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育钧:由“石化双雄”案件联想到中国航油

[摘要]有的领导人员亲属子女违规经商办企业,通过承揽中石化业务、进行关联交易谋利。

腾讯财经智库特约 保育钧 全国工商联前副主席

中石油中石化在八年轮回之后,各自的净利润都跌到八年前的利润点之下。与此同时,中纪委通报,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总经理王天普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中央第六巡视组组长赵文波表示,在巡视中发现,中石化不同层级、不同板块经营管理人员利用掌握的资源和平台,在工程建设、物资供应、油品销售、合资合作、海外经营中搞利益输送和交换;有的领导人员亲属子女违规经商办企业,通过承揽中石化业务、进行关联交易谋利。

这让我联想到11年前发生在新加坡的另一起中央油企案件。曾担任世界500强企业中国油集团副总经理并兼任中国航油(新加坡)股份有限公司总裁的陈九霖博士,在2004年因“海外巨亏事件”名噪一时。他因该项商业亏损事件而在新加坡锒铛入狱三年; 刑满归国后,陈九霖再入央企,担任了另一个世界500强企业全资子公司的葛洲坝集团国际工程公司副总经理。

对于发生在2004年的中国航油亏损事件大家并不陌生。只不过,迄今为止我对陈九霖博士因一桩亏损案件而被判重刑,一直感到诧异。尤其是,中新两国政府都确认,陈九霖博士没有任何个人私利。这是当年的中国航油案件与当前的“石化双雄”案件的最大差别!

对于任何企业来讲,亏损事件时有发生。

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也无论是中国航油事件发生之前还是之后,类似的亏损事件都有发生,而且,比中国航油案件大很多的也比比皆是,包括今天的“石化双雄”。正所谓:“兵无常势,水无常形”,世上没有常胜将军。

所不同的是,在其它案件中,除了因为个人私利外,管理者大多只承担了相应的管理责任,因一次亏损事件而被判坐牢的管理者,在全球只有陈九霖一例。因此,不只是国内外的同行对此表示异议,我本人对此更是感到震惊。对比起当前的“石化双雄”事件,我尤其百思不得其解。

我多方了解到,陈九霖博士作为中央企业的领导人,尤其是作为新加坡上市公司的管理者,他的所有决策都是集体决策,并不存在他一个人大权独揽的问题。而且,在中国航油期权亏损事件中,期权的运作是一个技术性很强的交易,交易员和风险管理委员会的成员起到了主导作用。

在全球所有类似案件中,无一例外的都是由交易员来承担责任。于中国航油事件之前发生在新加坡的巴林银行案件,就是由交易员尼克•里森来承担责任的; 在中国航油事件之后所发生的法国兴业银行亏损案件,也是由交易员杰洛米·科维尔来承担主要责任。

据我所知,且从媒体上也得到了证实,在整个中国航油事件过程中,期权的交易是经过董事会批准的;公司《年报》也做了披露;公司亏损事件发生后的危机管理也是由母公司直接参与进行的。

中国国务院国资委和新加坡法庭都已证实,陈九霖“未有个人私利”; 中国国务院国资委在致新加坡地方法庭的函中指出,在整个案件中,陈九霖所作的努力都是为了全体股东利益,目的是避免或减少亏损。

但是,在中国航油事件中,董事会其他涉案人员以及母公司都是罚款了事,唯有陈九霖这个管理者因为一次偶然的商业亏损而被判坐牢,承担了全部责任。对此我至今感到不解,尤其是在法学泰斗江平教授在陈九霖新作《地狱归来》序言中公开确认陈九霖蒙冤受屈之后,我的不解更是得到了加重。

幸好,《地狱归来》这本书对发生在11年前的中国航油亏损事件,进行了大量的真相披露,相信读者读过之后对当年的那个案件以及陈九霖本人所蒙受的苦难,会与我一样产生深刻的认识。

从这个案件中我切身感受到,企业家是需要保护和尊重的! 只要他们没有个人私利,哪怕是因商业判断出现一些失误,他们也应该受到尊重,因为他们在日常经营过程中,已经承担了很大的压力负荷,不能在出现危机的时候又对其落井下石,让他们背负更加沉重的十字架。

(本文首发于《地狱归来》陈九霖著,腾讯智库特约作者、原中航油董事长陈九霖对本文亦有贡献)

微信扫一扫,帮你发现聪明钱——腾讯财经公众号:腾讯财经(financeapp)重磅财经资讯、特色财经栏目一网打尽

保育钧:由“石化双雄”案件联想到中国航油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责任编辑:josema]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