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话股市:A股颠簸 谁该为119暴跌负责?

相比1月19日的暴跌,恐怕1月20日的大涨让周一割肉的投资者更为心疼。

沪指近日再度走出“颠簸”行情,本周一在两融业务监管利空的打击下,沪指大跌6%,当晚证监会紧急回应,本周二沪指稍有企稳。

在投资者的吐槽中,谁要对市场波动负责成为焦点,压力很大的市场各方纷纷摆出澄清姿态。

证监会周一连夜安抚投资者,称虽然对12家不听话的券商采取行政监管措施,但依然旨在促进融资业务规范发展,而对于没有50万但已经借到钱的投资者也不会强行平仓。

一众券商也表示无辜,中信证券招商证券等多家券商当晚回复,称并未收到监管层任何通知和函件,这一规定只是个别券商昨日的自行约束和调整,与监管层无关,其他券商也暂未跟随。海通证券则称暂停两融对公司利润影响比较小。

还有,周一中信证券大股东“踩点”减持被称为是券商股暴跌的推手,但中信证券就此发表声明称,大股东的减持为正常经营行为。

那么谁才该为投资者1月19日的心碎负责呢?经过排除法发现,似乎所有线索都指向这个——投资者过度解读消息,夺路而逃产生踩踏事件。

这个解释可谓情理之中。作为典型的政策市,长久以来中国股市宏观经济之间并非简单的线性关系,趋势常有背离。在多年的资本市场发展历程中,2006年到2007年经济周期驱动的牛市堪称罕见,但多数时候,A股市场的涨跌是由资金跟随政策而动。

因此,在A股市场中,解读政策无疑是非常重要的工作。此前市场有“跟着新闻联播炒股”、“炒股要多读书多看报”等有幽默感的段子,而2014年以来,投资者从军工概念、新疆地域概念炒到“一带一路”,以前挖掘成长性的手法正在失效,只有每天蹲守《新闻联播》,认真研读政府工作报告的人才能屡屡踏准市场热点。

本来就是政策市,政策的效应还被两融、伞型信托等放大器给放大,所以无怪乎投资者会对关系到资金面的两融如此敏感,别忘记了,本轮疯牛行情更是从降息开始。

不过让投资者误会的各位似乎也不能撇清所有关系。市场关于两融的敏感是可以预见的,此前2014年12月,曾有传言两融业务将有窗口指导,当时沪指曾经大幅下挫。

当然,屡屡让投资者“误会”的情况并非故意。证监会主席肖钢在2013年就提出,证监会在市场化职能改革要扮演“小拇指”的作用,把证监会职能切实转到维护市场的公开、公平、公正,维护投资者特别是中小投资者的合法权益。

可以预见的是,未来这种“误读”产生的踩踏风险仍有,目前伞型信托依然是悬在投资者头上的一把利剑,所以下一把剑下来的时候,监管层请轻一些,而投资者也务必要淡定一些。

股市补习班:伞型信托是下一个雷吗?

伞形信托是单个股票账户资金够300万以上,即可签约参与优先级资金融资的工具,根据个风险偏好选择1:1、1:2、1:2.5等,最大1:3的资金杠杆比例,选择二级市场中股票、基金、债券、货币等交易标的独立操作,自担风险。直到在约定的6个月或者1年后将借来的钱还给机构。伞型信托具有期限灵活,融资快捷、高杠杆、低成本的优势。

2014年12月,证监会开始去券商机构的两融业务进行排查,同为杠杆资金来源的伞形信托也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之一。甚至被认为是会接下来冲击市场的另外一只靴子。伞形信托的杠杆率最高可达1:3,而融资融券的杠杆率多为1:1,伞形信托杠杆率远高于融资融券业务。

伞形信托的风险有三,一是其高杠杆性对股市的大幅震荡具有推波助澜的作用。高杠杆融资后,信托公司会通过设立警戒线和止损线来保证优先级银行理财资金的安全。但一旦发生风险,投资者将随时面临追加保证金和强行平仓的风险,市场的一点波动也将对个人账户产生更大的影响,市场下跌时,高杠杆客户基于对风险的把控也更容易卖票,而大量的卖票后形成更大抛压,从而进一步加速市场下跌,如此形成的恶性循环必然加剧股市的动荡;二是一旦发生爆仓,一损俱损。伞形信托成立后,如果在劣后级持股集中度较高的情况下,一旦发生跌停卖不出去的现象时,劣后级首当其冲承担风险,优先级理财资金同时受到威胁,尽管信托公司不担负责任,但也要承担向劣后级讨要优先级资金的责任。且对于信托公司而言,伞形信托的费用并不高,若出现以上情况,便是麻烦事不断、得不偿失;三是“游资”倾向明显。在劣后级投资者中,不少客户的想法是“赚一把钱就跑”,“游资”倾向较为明显,正因如此,有不少伞形信托的计划存续期仅为半年。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腾讯证券(微博)微信公众号:qqzixuangu

白话股市:A股颠簸 谁该为119暴跌负责?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责任编辑:dianaxiao]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