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桌讨论四:传统企业如何借助大数据转型

圆桌讨论四:传统企业如何借助大数据转型

腾讯财经2014年11月14日讯 英国《金融时报》2014年度中国高峰论坛在京举办,腾讯财经最为媒体合作伙伴对会议进行图文直播。图为圆桌讨论四传统企业如何借助大数据转型环节现场。

以下为发言实录:

论坛的主持人是英国《金融时报》亚太执行总裁麦安琪,嘉宾是CJ集团中国区总裁朴根太,爱康网创始人张黎刚,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胡明,百度国际传媒部总监郭怡广。

麦安琪:很高兴这里的嘉宾,他们的企业都是特别赚钱的企业,好几人都在讲,不管是学术界,政府也好,分析员,股份也好,但是在这里,这些真的是数字转型的见证者,所有的在座的各位,都是有因为数字化必须转型,比如百度,结队是一个数字的先锋,有一些是互联网的处女,所以我们等一下可以讲一讲过度。马克把一个企业做成了服务的平台,我们可以讨论一下,CJ集团几年前就做互联网,利用互联网的灵活性,就像华谊兄弟收入大幅度的增长。通过把新和旧整合。两个企业有非常大的发展,我为了来到这里,因为我是一个126岁的,而很多的情况下,我们只有一个产品,就是报纸,而我们的行业绝对是被这个数字化影响很大的,但是新的技术也给我们金融时报一个机会,那就是我们可以获得更多的用户,通过互联网,当时FT现在的用户比以前多得多,我们比原来拥有更多的竞争者,有更多的企业要眼球,要广告,所以整个的市场从来都没有如此这么困难,如此这么的人山人海,这个可能是等一下嘉宾会谈到的。

现在已经是数字时代,已经是新常态了,朴先生能否讲一下关于CJ集团如何从一个食品和娱乐,现在成为了娱乐和游戏的企业。

朴根太:首先要感激《金融时报》对我的邀请,我们是韩国最大的,原来是三星集团的母公司,1953年成立的时候,是最早生产白糖和面粉,还有韩国最大的食品公司,以后逐年和三星集团分开独立经营四个产业,一个是食品,外事餐饮,第二是生命科技,医药,第三是CGB,第四产业是…

开始的时候我们有很多的传统行业,然后我们转型做一些数字的业务,我们现在正在跟随趋势,所以我们从原来的食品,服务,转型成为娱乐媒体,还有移动游戏的公司。

互联网改变了很多,互联网也是顾客的卖点,我们以前是商店卖的,以后年轻人可以不用去商店,可以到网上购买,这样的改变,我们是这样努力,我们集团是根据现在年轻人喜欢的方式,喜欢在哪里,我们进行研究,以后是我们韩国最大的游戏公司。

麦安琪:所以人们现在都会看你的电影,玩你的游戏,上网的时候还买你的东西。张先生,技术使得你可以进行一些医药的业务,给公司和个人,您是十年前做了一个企业,未来将会如何发展。

张黎刚:爱康网开始是一个B2C的网站,第二年开始进入B2B的往年,很短的时间转为健康体检,我们是通过PC进入这个领域,我们作为互联网公司瞄准体检行业,革了体检行业的命,使我们成为业内收入规模最大的,从现在的挑战来说,互联网变移动互联网了,当移动互联网到来的时候,我们最担心的是我们自己被革命。我们现在更多的是说到底在看BAT公司到底会怎么进入我们的领域,对我们的威胁,还是说可以合作着往前走。我们最为担心的是如果BAT进入这个领域以后,影响到我们客户的使用服务的手段,我们觉得是会担心的。BAT公司是互联网公司最大的杀伤力,就是控制客户,一旦控制客户,传统的企业在价值链当中继续往后会失败的,会影响利润率,我们看到了行业的挑战,但是我们认为还有机会。今天每天讲商业模式,讲互联网思维,互联网思维有一个前提,要把流量嫁接,资源不能是过剩的,如果过剩流量是没有用的,我们认为互联网没有那么悬,第一是能否使用户变为客户,第二、这些公司用免费的软件,用户不是客户,客户是广告商,也就是中国所谓讲的要给羊毛出在猪身上,互联网逻辑是两个,看的人不花钱,要找到,医疗领域当中互联网是没有成功的商业模式,但是我觉得移动互联网来了以后,可能会改变这一切,这就是我们在这样的关键点,我们爱康也在说怎样重新回到这个平台公司,重新把爱康变成一家平台公司,而不只是一个线下服务公司。

麦安琪:你的公司是怎么样的,原来是一个传统的媒体公司,现在又搞分销,由搞游戏,这个过程是怎样转变的?

胡明:华谊兄弟今年庆祝了自己20周年的生日,从1994年到2009年,我们是完全的没有触网的,完全是刚才您讲的,我们是一家传统的影视公司,但是在五年前开始进入到线上娱乐的领域,特别是在游戏领域,今年6月份宣布自己成立互联网娱乐事业部。把华谊兄弟分成了三大业务板块第一是影视娱乐,就是传统的电影电视和娱乐,第二是品牌授权和实景娱乐,第三是互联网娱乐。我们会为用户在线上主流的娱乐方式,比如打游戏,看视频,听音乐,提供服务,并且要负责连接,把用户从在线连接到线下,就是大家聊得非常多的O2O的功能,我们跟20年的现象真的是非常大,但是我觉得万变不离其宗,我们都是为用户娱乐服务的。

Dell:五年就会有很大的变化,你们的收入占比多少是线上的?

胡明:今年可能来自线上的娱乐,互联网娱乐的利润,大概今年会占到百分之二三十,但是可能明年来自互联网娱乐的贡献会超过50%。

麦安琪:这个过度蛮快的。

胡明:是的。

麦安琪:百度公司也是互联网的先锋,跟我们讲一下你们的线上线下是怎么样过度的,互联网如何改变你们业务的。

郭怡广:线上线下的确有一些变化的,像百度这样传统的公司,百度公司很大一部分收入是来自线上,一部分是来自线上的广告,从线下来讲,也有一些收入,我们尽量的去驱动客户,能够使我们的互联网平台更好地为他们服务,看我们的产品大家可以知道,我们的产品有商业的活动,除了商业模式我们是要针对客户提供更多的满意的服务。而且希望我们的产品必须理想,对于他们来说,我想谈一下线下,对百度来说也是有可能的,比如说在两个方面来讲,搜索引擎只是一个方面,另外是地图,搜索引擎差不多我们每天有7800万的用户,看百度和搜索引擎每个月的量可以算一下,还有百度地图,从搜索引擎74%是相当一部分的进行相关的搜索,还有搜索地图的,从第一次来讲,我们销售一些所谓网上的交通信息或者是服务。这个占比的确是很大的,在二季度我们有一些国家的假日收入也是很可观的,看到9月份又推出了一个新的产品,也是为了更好地连接客户,如果你是一个公司,假如说你去吃海底捞,搜索海底捞三个字,实际是搜索引擎和百度网上,就可以获取相关的一些内容,然后在海底捞还可以定座,还有其他的一些选择。人家很奇怪百度提供这种服务,我们是9月份推出的,推出了以后,我们看到了订购是多少呢?45万。在6周之内这么多人上搜索引擎定这样的内容,在中国看传统的业务,他们非常的愿意去寻找新机会,他们对这种市场的发生的变化,是热衷度很高的,当然了也有传统的观念,我也看到了他们愿意寻找新的机会。从互联网的角度讲中国市场是很大的。

麦安琪:听上去是蛮高兴的,中国的互联网市场是很大的。举个例子来说吧,我们听说好像是25%的从互联网进行相关的订购,也有交通方面的服务内容,对我们来说也是这样的,我们有一些高管经常跑这跑那旅行,你们怎么样,电话或者移动互联网的业务发展怎样?

朴根太:互联网的移动平台对我们来势是非常重要的比如说过去这种移动的互联网很少用,之前是这样的,比如要发E-mail,当时是不可能的,但是现在有了电话以后,就可以移动互联了,收发邮件都可以了。我们看到很多的信息,通过移动互联都可以获取,同时我们看到这样一些相关的发展,比如说通过移动互联网的方法,一些数据和咨询,社交的活动也可以进行互联互通了。有一些内容平时没有时间看,周末还可以赶上吗,有时间可以来看一看,当然了客户群不一样,这是一种趋势,我们怎么样赶上这个趋势的发展,移动互联网来讲,我们自己看到在韩国这个公司是韩国最大的一家游戏公司,我们看到他们玩游戏的业务量和收入是非常大的。

张黎刚:爱康的收入来自于体检,现在用移动平台的应用是比较有限的,去年大概有270万人用爱康体检服务当中,30%是网上预约的,还有30%是通过电话中心预约的,40%是通过包场的方式做的。体检报告,大家知道在爱康做体检以后,报告一出来会给大家发短信,大家从事网上下载报告,有40%左右的人看报告是通过手机,或者是通过互联网看的,现在直白的讲我们移动端开发应用不多,最近马上成立爱康移动服务公司,从BAT公司招了最厉害的技术人员加入我们公司,还需要给我们差不多半年的时间把平台建设起来,半年或者一年以后,只要在爱康做了体检,一年当中就各种指标可以在爱康的平台上看,体检不是一次性的,这个服务作为爱康的开始。不管怎样这个入口不够大,我们讲互联网策略几百万的人群太小了,几百万人群是针对体检以后的指标化管理,我们会这样做。我们在医疗领域中的应用,包括刚需的应用,比如挂号方面,中国13亿人口,平均每年看5次病,差不多60亿次的门诊量,爱康会重新回到这个领域,9年前爱康是中国最大的挂号服务公司,只是没有商业模式我们把这块服务停掉了,但是我们的商业服务还在,除了体检服务之后我们还会重新回到挂号,我们会服务千万级,亿万级的人口,我们会打开更多的入口,让更多的人使用爱康的服务。

麦安琪:现在市场份额你占了多少?

张黎刚:提前行业中85%的份额是公立医院,15%是私营医院,600亿的市场15%在私营医院,我们去年做12亿人民币,今年的预期增长40%,爱康在私营的体检占比是12.3%,第二名是9%,我们保持第一名,2011年收入规模行业排列第一名,绝大多数中国互联网公司的体检都是爱康做的,包括BAT,携程,大多数可以想到的都是爱康做的,我们也会给BAT做一些小贡献,虽然我们的市值跟他们比差很远。

麦安琪:谢谢。你们公司的业务模式变化大吗?

胡明:我们公司业务模式变化也是很大的,今天移动浪潮已经实质性的改变了中国电影营销和发行的方式,过去我们电影的营销主要是通过线下活动,以及跟各种各样的媒体合作,这些媒体包括娱乐和大众的媒体,以及电视节目进行合作,今天就是电影整个的传播方式,我们会估计从触达用户,80%是通过手机端,我们会做线下的活动,像首映礼,见面会,但是这些活动能够触达到观众的路径,现在都是已经在线上了。包括前天双十一光棍节,好像跟电影没有什么关系,但是我们在这一天会预卖爱情片的电影票,叫《撒娇的女人会好命》,我们会在手机上组织女孩来撒娇,撒娇会得到很多的礼物,整个电影的营销已经完全是通过移动端来传播。除了市场营销之外,在整个电影票的销售方面,我们因为也是今年自己有了手机票务销售公司,卖座网,跟主要的互联网的平台有合作有自己独立的APP,有跟百度等一些互联网企业做电影票销售的合作。根据我们从这边看到的数据,几乎50%的电影票是从手机上卖出去的。应该说已经实质上改变了中国电影营销和发行的方式。

郭怡广:刚才提到手机上电影票的营销,这个事情在中国蛮现代的,用百度的有一个搜索引擎,是一个关于地图方面,摄影方面搜索的方法,可以选择电影院具体的座位。再举个例子,百度有一个地图搜索,搜索之后可以找到你在什么样的方位,可以选择什么样的戏院。这些尝试都是线上新的发展。

麦安琪:再谈一下社会媒体的,我们的客户有的时候也聊一聊,我们在中国和英国也有一些客户,在社交媒体也有投资,我们也搞不清楚这些人应该花多少钱才能在市场上成熟,当然也有一些前期方面的问题,有一些实践方面的活动要经历,我想问一下你认为这些公司如果要经历这些尝试应该怎么做?

郭怡广:百度也有一些公关的活动,我们这方面个人有一些经历,有一些事情经尝试最后的结果还是很满意的,大部分的企业也想做一些社交媒体,但是他们没有准备好,他们是有一些新的概念已经在脑子里了,但是从品牌建设来讲,他们还是没有准备好的,因此他们可能有的时候对他们来说是一种渠道,他们也有一些所谓的抱怨,还是有一些缺失的东西,从品牌建设来讲大部分的公司还没有准备好。我不清楚也为什么对这个那样感兴趣。

麦安琪:我想是因为变化快。

郭怡广:聆听是很重要的,所有的品牌都应该聆听,在社交平台上就是应该要聆听。如果说你要利用这个社交网站推动自己的话,真的是得好好的想一想。

麦安琪:问一下其他的嘉宾,社交网络对你们来说是好外吗,是有用的营销渠道吗?

张黎刚:在座很多朋友一定用过爱康服务,我相信会发现有待于提升的地方,可能抱怨的地方比较多,全世界有名的公司,GE,IBM都是我们的客户,你们公司为你们买单的钱低于你们想象的钱,你们来了抱着很高的期望值,但是付给我们的钱只是一点点,如果到旺季人还不多我们就会亏损了。我们三年前做到爱康没有小户,我们做到任何业内客户投诉马上可以找到他,并且解决问题。很多对我们流程的修改,也是因为客户骂我们,举个例子,有一个人在互联网上挺有名的,叫白鸭,开了口袋通,在杭州,有一次到我们体验中心想买卡给父母,打电话没有人接电话,他的办公室离我们很近,他走过去了,一去看的门都关掉了,就在微博上破口大骂。我们认为一家服务性的公司应该电话永远打得通的,不能打不通,被骂了以后,我们建立了一个4008的号码,不在媒体中心单独的号码,都是008号码,给每个体验中心分支号码,只要打电话三声没有通,他就回总部,所以我们只要电话响起来就赶快接起来。还有一次中国最有名的媒体人之一,有一个很骄傲的太太到我们体验中心里,问我张总,你们体验叫不叫名字的,说有一次带我先生去体验中心,上面名叫出来,我们就跑掉了,后来我们就改了,张先生,王女士008,009号。有一个地产界很有名的人过来做体检,也有明星过来做体检,会戴帽子遮挡一下。

麦安琪:这是非常好的营销战略。

张黎刚:我们经常是被客户骂了以后,我们改得最快,任何一条马我们的微博微信,1小时会发到我,到分管院长,区总裁都会看到,如果是态度不好我们会改变,如果是体系的问题我们也会改变。中国是这样的,社交媒体上中国人永远是只骂,很少表扬的,美国除了骂也会表扬,我们真正被表扬的时候真的很激动,因为大多数的时候是被骂。所以说服务性的公司多数是被骂出来的,现在的体检不玩,为什么不好玩呢,体检之后再听不到了,我们下一步准备做的事情,百度有几万员工都在我们这里做了,百度最近在我们这里排大数据,我说你们员工要相信这一点,如果百度的员工自己都不相信,不要告诉我百度要把医疗大数据应用,你们几万员工,4万多,都在爱康做了体检,我们下一步准备马上创造健康指数,帮百度4万多员工,第一名到最后一名健康排名,排前五名还是后面的几名。

BAT都是我们的客户,我们就让百度比一比其他的BAT公司,健康和BAT比一比是什么状况,我们要给互联网公司对员工不重视的企业增加预算,给员工更多的健康。戴手腕很多戴两星期就不戴了,我们说戴了以后这样的,我们比一比百度在北京的员工和上海的员工谁更健康,每天走得路比一比,第一名到最后一名,部门比,城市比,我们把不好玩的东西变成好玩的东西,对人来讲从来不会分享我多重,但是女孩子会说我怎么减肥的,控制体重了。在座的中国人对很多隐私是既在乎也不在乎,有一些人难为情一些人会不难为情。

麦安琪:你今天要给我们分享一下吗?

张黎刚:我已经43了,还没有到50岁。所以说要把不好玩的东西变成好玩的东西,有一些人愿意分享就去分享,有一些人可以不愿意讲愿意看,我认为未来的一年中,从我们自己公司开始,我们很快会把一个很枯燥的,让大家很害怕的体检服务变成好玩的东西,给我们点时间,我们在开发团队,从几十号人到一百号人,百度的BOT很贵,但是我们认为还是值得投资的。

胡明:社会化媒体最早出来的时候,娱乐行业的明星是最早会参与的,比如说我们的艺人姚晨,至今是微博女王,我会觉得娱乐公司在刚刚出来时候这样看,今天我们会看成是一个我们触达粉丝,并且改变了粉丝怎么去喜欢明星的方式。我们在一个互联网公司上做了一个产品,叫星影联盟,是最大的生活服务帐号,有超过1亿的用户会在这个上面。这个产品为什么不到10个月的时间能够用户数过亿呢,是因为在这方面不光是单向的看明星有什么消息,明星有什么新闻,而是粉丝可以在这个上面可以发表自己的观点,也可以发起一些众筹的任务,组织其他的粉丝一起来参与,来共同的执行。所以现在的趋势,我们就希望利用今天社会化媒体这样一个平台,能够把粉丝组织起来,然后让粉丝可以当家作主,也会让粉丝成为一个有粉丝的人,因为他也会有人来粉他,喜欢他。

刚开始是很微妙的变化,但是到后来,今天会看到做了这个产品,因为有上亿用户之后积累了很多数据,我们会发现在这个平台上,最受欢迎的是三个小男生,TFBOY,三个十几岁的小男生,是拥有最多的粉丝,会觉得粉丝的参与逐渐改变明星形成的路径,改变明星发展的阶段和不同的价值。

麦安琪:你说的这些男孩,是明星吗?这些孩子有什么特别之处。

胡明:三个小男孩属于网上的用户特别喜欢的,属于更加年轻的,因为十几岁,有年轻的用户喜欢,非常有活力,中年的女生也喜欢。

麦安琪:你自己有多少个关注的人,有多少粉丝?

郭怡广:微博上大概2万吧,微信我没有公众帐号。

麦安琪:他以前是摇滚明星,所以我就问他。

朴根太:刚才我介绍了,我们有很多产业,对我们公司来说非常重要,因为我们是吃的,看的,玩的,在韩国最大的,主要的顾客全部是年轻人,20岁到40岁左右的顾客比较多,我们是每个产业,刚才说的电影方面,我们的顾客是20岁的年轻人喜欢的爱情电影,还有50岁历史性的电影,最近也是韩国最大的电影,CJ投资的,超前时代的海战,跟日本投资的,CJ投资5千万,韩国人看了1800万人看了这个电影,是历史性的电影,这个电影马上会来中国,这个月28日开始全中国放映。比如在韩国电视剧,比如《来自星星的你》是非常成功的电视剧,先是1-5部边开边播,这是可以根据我们网上大家的意见,以后改变电视剧的结果,这样韩国是非常重视的。

麦安琪:很好,下面我们讲一下中小企业在做什么,因为我们社交媒体当然可以让这些中小企业更加以低成本的方式获得客户,但还是需要一些钱获得这一点,要投入于技术。可不可以谈一下这方面。你现在已经做了投资了吗?对于中小企业有什么建议?

郭怡广:中小企业是我们的衣食父母,我们为50万的客户服务,而大多数都是中小企业,中国的中小企业,这个投资的水平是很低的,他们不需要给我们很多的钱,他们只需要支付他们这个平台上获得的点击量,所以,我们不需要,如果有一个经济危机的话,我们似乎不会受到影响。所以我们在帮助他们渡过难关方面也可以做得不错。而现在我们在做的是现在可以获得很多的客户,以前是无法做到的。以前重庆的一些火锅店可能只有三个店,如果说在全国做广告的话当然不可能了。如果我们给他一个本地的平台,他们可以在本地做广告,这是非常好的。我们一直很努力,我们有一个网络,现在渗透到了中国的各地方,每年春天的时候我们都做一个路演,比如说二三四线的城市,我们让中企业参与进来。不只是做销售,而是说告诉他们可以怎么做,给他们提供案例分析,告诉他们可以达到的目标是什么,就像我刚才提到的,当然他们非常的热情,他们非常愿意去做,他们真的是非常渴望去学习,渴望如何可以用这个社交媒体,用这个移动终端来帮助他们。

麦安琪:下面给观众提问题的时间。

提问:我的问题是提给张黎刚,爱康这个公司在中国取得的成绩是已经看到了前景的,尤其是体检方面,爱康谈的在看病难,看病贵方面要做出一些努力,我的问题是好比说看病贵,如果医疗改革没有走到一定的程度,完全靠你这个移动,或者是网上能不能办到?原来是顺加15%,现在准备改成零差价,真正能够把药品的价降下来吗?第二是看病难,医疗改革今年才开始,今年很好,医生多一点执业,也在执行,因为我很多的朋友在北医三,协和,现在观念的问题是医生的多点执业,管理还是在医院,并没有社会化。看病难能不能根本性的解决。

张黎刚:医改不光是中国的问题,对全世界来说都是难题,包括奥巴马说医改是他政绩之一,很可能这个东西,在美国签订的医改发要被否掉。这个是利益群体,大多数人对医疗不是很了解,中国的医疗行业是错综复杂,动这个蛋糕很难,如果我是中国医改的人我就不碰公立医院的改革,全力支持私立医院的发展,中国互联网行业最大的成功是因为政府没有管,如果管了可能就不会成功,中国体制上保证了可以管,中国所有的互联网公司都是本土企业,不是外资企业,是在很多方面限制做一些不符合国家政策的事情,这里他做到了。我觉得医疗行业也是一样的,我认为中国任何一个行业,只要政府让市场说了算,这个行业就能成功,只要政府插手太多一定不成功。绝对没有批评政府质疑,是通过互联网行业看到这个现象。面对最大的挑战,医疗资源未来是稀缺资源,1000中国人2.5个医生,美国是2.25个医生,遗患矛盾那么紧张没有人愿意当医生,中国的医生缺乏尊严,得不到应该得到的收入,当医生自己都得不到尊严,怎么可能对病人热情,我们看到的医生脸都是摆着的,多数的医生都是公立医院来的,他们的态度不好,服务冷淡,因为他们笑不出来,因为他们没有得到尊严的收入,全世界医生是最有尊严的,要解决问题怎么办,还是要大力推动私营医疗的发展,以前看到有权有事的人一定是到协和医院生小孩的,如果这些人进去了,普通的人怎么可能进去呢,后来又了和睦家,这样有权有事的人都去这里生小孩了,普通人才可能到协和医院生小孩,中国惟一的办法,政府应该把医改的重点大力扶持私营医疗机构的发展,只有这个问题解决掉,中国的医改才有希望,否则根本没戏。

提问:我来自世界经济观察北京办事处,从数字时代的角度讲,信息方面的消费,从一个曲线的角度来说,有一些知识产权方面的问题从这一代来说,有没有一些新的观点?

郭怡广:我们也有一些观点可以给大家提供一下,我们在这方面也有一些举动,而且我们也有一些数字方面的问题,这些方面需要的资金是很高的,从系统的角度来说,很显然的一点是需要几百万的美金,我们需要员工从一些想法的提出,有一些好的方法,可以使我们的几百万的收入得到确保,我们还有一些API的平台,大家可以进行搜索,用我们的搜索引擎为客户提供服务,从文化的角度讲,得让这些人去尝试,失败也没有关系,不要处罚他们。从客户的角度来说也一样,有一些新的尝试空间,要有一些思路提出来,跟他们讲一些事情的优点和缺失是什么,讲清楚就可以了。

麦安琪:谢谢诸位,我想这次讨论的环节进行得非常好,我们看到了相关商业方面如何进行转型,再次感谢大家。

主持人:非常感谢麦安琪,非常感谢,非常有意思的讨论,我从胡小姐这边明白了,如果不撒娇在中国是看不到电影的,张总讲到了他是想做所有的新型互联网企业的CHO,非常感谢一些相关的想法,刚才这位先生提出一个话题,可以引申一下确实值得思考,传统企业走向互联网,CMSS,Mobile ,这些方面是否只是从文化上发生变化,从原来关注高大上,现在关注好玩,这些转变能否帮助我们解决过去解决不了的问题,这个确实是最需要值得思考的。并不是我们的生活更有娱乐性就会更加美好,与此同时,我们还需要解决一些过去无法解决的东西,我想这个讨论是非常好的,为我们展示了这方面的一些思考,再次感谢。

下面是10分钟的茶歇时间。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2014FT年会

相关搜索: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责任编辑:xiaoyuluo]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