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匡迪:“睡城”和自行车出行比例小是北京拥堵主因

以“新常态下的中国经济”为主题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5年会今日(21日)举行。在“大都市圈的发展与治理”分论坛上,第十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工程院主席团名誉主席徐匡迪院士表示,“睡城”和自行车出行比例小是北京交通拥堵主要原因。

徐匡迪称,北京的交通拥堵是全世界都有过的现象,拥堵是两个原因,一个是工作、住分离,这些新区基本上是卧城,就是白天到城区上班,晚上回去睡觉。还有自行车出行比例越来越小,在1986年的时候北京自行车交通上下班占62%,到现在只有15%。这个情况是造成交通拥堵的原因。

以下为文字实录:

徐匡迪: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上午好!我今天讲的题目是中国新型城镇化中城市群的作用。

人类进化史中,城镇化大概是有3000多年的历史,从奴隶社会、封建社会前期的小城镇5到10万人,发展到了上个世纪末、本世纪初有大量的核心的大城市。但是也形成了一个新的现象形态,就是城市群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的引擎。

大国的城镇化有几个浪潮,在十八世纪到十九世纪中间是英国的城镇化,用了一百年时间从20%的城镇化率到50%。美国是在19世纪末到上世纪中,也是用了90年时间从20%到71%。日本是东亚的一个代表,用了59年时间从18%到72%。前苏联在集体化的过程中,用了60年时间把城市人口从20%提高到60%。中国是用了30年的时间,就是改革开放30年从22%到50%左右,昨天发表的数字我们现在已经到53%了。

但是在发展过程中形成了若干的大城市,大都市圈是难以避免的,正是因为生产要素比较急剧、市场比较发达、就业机会多。但是有一个问题是耗时巨大的通勤交通,以公共交通为发达的东京为例,通勤和通学的时间每天平均是70.4分钟,是所有人,不是光开小汽车的,也包括坐地铁。城市运行成本非常高,平均车速在东京只有18.8公里每小时,低于日本所有城市平均35.3公里。这是60年代高峰时期东京的地铁的情况,就是每一个车门有两个工作人员往里推人,一个平方米要站9个人。

从上世纪中开始,美国首先提出来巨型城市逐渐被城市群取代。一直到2007年美国学者把美国的城市组合成10个大都市群,在世界上当时提出来就有7个城市群。以美国东北部城市群为例,不是在单一城市发展,而是从波士顿到华盛顿区域里面有十几个城市,其中有5个比较大的波士顿是高级科技产业和优质的高等教育,常春藤学校11所有7所在波士顿。纽约是金融商业和生产服务业,包括保险这些。华盛顿就是联邦政府所在地、议会、旅游和高技术服务业等等。在这样狭长地带里面,GDP在2020年就达到3万亿,超过了法国,接近了德国。这个是非常大的一个数字。

伦敦和英格兰东南部的城市群,也是二战以后伦敦就把工业和航运业都迁出去,强化分工,变单一中心成为多点网络化的城市群。强化了规划的延续,从1944年大伦敦规划以来,一直是坚持这个规划,就是每一个节点城市之间有大片的绿地来隔离。

巴黎从2008年制订大都市的大巴黎规划,强化延交通走廊、枢纽地区集中开发。首尔也是一个大都市圈的特征,比较明显的。韩国是50%以上的人就住在大首尔地区。为了这个问题,他们对首尔进行重组,就是2006年到2020年完成,重组是首尔和仁川成为拥塞群,是非常拥堵的地区。区内企业所得税和登记税提高三倍,我不反对你到首尔来,你来了要提高三倍的税。首尔政府也想赞成,负担起这个税收的就留在首尔。

经济带,除了首尔和仁川之外是靠近首尔地区的,允许建设一般的工厂和满足基本需要的办公科研、企业、居住的设施,这个地区的税收是维持原状。还有一个汉江上游是自然保护区禁止保护,保持原生态环境。

过去三十年中国的城镇化造成了中国东部三个城市群的人口快速集聚,其中珠三角人口增长速度在90年代是最快的,百分之六点多。到了上个世纪末、本世纪初,珠三角人口增长降下来了,长三角增长快。到了2005年以后,京津冀增长比较快,特别是天津和北京是全国人口增长最快的城市。

这三个地区,简单说占全国人口土地面积的5%,人口占全国25%,GDP占全国40%,这是一个粗略的数字。

以北京为例的交通拥堵是全世界都有过的现象,拥堵是两个原因,一个是工作、住分离,就业区域在中心城区,居住是开发了一些新区,只是住房的新区。这些新区基本上是卧城,就是白天到城区上班,晚上回去睡觉。还有自行车出行比例越来越小,在1986年的时候北京自行车交通上下班占62%,到现在只有15%。这个情况是造成交通拥堵的原因。

另外东部三个地区大城市和周边区域的空气污染严重,我们看右上角的图是华北地区,如果不是雾霾,把其他地区都放进去的话,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是一样的,雾霾是老百姓看到的。2014年1月份达到最高,连续14天空气污染达到6级污染。左下图是天气晴朗的时候看到城中心的故宫,左面是污染严重的时候。

新兴城镇化必须严格控制特大城市的盲目扩张,中国现在已经是大城市、特大城市最多的国家。在国际上大于100万人口就叫做大城市,但是中国这样的城市有36个。在100万到500万之间有214个,在500到1000万之间是75个,大于1000万还有13个,所以中国特大城市是特别多。

而中国的中小城镇是应该进一步发展,因为县域人口占全国总人口是70%。县域经济地区生产总值在全国是48.1%,可能认为新型城镇化的重点是中小城市。而把中小城市发展起来围绕着大城市。

2030年以前新型城镇化发展重点,第一个是京津冀协同发展,建设以首都为核心的世界级首都圈,而且把这个区域建成整体协同发展的改革心灵区。全国创新驱动增长的新引擎,还有生态修复和环境改善的示范区。尽管这个区域环境和生态情况不是很好,但是我们都有信心来修复和改善。

要做到这样首先是疏解北京的非首都核心功能,建设快速轨道上的京津冀协同发展区。这个区就是周边的一些城市要发展起来,疏解北京的非首都核心功能。高铁网主要服务于京津冀城市群对外快速客运联系,满足一级交通的需求,串联大型的综合客运枢纽。

2030年以前新型城镇化发展重点之二,就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城市群发展轴。中国中西部地区的城市化要延着丝绸之路经济带城市群发展,也就是同西安、兰州一直到新疆的城市带。开通欧亚铁路到满足中欧之间不断增长的重型货物的增长需求。铁路运输的特点是途径的国家比较多,比港口的海运要快,而且比航空要便宜。

2030年以前新型城镇化发展重点之三,就是长江经济带沿岸的29个中心城市群,这是从长江三角洲、东部沿海、上海、宁波、舟山港口,一直到西南腹地的城市走廊带。以长江的黄金水道为纽带的城市带。

最后结束语,经过三十年经济快速发展,中国的城镇化率已经超过50%。由于人口过于向要素市场发达的城市集中,主要是指北上广地区等等,使得特大城市并献县,主要是交通拥堵、环境污染、城市管理成本升高。发达国家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出现了城市带、城市群的现象,并且化解的经验值得我们借鉴。

从现在起到2030年,中国的新型城镇化的重点是“京津冀协同发展”,是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城市化,以及长江经济带城市群的发展。

最后,就新时期的城镇化,为什么说新型城镇化?它和过去三十年有什么不一样的呢?要以人的城市化为核心,是以人为本的城市化,要做城市群之间的分工、协同,要四化“工业化、信息化、城市化、农业现代化”融合发展。并且把生态修复和水资源保护、城市之间绿色隔离带的建设,放在城市群规划的首要位置。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5

相关搜索: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责任编辑:nathanhuang]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