獐子岛"绝收"真相:高管称50米等深线惹的祸

50米等深线惹祸

时针拨回到2008年12月2日晚间,獐子岛公告称,公司将取得海洋岛西部深水区约20.0342亩的底播养殖海域15年使用权,公司将于海洋岛设立分公司,进行新增海域的开发。据当时媒体报道,“12月8日,对獐子岛渔业和海洋岛人来说,是一个值得镌刻历史的日子。这一天,獐子岛渔业吴厚刚董事长与海洋乡战成敏书记共同为獐子岛渔业海洋岛分公司成立揭牌……”

在当时的揭牌仪式的合影上,吴厚刚笑容可掬。但目睹了当下公司巨亏的景象后,回想起此事,吴厚刚心里不免会五味杂陈。

公司董秘孙福君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原来公司专注于岛周边的开发,水深在30米以内,后来开始向深海扩张,一开始是30米等深线,后来是40米等深线,这个过程中还比较顺利。2009年之后开始向40米、50米等深线拓展,这时候遇到了巨大困难。”

巧合的是,獐子岛此次出事的海域正是集中在50米以上的深水区。据中国证券报记者了解,此次出事海域的平均水深达到了55米。

虽然孙福君表示,这片水域以前做过试播,证明适合虾夷扇贝的生长。但有券商分析师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獐子岛在向深水区的扩张中过于仓促,无论是深水区的水深条件还是底质条件,公司都没有进行充分的勘探论证,包括此次的冷水团。由于对该海域的气候和海水条件缺乏了解,公司甚至根本没有准备应对之策。”

孙福君也在一定程度上承认了这一点。但即使顶着如此“巨大的困难”,獐子岛仍然大步流星,在2009年后新确权的海域超过了150万亩,接近其总海域面积的一半。

獐子岛的扩张为何如此仓促呢?“扩张和风险的平衡,对我们来说是一个两难选择——如果我们扩张,势必要冒着很大的风险;但如果我们不扩张,别人扩张,那市场份额和话语权旁落他人怎么办?扩张的方向是没有问题的,但我们承认,扩张的节奏确实受到了影响。”孙福君表示。

而影响獐子岛扩张节奏的,正是其2008年之后自己一手培养起来的竞争对手——海洋岛。

据当年参与獐子岛获取海洋岛20万亩海域使用权的一位内部人士向中国证券报透露,“当年海洋岛本来承诺给獐子岛的海域是80万亩,但獐子岛出于谨慎只要了20万亩。但是,海洋岛这20万亩不是白给的,除了海域使用费之外,海洋岛还提出一个条件——獐子岛拉动当地的扇贝苗养殖。当时的名义是‘扶贫’。而扇贝养殖最核心的技术就是养苗。海洋岛的扇贝苗养起来之后,扔到海里一试,发现还真行。于是,海洋岛的扇贝养殖迅速便发展起来了,现在已经发展到200多万亩的了,去年还准备IPO。可以说,獐子岛不经意间给自己培养了一个强劲的竞争对手。”

与海洋岛的急剧崛起几乎同步的是,长海县开始调整县域规划,鼓励开发深水区。中国证券报记者独家拿到的一份《长海县人民政府关于印发扶持深水海域底播增殖开发项目若干意见的通知》显示:“引导和鼓励企业发展栽培型渔业和技术攻关,打破地域界限,推行集约化、集团化用海模式,大力发展深水底播养殖业,拓展耕海空间,扩大海洋牧场规模,打造‘海底银行’。深水底播增殖用海海域使用金给予优惠。”随后的2009年和2010年,长海县又在政府工作报告等多个文件中鼓励深海开发。至此,在政府鼓励和海洋岛的威胁下,獐子岛的扩张节奏被彻底打乱。

翻开獐子岛近些年的底播面积清单可以发现,该公司从2010年开始尝试在45米以上的深海进行尝试,并且一开始就实行了大面积的撒苗——2010年底播面积40万亩、2011年底播面积68万亩。然而,獐子岛此后却突然“刹车”,2012、2013年深海底播面积分别骤降至16万亩、12万亩。

“很早我们就已经发现了深海底播的风险。一些专家通过研究提出了担忧,全世界没有这么大规模的深海底播海域。如何解决深海开发容量、扇贝生长适应等问题,亟待进一步研究。”獐子岛海洋牧场业务群执行总裁、技术中心总监梁峻介绍,从2012年之后,该公司已经进行了调整,放慢了深海底播的节奏,然而危机依然不期而至。

“獐子岛当年犯了一个巨大的战略性错误,如果当年不是出于谨慎只拿20万亩的海域,或者不把养苗技术传授给海洋岛的话,海洋岛日后也绝对不会崛起;如果海洋岛不会迅速壮大的话,就不会跟獐子岛争海;如果海洋岛不跟獐子岛争海的话,獐子岛也不会如此仓促向深海扩张;如果不仓促扩张到这片深水区的话,也就不会遭遇此次大劫。獐子岛当年是自己给自己埋下了一大祸根。”上述内部人士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

向深水区的扩张更是对公司今年的业绩产生了巨大影响。2008年至2011年,其净利润增长了近3倍,但从2012年开始,公司业绩出现大幅滑坡,至今不见好转,这还是在公司大举扩张的前提下。究其原因,亩产的大幅下降成为公司业绩的最大杀手。

据国信证券水产行业分析师杨天明估测,在獐子岛业绩大幅下滑的2012年,其虾夷扇贝平均亩产在50-70公斤范围之内,当年四季度虾夷扇贝单产则最低仅有30公斤/亩。这一数据不仅远远低于其2011年的110公斤/亩,也不及行业平均90公斤/亩。

而以扇贝3年期的生长周期计算,亩产开始下降的2012年正是公司大举向深水区扩张的2009年投放的扇贝苗。孙福君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影响虾夷扇贝生长的有三大因素:第一是海域,第二是苗种,第三是管理。苗种和管理就不用说了,獐子岛的亩产下降主要受到了深水区水域因素的影响。水域因素又涉及,一是水深,水深了之后,光照和叶绿素的情况会差一些;二是底质,拿到一块新海之后,底质的情况一开始并不了解,需要时间去磨合。”

“在深水底播开发的过程中,我们的确过于乐观了。面对冷水团这样自然灾害的影响,我们希望得到股东们的包容和支持。”吴厚刚坦言。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责任编辑:athenacui]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