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天纳:反思沪港通的延迟

过去一周,投资界的热话再次聚焦在“沪港通”身上,所谓万事俱备,只欠“时间表”,目前时间的延迟,已经成为铁一般的事实了。

因应市场的变化,笔者昨天在内地证券时报发表了一篇署名评论文章 - “对沪港通迟于预期的反思”,到了此时此刻,无可否认沪港通的出台时间,的确是出现了延误,十月肯定是无法登场了,也有别与早前六个月开通的“豪言”。

始终,笔者认为沪港通为国策,并非地方交易所能单独行事的大计,时间及细节配套必须由中央政府所定夺,国务院以及跨部委内部必须先要有共识才能谈何时落实。无可否认,政策能否成为市场的焦点将会是其中的一个重要的考虑,站在中央的立场去看,若推出的时刻出现杂音,彼此无法集中精神,随时出现弄巧反拙、出人意表的收场,小心驶得万年船始终为上策。针对笔者的详细论点,朋友们可以参考上述文章链接。作为总结,待一切回归常规后,笔者认为沪港通最终也是会开通的。

回到经济及投资市场,笔者在上周栏目中分享了早前接受央视专访时谈及的内地经济重点,当中特别提及到第三季度及四季度的最新经济形势。就当中问题,不少海内外机构与笔者进行了进一步的谈到,在周末期间笔者再次接受日本放送协会(NHK)的专访,就四个问题展开了较为深入的讨论:

(1)中国经济在第三季度增长为7.3%,低于第二季度的表现,与地产及制造业回落有一定的关系,那么第四季度中国的经济增长预期将如何?全年的表现估计与目标会有差异吗?

(2)中央政府将采取什么途径来缓减增速减慢的问题?

(3)中央领导曾多次提及市场需要适应经济增长的“新常规”,暗示投资市场不要再期望经济再次出现双位数字的增长,那么在“新常规”,究竟政府会允许未来数年的经济增长回落至什么水平?

(4)“新常规”究竟会否衍生其他问题?同时,中国经济将面对何种挑战?

在讨论上述问题前,难免需要触及上周结束的四中全会之内容以及当中的启示。在近代改革开放的进程中,中国的经济体制改革,原则上是由十一届三中全会才开始,但是相关经济体制之目标模式则晚在十四大的会议中才正式确定,当中经历了近十五年的探索始能落实模式。

而中国的现代国家治理体系其实也是在去年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上才首次提出,不过这次改革只是经历了一年的探索,就能在四中全会上确立了国家治理体系的目标模式,这反映了中国已经具备较为丰富及成熟的改革经验,改革的速度与力度已大大加快。

“依宪治国、依宪执政”明确了中国宪政发展之路,对国家治理体系的现代化极具意义,同时有助减轻经济和社会活动中的交易成本,一切将运行得更为顺畅及具备效率,避免与减少了不必要的资源消耗。

依法治国也将改变社会经济的激励机制,调整经济增长方式,刺激企业家转型升级的意愿,缔造创新的大环境,不同的经济领域将全面洗牌,兼并重组将进入高峰期,同步刺激资本市场的发展。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责任编辑:kewinfan]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