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利亚:中国城镇化原有引擎靠不住

以“新常态下的中国经济”为主题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5年会今日(21日)举行。在“大都市圈的发展与治理”分论坛上,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秘书长古利亚表示,在过去的数十年当中廉价劳动力、廉价土地,以及环境外部定价和不断增长的出口需求是驱动中国快速城镇化的主要驱动力。但是在未来,随着中国的经济进入了新常态,这四个曾经驱动城镇化的引擎不再靠得住了,城市的政策也要更好地反映这种换挡。

以下为文字实录:

古利亚:尊敬的女士们、先生们,各位嘉宾。中国是在过去35年当中成功实现城镇化的一个成功范例之一,从1980年到现在城镇人口翻了两番,到了7亿。而在未来的35年当中还会有2.4亿的人从农村进入城镇,事实上在未来的五年当中,可能还会有一亿会从农村进城。这也是根据“十三五”计划初步意向会实现的变化。

这种快速城镇化到现在为止一直支撑了经济高速增长,而且也让数亿人的生活更好。但是这个进程也并不是完美的,过快的城镇化带来了更多的不公平。同时也带来了越来越严重的环境问题。

尽管如此,中国仍然成功地避免了很多在其他正在进行或实现的快速城镇化经济体当中的弊病,比如贫民区爆炸性的增长。今天中国需要新的城镇化模式了,在过去的数十年当中是有四个要素驱动的,廉价劳动力、廉价土地,以及环境外部定价和不断增长的出口需求。

但是在未来,这四个曾经驱动城镇化的引擎不再靠得住了,随着中国的经济进入了新常态,GDP的增长也会越来越多地依赖于国内的需求,以及投资的更可靠、更可持续的利用。以及不断上升的劳动生产率。这也是我们要实现新型城镇化的新常态,城市的政策也要更好地反应这种换挡。

是什么使得城市变得成功呢?在过去几十年经合组织做了大量的与城镇相关的工作,包括对三十多个城镇化或大都市的研究。最近我们推出了两个报告,报告的名字叫做“大都市的世纪和城市管理”。大家可以在会场外面的桌上看到这个报告。

这些报告主要是给中国带来了与中国相关的建议,其中一个报告主要的结论就是随着城镇化逐渐成为现实,这种劳动生产率的增长将越来越不依赖于城市规模的扩张,而更多地取决于城镇化决定的质量。也就是说不再是意味着大城市怎么样增长,而是功能运作是否合理和顺当。

为了确保一个城市的功能是能够非常顺利执行、进行的,我们就要依赖于一些要素,包括做好交通运输和土地的管理。同时,在这儿我也要借此机会向北京王市长表示我的敬意,刚才您提到了北京市在这方面是做得很好。同时我们还要确保城市能够保持在一定合理的规模来进行治理,而且要尽可能减少行政的碎片化。中国是能够实现所有这些要素的。

这对中国意味着什么呢?包括了中国的一些经验,我们最近又发布了一个报告,叫做“国家城镇政策的回顾”,这就是针对中国的。我们也针对中国正在制订的“十三五”规划,提出了与城镇化相关的政策建议。

在这个回顾当中,我们得出了如下的结论:第一,中国发生的城镇化太多是伴随着极度碎片化以及不合理内部的互联互通,以及不足的公共交通相关的。因此我们建立公路网的时候应该更好地支持步行交通和公共交通,同时城市具体的密度也应该尽可能减到更小规模。这样才能使得城市变得更加绿色、更加可居住性。而且更加高效和包容性。

我们最近还有一个报告叫做“同舟共济实现包容性增长”,这也是我们为中国“十三五”规划制订做出另一个小小的贡献。我们是应中国发改委的要求,专门编制了这样一份报告。这就是针对如何实现中国的包容性增长。

在这个报告当中,我们提出了针对工业用地的土地规划,使得很多进城务工的农民工丧失了高质量生活的基础。他们离开了农村的土地进入了城镇,他们希望有更好生活的条件。我们还可以做得更好一些,如果说我们针对工业用地的比重能够减少下来,让中国的城镇土地当中工业使用的部分下降到接近经合组织国家的水平的话,我们可供住宅的土地将会增长70%。这就意味着有更多新的高质量住房可以造出来。

第二,劳动力市场的碎片化。当然这种碎片化是基于中国户口制度的,这一点必须改善。劳动力市场的二元化对于经济增长,或者对于公平公正也都是不利的。中国在2014年7月进行的户口的改革,应该说是里程碑式的改革。但是显然我们还需要做更多工作,来不断改善进城务工民工在大城市或超级大城市的生活处境,尤其是取消户口制度与获得关键城市公共服务之间的必然联系。

我想如果说农民工的孩子不能够获得很好的教育机会的话,这样的结果就是可能对这个国家和社会发展是非常严重的,因为对于一大批中国年轻人来说,因为他们受教育不足、没有得到很好的教育,这种长期的成本将是非常巨大的。

第三,政策协调,尤其是在大都市层面的政策协调将变得越来越重要。我在这儿也要祝贺王市长您刚才谈到的京津冀一体化发展,其实是正好是着眼于这一点的。现在很多地方政府之间的竞争做得很好、很强,但是却在地方政府之间相互统筹协调这一块的机构或机制显得比较弱。随着中国城市不断共同发展,成为一个巨大城市区的过程中,就需要有新的改革来更好地分配能力、功能。而且更好地将我们的金融资源和各个地方的责任相互匹配起来。

而且我们还可以在管理土地使用和交通运输的统筹协调方面做更多工作,尤其是在一个大的都市区之内的地方政府之间做好更好地统筹协调。

女士们、先生们,随着我们进入新的城镇化常态的过程当中,需要进一步加强我们在治理方面的统筹协调。尤其是在城镇政策方面,而且我们需要制订更加精确反应城镇现实的政策。城镇政策没有像中国经济那样快速发展,也没有像中国的城镇化那样快速发展也没有像中国社会快速发展,所以城镇政策需要迎头赶上。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5

相关搜索: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责任编辑:nathanhuang]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