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操纵金价 价格与美元的正相关性出现背离

谁在操纵金价

柏可林 摄

“也许没有直接证据,至少有一些线索”,近日美国司法部门和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再次启动对国际大型投行可能操纵国际金属交易市场的调查,丰业银行、巴克莱集团、瑞士信贷集团、德意志银行、高盛集团、摩根大通、法国兴业银行、标准银行集团和瑞士银行都在被调查之列。

职业起点从华尔街开始、现在投身国内第三方理财机构的程曦(化名)在一次私人会面中,当《国际金融报》记者问及国际投行操纵金价的可能性之时,这样答道:“是否操纵金价,根本不是一个问题,答案百分之百是肯定的,就看相关部门能调查到什么程度。”

对于大型投行操纵金价的调查,英国、德国、瑞士等国相关监管机构先前都有行动,最终都不了了之。

其实,不仅要对投行调查,还要对国际金价定价机制进行改革,特别是透明度缺乏的伦敦黄金市场,否则,类似调查并不能避免黄金价格“被迷雾笼罩”。

三大背离

黄金的财富储值功能未显现,黄金价格与美元的正相关性出现背离,与美国债务的正相关性也出现背离

春节假期,国际金价继续下探,期金外盘累计下跌2.72%,COMEX3月期银累计下跌6.43%。尽管2015年头两个月已经有17个国家相继宣布降息,然而金价并未得到提振。仅2月份,国际金价的下跌幅度已经超过5%。在全球普遍推行宽松货币政策的环境下,为何黄金的财富储值功能未显现?

另一个疑问是,黄金价格与美元的正相关性也出现背离。在过去两个月,美元指数间涨幅超过了5%,同期,国际金价跌幅不断放大。

“黄金和美元作为当今世界最重要的两种避险工具,从理论以及历史经验来看,涨跌往往具有较大的相关性。然而,这一规律早已被打破。特别是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金价与美元的背离程度越来越高,令投资者越来越难看懂。”一位银行交易员曾这样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

第三个疑问是国际金价与美国债务的正相关性也出现背离。Bullion管理集团的首席执行官尼克·巴雷谢夫指出,2012年美国债务和金价之间的正相关性高达97%,此后受到操纵影响开始出现分离,金价走低,而美国国债走高。“如果回到过去20年的相关水平,目前的金价应该在1800美元/盎司左右,而不是1200美元/盎司的水平。”他说。

认为国际金价被操纵的不只是尼克·巴雷谢夫。研究机构Fideres的分析称,“2010年1月至2013年12月间,全球金价在50%的情景中是被有意操纵的。”

金价的疯狂开始于1968年。那一年,金价为35美元/盎司,此后一路上升,从1968年到1980年,黄金价格从35美元/盎司一路飙到850美元/盎司。随后渐渐低迷,1999年8月26日,每盎司金价跌至251.9美元,创下20年来低位,在底部横盘两年后,于2001年再次发力上攻,于2011年9月6日见顶,达到1923.2美元/盎司,出现了又一轮历时10年的黄金大牛市。之后,金价开始震荡下跌,过去3年半的时间,国际金价下跌幅度已逾37%。

“国际金价从2001年重启新一轮牛市的触发点是美国遭遇恐怖袭击,此后发生伊拉克战争以及伊朗核危机都令市场避险情绪高涨,避险需求促使国际金价不断上涨。同时,市场对黄金的需求不断扩大,也刺激金价水涨船高。”程曦指出,“2008年之后,金融危机爆发所引发的避险情绪,则进一步刺激金价加速飙升。然而,自2012年开始的金价突然间暴跌的确至今令很多人都不解。尽管,有各种各样的理由及分析来试图解释金价为何进入熊市,然而目前全球大局却是,经济增长缓慢乏力,地缘政治风险不断加剧。”

根据纽约大学史登商学院教授罗萨·兰蒂斯、穆迪常务董事艾伯特·梅斯联手草拟的研究报告,伦敦黄金定价恐已遭相关银行操纵长达10年。这份报告显示,2004年-2013年期间伦敦下午盘定价时段经常出现现货价大涨大跌的现象,其中有6个年度是跌(超过2/3的几率)多于涨。单就2010年来说,定价时段出现大跌的几率高达92%。

两股势力

能够参与操纵国际金价的绝不仅仅只有大型跨国投行,央行既可作为空头合同的履约标的,也可以打压黄金价格以帮助维持空头仓位

如果国际金价被操纵,那么主谋者是谁?大型跨国投行再次成为众矢之的。

2014年7月25日,美国投资者斯科特·尼科尔森向曼哈顿联邦法院起诉汇丰、德意志和加拿大丰业3家银行操纵金银价格。原告指控称,从2004年1月1日开始,被告独自或联合起来密谋,通过伦敦黄金、白银定盘价操纵黄金、白银及其衍生品价格,这种行为使得他们提前了解市场走势,并从中获利。

早在2010年12月21日,伦敦金属交易所(LME)就发布报告称,有一个交易席位在LME的铜持仓量占到了总量的80%-90%,这样的持仓量相当于全球所有交易所注册的铜库存总量的一半。业界猜测这个席位为摩根大通所拥有,但摩根大通随即作出否认,不过并没有给予进一步解释。

除了铜价格外,摩根大通还被指操纵白银价格。2009年11月,一位前高盛金属交易员致信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举报摩根大通操纵白银和黄金市场的行为。此后不久,他又于2010年3月25日在黄金反托拉斯行动委员会网站上公开了他与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之间的十数封通信邮件。

另外,自2010年3月份以来,华尔街独立金融博客撰写人Zerohedge也连续发表多篇文章,指控摩根大通操纵白银市场。当年10月底和11月初,来自纽约和佛罗里达的两位交易员则直接将摩根大通告上法庭,称后者操纵白银市场,导致自己在白银交易中蒙受损失。其中,佛罗里达州交易员在起诉书中表示,摩根大通的交易员亲口告诉线人说摩根大通在操控白银市场,还吹嘘操控价格给他们带来丰厚收益。

然而,能够参与操纵国际金价的绝不仅仅只有大型跨国投行。大型储金银行、制定伦敦黄金定盘价的定盘商甚至各国央行都有可能操纵金价。英国前首相布朗就曾被怀疑操纵金价。1999年至2002年,布朗做了一件极为蹊跷的事:以最高296美元/盎司的极低价把英国绝大多数的黄金储备给卖了。

根据英国当地媒体报道,事情的缘由是这样的:1999年高盛银行的大宗商品总裁Gavyn Davies找到英国财政部,说明包括自己在内的好几家大到不能倒的银行积累了十分巨大的黄金空头头寸,如果任由黄金价格攀升的话,这几家银行极有可能资不抵债,引发全球金融体系崩溃。布朗接下来就向全世界宣布要卖黄金储备,黄金价格应声下跌。一般情况下,大规模卖黄金储备时应该低调,以免纳税人的利益受到损失,但布朗却不按常理出牌,结果那些大到不能倒的银行在黄金空头上大发横财。

在黄金空头上,这些大型投行和政府包括央行在内的利益是一致的,毕竟黄金价格是现代法定货币体系的阿喀琉斯之踵:法定货币是以信心为基础的,如果黄金价格攀升过快就预示着人们对货币的信心出现动摇,这样一来央行就很难控制流动性和通胀目标了。

大宗商品期货市场是一个高度杠杆化的市场,过去21年的数据表明,在这个市场里只有黄金和白银在价格攀升时空头头寸敢于急剧扩张,好像他们不怕巨额亏损一样,而央行可以把自己的黄金储备投入到市场,既可作为空头合同的履约标的(一般情况下只有1%左右的黄金空头合约要求履行合同),也可以打压黄金价格以帮助维持空头仓位。

一个阴谋

伦敦黄金定盘价通常在五家银行每两天举行一次的电话会议开始时有上涨或下跌,在会议结束时停止上涨或者下跌,然后开始剧烈的反向运行

那么,这些机构究竟是如何操纵黄金、白银等市场的呢?

截至目前,全球范围内有多个黄金交易市场,但纽约商品交易所的黄金期货价格以及伦敦现货黄金价格是市场中最重要的两个价格指标。

伦敦黄金定盘价规则是从1919年开始的,而伦敦每日的黄金定盘价影响着价值20万亿美元黄金市场的交易。

“伦敦黄金定盘价被操纵的可能性很高,而且操纵这一价格的技术难度并不大。目前,伦敦黄金定盘价的定盘商只有5家银行,只要参与定价者达成默契,那么定盘价自然就会朝着他们希望的方向走。”程曦指出。

伦敦黄金市场五大定盘商分别是:汇丰银行、加拿大丰业银行、巴克莱银行、德意志银行、法国兴业银行。Fideres的研究发现,伦敦黄金定盘价通常在这五家银行每两天举行一次的电话会议开始时有上涨或下跌,然后在会议结束时停止上涨或者下跌,然后开始剧烈的反向运行。这一模式可能是这些银行操纵“共犯”的证明,“这表明了这些银行以一种策略来推动金价,很可能是在会议召开前就决定了,这是为了他们从已有的持仓或者待定订单中获益。”

2012年2月1日,在定盘价确定前金价突然从1678美元暴跌至1665美元,但3点钟定盘价窗口期间,金价开始收复刚才的跌幅,定盘价结束之后,金价又进一步延续了涨势。

“金价表现中有一半的情景是非常可疑的,定价窗口期间金价的异常波动暗示,金价极有可能受到操纵。”Fideres的合伙人阿尔伯特·托马斯说,“如果你考虑政策市场因素的话,这是不应该出现的。”

阿尔伯特·托马斯去年7月在英国议会财政部特别委员会作证时指出,整个金价订价过程是有漏洞的,因为资讯会持续外泄给交易商以及客户。他说,基本上整个订价过程很有可能引发内线交易,因为外界无法进行稽核且数据也不透明。

汤森路透金属研究预测部主管Rhona O`Connell也在作证时指出,参与订价的银行可能有利益冲突嫌疑,因为他们一边帮客户买卖、一边又替自己交易。GoldMoney的研究主管Alasdair Macleod补充说:“当银行定下价格,他们所拥有的优势就是他们知道自己口袋中有多少订单。很可能他们是在玩弄系统。”

同样,纽约黄金期货价格同样被质疑遭到机构的操纵。目前,纽约黄金市场是世界上最大的黄金期货集散地。纽约商品交易所(COMEX)本身并不参加期货的买卖,仅仅是提供一个场所和设施,并制定一些法规,保证交易双方在公开、公平的原则下进行交易。在纽约交易的所有黄金都必须在纽约交易所里通过公开喊价的方式进行成交,买卖者有机会以最佳的价格成交。

“参与COMEX黄金买卖以大型的对冲基金及机构投资者为主,而且大多数参加者并非追求真正到期的黄金交割,而是更多地通过合约买空卖空进行牟利。几家主要的大型银行始终占据着绝大部分的多头或空头合约,形成寡头垄断。”程曦说,“只要少数几家银行垄断交易量,自然就能操纵金价。”

两起调查

美国司法部已经向汇丰其寻求了相关文件,其他受到调查的公司包括巴克莱集团、瑞士信贷集、德意志银行、高盛集团、摩根大通、法国兴业银行、标准银行集团和瑞士银行

日前,有消息指出,美国司法单位目前正就至少10家大银行可能涉及操控贵金属市场行情展开调查。美国司法部反垄断部门的检察官正在审查伦敦金、银、铂和钯的定价程序,而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也已经启动了相关民事调查。这些机构已经发出了初步的提供信息要求,其中包括汇丰控股近日在其年报中披露的CFTC向其发出的一张与贵金属交易相关的传票,要求该行提供贵金属交易相关资讯。

汇丰控股称,美国司法部去年11月份向其寻求了与这宗反垄断调查相关的文件。该行称,两家机构的调查“处于初步阶段”,其他受到调查的公司包括丰业银行、巴克莱集团、瑞士信贷集、德意志银行、高盛集团、摩根大通、法国兴业银行、标准银行集团和瑞士银行。

此次,美国司法部门以及监管机构在力争完成汇率操纵调查的同时,再度调查全球最大的几家银行是否操纵金银等贵金属价格,外界普遍预测,调查很有可能找到足够充分的证据来证实银行操纵黄金、白银等贵金属价格,进而提起诉讼,尽管完成调查所需要的时间可能并不短。

ETF的最大供应商之一ETF Securities经销部门主管马特·约翰逊预计,如果证实了有机构密谋操纵金价,要是投资的产品到期价取决于这类定盘价,这样的投资者可能受到严重影响。

阿尔伯特·托马斯表示,养老基金、对冲基金、商品交易顾问和期货交易员最有可能因此蒙受损失,许多这类组织“肯定准备“提起诉讼。美国律师事务所Labaton Sucharow的合伙人格雷戈瑞·阿齐奥拉认为:“投资者有理由担心。他们密切关注此事,如果调查到了某些东西,出现全球性的起诉,我也不会意外。”

如果银行一旦被证实合谋操纵金价,来自投资者的民事诉讼会非常多非常棘手。相对来说面对来自监管机构的指控似乎更容易解决,结局无非就是和解而已,银行所付出的代价也就是又一笔赔款。

一团迷雾

先后有多个国家的监管机构对金价问题发起过调查,大都不了了之,而且截至目前,监管机构对于黄金市场整个定价机制的改革总是缓慢得几乎让人看不见希望

其实,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于2008年9月首次宣布调查“白银市场存在不当行为的指控”。2010年,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委员巴特·切尔顿(Bart Chilton)表示,相信存在以“欺诈”手段“不正当控制”白银价格的“做法”。然而,美国监管机构没有找到足够证据以支撑法律诉讼,美国也结束了已经为期4年的调查。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5名委员并未就这一轮调查作出任何定论。

其他国家相关监管部门对于国际金价确定过程的调查也早已启动。英国和德国的监管部门在经过一番调查后,并没有发现金价被操纵的充足证据。然而,找不到证据并不意味着金价就没有被操纵。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FCA)2014年5月重罚巴克莱集团2600万英镑,因该行某位选择权交易员涉嫌操控伦敦黄金定价。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BaFin)就德意志银行涉嫌操纵黄金、白银定盘价展开调查,该行在2014年1月退出了黄金和白银定盘价。2014年11月,瑞士监管机构FINMA与瑞银集团就后者操纵Libor(伦敦银行间拆借利率)一案达成和解。据悉,瑞银上缴的1.34亿瑞郎的罚款中已经包含了贵金属交易问题。

但是一系列处罚并没有真正净化市场,“对于整个定价机制的改革总是缓慢得几乎让人看不见希望”。“伦敦黄金市场是非常不透明的。”英国黄金矿业服务公司在1996年写道:“场外交易市场的其他优势是其保密性且透明度缺乏:交易可以在私下进行,可以躲避其他市场参与者、竞争对手、监控者及分析师的注意!”据估计,伦敦黄金市场多达95%的场外市场交易都是未指明的,黄金专家保罗在2009年写道:“这个课题是被笼罩在迷雾中的”。

(付碧莲)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责任编辑:divohuo]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