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锦秋:沪港通额度控制细节还需周密设计

沪港通实施初期,沪股通、港股通每日额度分别为130亿、105亿,总额度分别为3000亿、2500亿,但在实际操作中,额度管理上还会面临诸多意想不到的问题,事先应有尽可能妥善的制度设计。

比如,防止每日额度的霸位行为。沪股通每日额度余额,并非等于“每日额度-买入金额+卖出金额”,这是因为申报有效且尚未成交的买单,也占用额度。按《上交所沪港通试点办法》(《办法》),沪股通当日额度余额=每日额度-买入申报金额+卖出成交金额+被撤销和被本所拒绝接受的买入申报金额+买入成交价低于申报价的差额。这意味着,只有低位申报的买单撤单了,其占用的额度才能释放。如果有人在低位填报大量买单,占用大量额度却不成交,就会产生霸位行为,别的投资者就没有可用的额度了。

对此,《办法》提出了原则性要求,“联交所证券交易服务公司对沪股通交易每日额度的使用情况进行实时监控;应要求联交所参与者及其客户不得通过低价大额买入申报等方式恶意占用额度,影响额度控制”。据称香港方面已有初步应对方案,港交所系统功能会将输入价限制在市价指定的百分比内,如将输入价限制在不低于市价4%之内;另外将最大买卖盘限制在100万股等。

但笔者觉得,将沪股通输入价限制在最低不得低于市价4%的做法值得商榷。一些大盘蓝筹股走势犹如心电图,上下波幅一两分钱,即使规定买入价最低只能低于市价4%,有些投资者也仍可采取“捡皮夹”的交易手法,以低于市价4%左右输入买单,只要成交就可捡个皮夹,但实际成交的可能性却极小。由于市场总有部分低位埋单者,那么130亿元的每日额度其实就是个虚数,单日额度控制的目标没有真正达到,却影响了一些有急迫成交意愿的投资者买入交易。而且若市场存在一些“损人不利己”的投资者,在低于市价4%左右输入大量买单,市场秩序恐将更加混乱。

要妥善解决这个问题,可规定当日额度余额=每日额度-买入金额+卖出金额。当然按此执行,由于证券市场瞬息万变,低位买单可能瞬间成交,由此使得当日买入额度有时可能会突破130亿。笔者认为,出现这种情况并不要紧,单日额度只需控制在一个大框架内就行,并不一定要精确到每一分。可综合采取其他一些办法来控制,比如规定最大买盘不得超过1000万,即使低位埋入的买单瞬间成交,也不会太过偏离130亿元额度;且联交所证券交易服务公司在发现沪股通当日第一笔交易超过当日额度130亿元时,可通过触发电脑指令、及时撤销当日之前所有已输入的买单。退一步讲,如果认为单日130亿元额度控制是个硬指标,那就在采取上述办法的时候,还可将额度控制指标提前设定为125亿,留出余量,即使偶尔超过125亿元,也很难达到130亿元的上限。

再如,由配股引起的总额度控制问题。《办法》规定,总额度余额=总额度-买入成交总金额+卖出成交对应的买入总金额(指卖出成交的股票按其买入的平均价格计算总金额);也就是说,额度控制只控制沪股通投资者原始总投入,股票投资所衍生的投资盈利不计算在额度之内。《办法》还规定,上市公司经监管机构批准向沪股通投资者配股的,由香港结算作为名义持有人参与认购。由此又引出一个问题,沪股通投资者参与配股的缴款投资,是否计算在总额度之内?

以笔者之见,沪股通投资者参与配股的缴款投资,不应计算在总额度之内。控制沪股通的总额度,是为了控制市场风险、操纵风险、投资风险,但上市公司配股尤其是低价配股,一般来说所有股东都会参与,若不参与权益就有可能受损。因此,沪股通投资者参与配股并不会显著提高其持股比例,不会由此滋生操纵风险、市场风险等。当然,对于上市公司针对沪股通投资者的定向增发,则应另当别论,因为这可能导致沪股通投资者持股比例提高,有可能引发市场操纵等风险。

港股通实施后可能还会有其他问题,提前在相关制度设计考虑得周全些,港股通才会像我们预期的那样顺利健康成长。

(作者系资深经济研究工作者)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责任编辑:katezhao]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