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空机构盯上中国天然气 称股价比妖股汉能还高

  美国做空机构格劳克斯(Glaucus research),盯上了港股上市公司中国天然气(00931.HK)。

  7月14日,格劳克斯发布报告称, “除了名字,中国天然气和天然气产业或中国这几个字都没什么关系。”格劳克斯认为,该公司股价不合理的偏高,达到账面值的33.9倍,甚至比“妖股”汉能薄膜发电(00566.HK)高达17倍的市净率还要高。

  格劳克斯在报告中对该股做出“强烈建议卖出”的评级,目标价0.08港元。报告发出后,中国天然气于14日13时21分宣布停牌,停牌前股价为1.46港元。

  14日晚,中国天然气主席简志坚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格劳克斯是沽空机构,报告带有恶意,并不中立。公司与内地多家大型央企合作,没有必要一同造假。

  当晚,中国天然气还公告称,正在准备一份针对格劳克斯指控的澄清及回应公告,该股股票继续停牌,直至另行通知。

  99%业务属关联交易?

  这并非格劳克斯在港股中首次出手。此前,格劳克斯曾“狙击”过中金再生,后者后因财务造假等原因,在停牌2年后,已于今年2月被香港证监会及香港高等法院勒令清盘。

  在格劳克斯14日发布的23页报告中,中国天然气被指估值过高,“尽管年报被修饰,我们仍认为这家公司徒有其名”。

  公开资料显示,中国天然气是一家注册地在开曼群岛,总部位于香港的上市公司。其前身名叫宏通集团,早期主营电脑买卖相关业务。去年6月5日,该公司正式更名为中国天然气。

  与今年以来许多A股上市公司“改名潮”效果相似,该公司股价靠这个高大上的名字迅速赢得投资者青睐。此前宏通集团一直是香港股市上众多“仙股”之一,格劳克斯指出,新名字推动其股价在1个月内上涨了357%。

  由于投资者对天然气等清洁能源产业持续看好,这家公司的股票价格水涨船高。截至7月13日收盘,中国天然气股价为1.48港元/股,市值为166.9亿港元(约21.5亿美元)。

  以7月13日的收盘价计算,中国天然气的市净率(PB)约33.9倍,相比之下,香港股市中同行业公司的平均市净率才1.84倍,全球能源领域的上市公司平均市净率也仅1.6倍。中国天然气的PB值是全球能源公司平均水平的18.99倍。

  格劳克斯认为,按照市销率(PS)也能反映出其估值偏高。香港及全球能源企业目前平均市销率为1.32倍,而按2015年5月至7月的财务数据计算,中国天然气的市值是其液化天然燃气业务年收入的19917倍,而汉能股价最高时的市销率仅为27倍。

  关于汉能最新的消息是,15日,香港交易所公告称,接到香港证监会指令,于当天即时停止汉能薄膜发电股份的买卖。

  15日下午,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向汉能控股集团品牌管理中心财经传播部副部长贾晓涛证实了这个消息。但对方未对香港交易所的公告置评。其表示,如官方有任何回应内容会第一时间联系媒体。

  今年4月,国内外多家媒体曾报道并质疑汉能涉嫌关联交易及操纵股价等,但遭到汉能方面否认。汉能股票于5月20日上午10时40分起宣布停止交易。至今已停牌近2个月。

  与汉能相比,中国天然气存在的“关联交易”情况可能更为严重。格劳克斯指出,2014财报中,该公司收入的99%来自与关联方的一次性债券交易。

  格劳克斯发现,2014年1月,中国天然气从董事会主席简志坚手中买下汇多利(607.HK)8000万港元的可转换债,仅5个月后,便转手以3.8亿港元卖给一家名为Magnolia Wealth International的公司。短短几个月回报率就高达375%。但在此期间,汇多利的股价未涨反跌,格劳克斯认为这375%的获利很难解释通,除非简志坚出售的价格极低。

  缺乏支撑的天然气蓝图

  根据格劳克斯报告,尽管目前拥有160多亿市值,“除了名字,中国天然气和天然气产业或中国这几个字都没什么关系。”

  截至7月13日,该公司自成立以来在天然气板块的业务收入仅13.1万港元。按现有增长率,格劳克斯估算该公司明年天然气相关业务的收入贡献为79.05万港元。与160亿相比,天然气业务收入贡献“微乎其微”。

  报告梳理发现,中国天然气公司几乎没有与天然气业务相关的有形资产、也没有知识产权或前沿技术。而该公司高管中有四名财务背景人士和一名投行背景人士,唯独没有与天然气业务相关的经验。

  更令人大跌眼镜的数据是,2014年财报显示,截至去年底,该公司仅拥有17名员工,全年薪酬支出仅221.2万港元。而此前2013年财报中披露的公司员工数量仅5人,当时也曾被媒体质疑,5名员工如何发展天然气相关业务。

  2013年,公司开始进军液化天然气领域,2014年3月宣布与平安证券订立战略合作协议,就发展在中国的液化天然气业务提供综合金融服务。

  去年6月公司正式更名之后,其官网的主营业务介绍也变更为:“为资产投资买卖和于中国从事开发新能源投资,包括投资、建设、经营液化天然气加气站、加气码头及相关基础设施, 销售及改装液化天然气车辆及船舶, 给客户提供融资租赁服务。”

  格劳克斯在报告中称,在成为一家天然气公司一年多来,中国天然气公司在主营天然气业务方面的年收入还不到100万港币,而公司截至7月13日的全部经营业务,仅有7份关于1005重型LNG汽车的融资租赁协议。而截至2014年底,该公司未能取得任何关于液化天然气加气站相关业务的特许经营权。

  “如果是创业公司,这还值得尊敬,但对一家160亿港币身家的公司而言,目前天然气业绩实在难以令人信服。”

  格劳克斯认为,中国天然气提出的天然气发展蓝图缺乏资金与业绩支撑。

  该公司曾计划通过设立液化天然气加气站进入天然气产业的下游市场,为内河沿岸的船只及重型卡车提供服务。格劳克斯指出,这一领域早就有许多资本充足的竞争者,目前全中国的LNG/CNG加气站超过2300个,大多由经验丰富的大型国有企业拥有和运营。

  对此,格劳克斯则认为,“天然气站的资本投入巨大,一个重型卡车加气站需要投入1100万港元至1500万港元,而中国天然气的资金大多已用于融资租赁。与那些早已占据市场份额的能源巨头相比,我们很难发现中国天然气有哪些竞争优势。”

  格劳克斯用表格的形式,列举了自2014年3月以来,该公司宣布过的大约20项与不同合作方之间的无任何约束力的合作意向(或合作协议),及每次公告中该公司宣布的计划投资额(部分公告没有披露投资数据)。“虽然这些合作意向让投资者看到中国天然气公司正在LNG业务方面取得进步,但这些都是假象。”

  格劳克斯称,“据我们所知,这些合作意向,目前并没有任何一个合作得到最终落实。”据估算,上述20项合作意向,该公司需要在天然气业务方面拿出的投资总额大约在140亿港元到710亿港元之间。“考虑到其较低的资产负债表,及有限的业务经验,这个资金额度看上去并不太现实。”

  14日晚,中国天然气董事会主席简志坚接受财华网采访时称,格劳克斯报告带有恶意,并不是中立的,他感到被人“砌生猪肉”(粤语,意为被诬陷)。简志坚称,公司与内地多家大型央企合作,没有必要一同造假,为表示其对公司业绩的信心,他还将计划在复牌后增持股份。

  简志坚还称,股票停牌是收到港交所提示而做出的决定,至于是否会对格劳克斯方面采取法律行动,他表示“个人精力要放在公司业务上”。 

(21世纪经济报道)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责任编辑:vermoliu]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