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纪丨如何满足中国中产阶级的需求

创世纪丨如何满足中国中产阶级的需求

撰文/杨杨

上周老板放我假,《创世纪》于是少了一期。

不过我还是在奋力工作的。在北京下大雨的周末,见了一位许久不见面的朋友。五六年前认识他的时候,这位先生刚从硅谷回国、加入了一家创业公司,而后者是一家在线广告投放平台,通过大数据提高互联网广告的投放效果。

这次见面,他给我更新的信息是,又在硅谷启动了一个新的创业项目。“就是这个,叫’别样’(Beyond)”。他在手机上展示了App的页面,我一看,“不就是海淘么?”他并没有否认:尽管起步晚了,“但别样还是有机会。”这种判断来自于他认为:中国的中产阶层,没有被fairly treated。出于频繁来往中美两国的观察,他很直观地指出:国内的各类消费,都很难讲有“性价比”。

中国正在兴起的中产阶级的需求,也是这几年诸多VC/PE人士讨论的热点话题。复星集团CEO梁信军去年在腾讯财经的“投资家年会”上,就指出他们在海外的收购逻辑,就是要满足国内的需求。持同样观点的还有弘毅投资,这家PE基金去年7月收购了英国披萨品牌Pizza Express;还有鼎晖投资,这家投资机构的掌门人吴尚志此前在接受我的采访时也指出,鼎晖投资的跨境并购,往往是把国外的产品、品牌带到中国来。

作为普通人,我无法将这种高屋建瓴的观点与实际需求建立关联,尽管有马桶盖事件。直到我在两周之前编辑并发布了一篇稿子,一篇很基础的资讯稿,讲的是中信资本收购了日本服装集团MARK STYLER。在针对这篇稿子的近4300条评论中,很多读者表达了对“更好产品”的诉求,不仅指产品品质更好,也包括更好的设计、服务以及价格。

无论是海外并购,还是海淘,或许都是对中国中产阶级这种未被满足诉求的迎合。因为短期内国内市场的供给,无法满足这种诉求。于是需求就通过这种渠道流向海外。

海淘的兴起,甚至可以追溯到2012年。数据显示,当年国内用户仅通过支付宝的海淘消费规模同比就增长了117%,远高于国内网购64.7%的增长速度。2013年,海外代购市场的交易规模就超过了700亿元。在这种需求的刺激下,出现了各种类型的海淘平台,不仅阿里、京东、顺丰等开通了海外购频道或物流频道,同时也出现了大批的独立创业者,仅我接触过的,就有洋码头、蜜淘、MFashion等。

但需求的多样性,或许依然在我的想象之外。我这位朋友这样向我解释,为何他认为“别样”仍然会有发展机会。首先区别于现有海淘平台的定位,别样定位在“轻奢”品牌,“并不是所有人都想要奢侈品牌,很多人倾向于实用或者独特。”而另一端则是众多不被国人所熟知,但其实性价比非常好的品牌和产品,“比如纽约有很多小品牌,也有很多独立设计师,他们也想对接中国市场,但却苦于没有渠道。”他说别样上,已经入住了很多很有特色的品牌,既有Nordstrom这样的时尚百货店,也有像Chrome这样的好莱坞品牌,后者以邮差包著称。

“别样”在运营机制上,也有别于国内海淘平台普遍采用的买手制度。“说白了,别样就是一个大平台。”这位朋友说,接入了美国很多品牌自营的在线网店,或者是当地的零售商。“无论是在别样上直接下单,还是跳转到这些品牌或渠道的网站上下单,订单确认和发货都由它们来做。”他认为,别样能有效杜绝假货问题。

和这位朋友聊天的那段时间,我正好在读费孝通。老先生在书里指出,此前洋火(火柴)等洋货的进入,是把中国当做市场。那么时隔近百年,对于海外品牌而言,中国不还是一个市场?有什么区别?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我将这个很nerd(书呆子)的问题抛给了一位投资界大佬,他的回答是:区别在于,现在这些商品,以及投资于这些商品的资本,不再像以前那样属性明确,“美国的品牌不见得是美国人的,而投资于他们的中国基金,资金的所有者也可能来自全世界。”这一点你在英剧《国家秘密》里肯定已经有所了解,一家美国的石化公司,背后的最大股东是苏格兰银行,也就是说“英国政府拥有它”。

(杨杨,现供职于腾讯财经,主持《创世纪》栏目,欢迎关注同名微信公众号@adventure2newworld。若要联络作者,请写信给她:janejnwu@tencent.com.)

微信扫一扫,帮你发现聪明钱——腾讯财经公众号:腾讯财经(financeapp)重磅财经资讯、特色财经栏目一网打尽

创世纪丨如何满足中国中产阶级的需求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责任编辑:jackyjin]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