解金融知识和产品。谢谢。

扫描二维码收听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Tony Lythgoe:希望2020年所有人都能获得交易帐户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2015中国普惠金融国际论坛

标签: 普惠金融

相关搜索: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责任编辑:shawluo]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