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胜义:数字时代的颠覆性创新

刘胜义:数字时代的颠覆性创新

腾讯网络媒体事业群总裁、集团高级执行副总裁刘胜义

2014年的全球20国集团(G20)峰会将于11月15日至16日在澳大利亚的布里斯班举办。作为举办城市,布里斯班今年首创“Brisbane Global Cafe”项目,邀请来自全球各个领域的75名精英,在11月12日至13日针对人类发展问题进行对话、讨论。

11月12日,腾讯网络媒体事业群总裁、集团高级执行副总裁刘胜义在“Brisbane Global Cafe”上的“数字时代:企业家精神与创新”环节,发表演讲,阐述数字时代的颠覆性创新,他指出,数字时代有一个基本的法则:技术创新 + 用户使用 = 数字颠覆。

技术的发展往往会催生破坏性创新。刘胜义对一些被颠覆而淡出市场的公司进行了研究,包括数字企业和非数字企业。结果令人感到吃惊,更多的数字企业,而非传统企业,更快地淡出了市场。“技术发展就像燎原之火。技术进步太快了,并且发展方向变化得太快,任何企业都不可能完全把握它,更不用说控制它。”他说。

然而,技术只是促进变化的一个驱动因素而已,用户则决定哪些技术可以生存并占据主导地位。刘胜义分享了腾讯的即时通讯产品QQ的故事,正是用户的选择产生的强大力量,帮助腾讯公司做出决策,放弃了在线BP机业务,集中精力发展如今同时在线用户数早已突破2亿的即时通讯产品QQ。

刘胜义表示,腾讯总是不断地在观察和理解数字和技术发展的变革,从用户的角度去看待颠覆,去适应用户。“调整自己的方向去顺应变革,这是在颠覆的风暴中,保持成功的唯一方法。”(腾讯财经 刘中盛 发自北京)

以下为刘胜义演讲实录:

当思考如何应对数字革命的影响,尤其是数字化带来的颠覆时,我想到了查尔斯•达尔文曾经的话:最终能生存下来的物种不是最强壮的物种,不是最智慧的物种,而是最能适应变化的物种”。下面,我们就来说说如何生存。

女士们,先生们,大家晚上好,我是腾讯的刘胜义。

腾讯是中国领先的综合互联网服务提供商,拥有用户8亿,也是全球第五大互联网公司。我们的主要业务是增值服务,数字广告和电子商务。

但是,我们也在探索其他领域,比如零售,金融和健康产业。实际上,腾讯很大一部分的业务脱胎于你们所谓的“传统行业”领域。

你瞧,于是这个话题就开始变得有趣了。

当我拿到“企业如何应对数字媒体颠覆”这个题目时,我问自己,腾讯是颠覆者还是被颠覆。我认为,两种都有。这听起来好像有些奇怪,但是,像谷歌亚马逊这样的互联网巨擘也正在面临着数字革命带来的挑战。

我对一些自新旧千年交接起被颠覆并淡出市场的公司进行了研究,包括数字企业和非数字企业。结果可能会让大家感到吃惊,因为反而是更多的数字企业淡出了市场,而不是传统企业。为什么会是这样?

今天,技术发展就像燎原之野火。技术进步太快了,并且发展方向变化的太快了,任何企业想要完全把握它都是不可能的,更不用说控制它了。

实际上,技术只是颠覆中的一个因素而已。还有用户。用户在决定哪些技术可以生存并占据主导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

请允许我分享一下腾讯的故事,说说技术和用户组合起来所能产生的强大力量。腾讯以其即时通讯产品QQ而闻名天下。QQ的同时在线用户数已突破2亿。但是,我们并不是从即时通讯产品起家的。我们最早期的产品是在线寻呼机。还记得寻呼机(BP机)吗?那是个好产品,但是也有一个问题,那时,它已经快被颠覆了。

为什么会是那样?原因很简单,腾讯的技术可以让两个用户直接连接,无需再通过电信运营商中转。用户发现,相比BP机,即时通讯这个新技术更便捷,也更便宜。

因此,我们做了一个艰难的决策:将主要资源转向即时通讯产品的开发,并让在线寻呼机逐渐退出。这就是哈佛商学院教授克雷顿•克里斯坦森(Clayton Christensen)所说的“创新颠覆”和“创新者困境”在腾讯自己身上的写照。

用一句话来说,我们发现,数字时代有一个基本的法则,那就是:技术 + 用户应用 = 数字颠覆。

对于这个法则,我们必须了解,没有哪个企业能够凭一己之力控制技术革命的节奏和方向。下面,我就来具体说一说。

我们都被iPhone在2007年的成功所倾倒,以及苹果是如何开启了触屏手机的时代。但是,这个成功本来应该属于IBM,因为IBM第一个开发出了可以商用的便携式的、带触摸屏的、具有移动电话功能、并且和PDA相结合的那么一个东西。那就是一个触屏产品。但遗憾的是,IBM开发出这种电话时还是太早了,那时是1993年,那个电话叫做“西蒙(Simon)”。

Simon可以称得上是史上第一部“智能手机”。但是,当时的Simon也有着技术上的限制:屏幕的触摸敏感度不够,对手指指令的响应度不好。而且,它还很贵,电池续航时间也很短。

同样重要的是,当时用户对该产品的接受度。当时,人们想要的移动电话就要有电话的样子。手机是要有按键的!没人相信触屏。因此,可怜的Simon只存活了六个月,然后就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但有时候,“技术+用户的接受程度”(注:也就是用户是否已经准备好接受一项新的技术或产品)给我们带来了积极的结果。

去年,腾讯推出了一款叫做“飞机大战”的手机游戏,这款手机游戏基于我们的移动通信产品-微信。如大家可以看到的,这款手游采用的是非常怀旧的风格,你们甚至会觉得这是20年前那款经典的任天堂游戏的再现。真的假的?20年前?但是,飞机大战无疑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在微信上线之后,它的下载量令人咋舌。此外,它也成为了腾讯进入手机游戏市场的切入点。一年后的今天,腾讯成为了中国手游市场无可争议的领导者。

这些经验证明了数字发展是多么得不可控;无论你是在传统产业还是数字产业,颠覆都可能并终将席卷你(你是躲不过去的)。

那么,腾讯是如何应对这样的不确定性的?

腾讯的商业模式建立于中国历史上杰出的战略家、《孙子兵法》一书的作者-孙子-的理念、《孙子兵法》上有这样一句话:故善战者,不责于人,求之于势。颠覆是不可避免的,也是不可阻挡的。因此,我们必须拥抱颠覆,并让自己去适应它,去顺应它。从用户的角度去看待颠覆,去适应用户。用一句成语来说就是,顺势而为。

在腾讯,我们总是不断地在尝试去观察和理解数字和技术发展的变革。而我们的总结是,我们要调整自己的方向,去顺应变革。我们坚信,这是在颠覆的风暴中立于不败之地的唯一方法。

我们有两条重要的战略:

1. 开放平台战略

鉴于没有人能够控制技术的发展,那么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建立一个平台,一个足够庞大、足够开放的平台,让技术变革有一个安全的栖身之所。在这个平台上,技术可以落地、发展,亦或慢慢地退出。这就是我们的开放平台战略,这个战略建立于众筹智慧。

腾讯和所有开发合作伙伴将会共享新技术带来的成果。

2.小步快跑战略

技术一直在快速地成长和发展。我们发现,对于创新,相比花费大量的时间和资源去开发庞大、长期的、但效果不一定如你所想的项目,小的、灵活的创新(小步快跑)是更好的选择

我们相信,这是数字颠覆时代的最佳选择。

今天,我们以达尔文的话开场,他告诉我们的是“适者生存”。

当代数字分析师与商业战略家布莱恩•索利斯(Brian Solis)曾说,“技术产生社会效益是个缓慢的过程,但随着客户连接更紧密,客户变得更智慧,知识更丰富,技术无疑会颠覆那些不能跟上客户脚步的商业模式。”他将此称为“数字达尔文主义”(digital Darwinism)。

这里,我想以腾讯的公式结束我的演讲。对于如何适应这个数字颠覆时代,腾讯的公式是:技术 + 用户采用 + 腾讯 = 可持续的成功。

我们不打算成为濒临灭绝的物种,更不用说真的灭绝。我们要活着。在颠覆中能否活下来取决于数字发展水平,往大里说,取决于技术发展水平。

数字颠覆可能是我们现在面临的最大挑战,但我经常思考,这会持续多久,或者,未来最大的挑战是否会来自技术发展的其他领域。

现在,我想播放今天的最后一个视频。这是我们与World View联合开展的一个项目,World View不是一家互联网公司,而是一家“空间技术公司”,为普通人提供太空旅游服务。我们想象中的未来正在快速来到我们的面前,未来到来的脚步太快了,这使得没有任何法则能够永远适用。但是,如果我们知道了变化才是唯一不变的东西,那么我们就会成为“适者”(适应者),并最终生存下来。

现在,请大家看视频。

exploration defines us截图

exploration defines us

2'5''

4

腾讯视频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G20前奏:正在发生的未来

相关搜索: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责任编辑:xanthewang]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