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比尼:经济增长质量比数量更重要

以“新常态下的中国经济”为主题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5年会今日(21日)举行。在“中国经济增长十年展望”分论坛上,美国纽约大学教授鲁比尼全球经济研究院(RGE)主席鲁里埃尔·鲁比尼表示,

鲁比尼认为,无论中国的经济增速是多少,具体数字不如三个因素最重要。第一个因素是增长的质量,而不是数量。中国的经济增长伴随着环境的恶化、空气质量的恶化、水质量的恶化,以及食品安全的严重问题。也许中国需要进一步思考经济增长的质量,而不是数量。

第二个重要因素,从资本和资源密集型和劳动力密集型的增长模式,转变为依靠服务型实现增长,要维持充分的就业其实是可以通过发展服务业创造就业机会,也就是实现劳动力密集型的增长模式,这也是中国政府可以考虑的目标。

第三个重要因素,增长的包容性。中国和美国一样,还有很多发达国家其实也是一样的,这里有一个因素,就是贸易的全球化,还有资本的密集以及劳动力成本的削减等等,造成了不平等或者收入差距。这就是要提醒我们去实现经济增长的包容性,保证公共产品向医疗、教育、养老等等社会福利的供给,才能够保证社会的稳定。不光是要思考经济增长的数量,也要经济增长的质量,以及创造就业机会,以及增长的公平性、包容性。

以下为文字实录:

鲁里埃尔·鲁比尼:非常荣幸能够再次回到中国的发展论坛,我也参加了过去多年的论坛。今天我们也是非常高兴要讨论中国的潜在十年当中的经济前景。

大家知道在过去三十年当中,中国经济发展是非常出色的,每年差不多达到了10%的增长率。但是中国经济增长已经大大放缓了,从2010年开始到去年是差不多7%,今年政府的目标是实现7%左右的增长率。我们的问题是在未来,这种增长率会增加还是保持现在的水平?我们想要问的问题,我们不知道未来,只能做一些预测。中国政府现在有这样的共识,也就是说中国可以在未来几年中维持7%左右的增长率。

正如刘先生所说的,我认为他也是非常清醒地判断,就是中国的增长率会下降的,而且可能会更接近于6.2%左右。也就是说在未来的十年当中可能会达到5.4%,甚至更低。

我觉得今天早上这样的观点,包括林毅夫教授提到中国增长可能会超过7%或8%的增长率,这是未来的十年。当然有些中国经济学家是持这样的观点。包括杰弗里·萨克斯他们认为中国的增长率在过去十年只有5%,也有人认为中国经济会出现硬着陆,认为未来中国经济的减速是非常巨大的,只能达到3%到4%的增长率,这是所谓的硬着陆。

我个人和刘先生的观点是比较接近的,就是增长率会下降。这十年的结束中国增长率如果达到5%的话,我觉得中国还需要做更多的工作。在未来的几年当中争取实现增长率在6%左右,为什么我认为中国未来的增长比别人想象得更加严峻一些呢?

首先中国在过去几年做了更好的平衡,从出口投资逐渐转向消费。这种平衡是通过投资实现的,也就是说投资现在抬高了,差不多从2008年达到了42%,朝着50%的水平在发展。这也是为什么中国在过去几年当中实现了比较高的经济增长率。

但是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在这方面每年保持这样的增长速度,而且不断在进行资本存量的投资。无论是通过居民住房的投资,还是说基础设施,还是产能过剩方面,或者导致产能过剩方面制造业的投资。

这是三个大的问题,第一,很多金融行业金融部门的呆坏帐。第二,同时在实体经济当中有太多糟糕的投资。第三,在公共和私营部门有更多的负债,对于中国来说杠杆率,无论是公共或私营部门都已经超过了GDP的250%,而且正在不断上升。对于我们来说要维持7%的经济增长率,在未来几年是不太现实的。因为唯一能够做到这一点,就是不断增加贸易或投资。这样的一种杠杆,还会导致巨大的可能出现经济硬着陆的风险。

在过去信贷的膨胀,像东亚地区会最终破灭,从而导致经济的下降。这种平衡必须通过改革来实现,能够进一步促进消费的增长。这样投资率可以下降。但是这样的改革从很多情况下来说,可能速度会比较慢,而且带来的效果也会比较慢。这就意味着为什么我们在未来几年当中认为储蓄率还会比较高的水平发展,不会下降特别快。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认为在未来几年经济增长率在6%或以下的水平。所以我们在未来要尽可能减少投资,但是对于中国的发展是巨大的挑战。

同时人口下降也是主要的问题,北京现在每年有500多万人进入就业市场,今年联合国已经估计中国的劳动人口数量也将不断下降。人口的老龄化也会使经济增长速度下换。

第三个要素是非常重要的,中等收入陷阱的问题。我们人均GDP很低的时候,你可以很好地利用劳动力的资本,对于你来说发展经济速度实现高速发展是非常容易的。但是一旦实现了中等收入水平的时候,资源的调动能力就变得更加困难了而且随着人口的减少,随着投资的减少,唯一能够实现高速经济增长,实现从中等到高等收入飞跃的话,只能提高劳动生产率或全要素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当然中国整个国家很重视创新,也有很多创新。

对于我们来说,要想不陷入中等收入陷阱还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无论是日本、韩国、台湾、香港,还是新加坡等等其他一些国家,他们能够避免中等收入的陷阱,这是非常好的例子。但是也有很多的新兴经济体陷入这样的困难。

随着中国进入中等收入社会,像法治以及政治改革、民主化这些制度性的要求,可能重要性日益凸显,才能够支撑中国的高速增长。中国现在也在进行这些方面初步改革。

我这里有三点还是很重要的,在今后四年无论中国的增速是4%、5%、6%或上上下下的水平。我觉得具体数字不如三个因素最重要,第一个因素是增长的质量,而不是数量。中国的经济增长伴随着环境的恶化、空气质量的恶化、水质量的恶化,以及食品安全的严重问题。也许中国需要进一步思考经济增长的质量,而不是数量。

第二个重要因素,从资本和资源密集型和劳动力密集型的增长模式,转变为依靠服务型实现增长,要维持充分的就业其实是可以通过发展服务业创造就业机会,也就是实现劳动力密集型的增长模式,这也是中国政府可以考虑的目标。

第三个重要因素,增长的包容性。中国和美国一样,还有很多发达国家其实也是一样的,这里有一个因素,就是贸易的全球化,还有资本的密集以及劳动力成本的削减等等,造成了不平等或者收入差距。这就是要提醒我们去实现经济增长的包容性,保证公共产品向医疗、教育、养老等等社会福利的供给,才能够保证社会的稳定。不光是要思考经济增长的数量,也要经济增长的质量,以及创造就业机会,以及增长的公平性、包容性。谢谢!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5

相关搜索: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责任编辑:nathanhuang]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