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士照明之争翻页 经销商弃吴长江

雷士之争翻页

吴长江又遇上了麻烦。9月30日晚,德豪润达(002005)(002005.SZ)在国庆长假前的最后一天发布公告,称公司第二大股东、雷士照明(02222.HK)创始人吴长江所持公司股份全部被司法冻结。

这一公告,不仅将吴长江个人的财务危机正式摆上桌面,同时也宣告吴长江在这轮雷士照明的控制权之争中底牌尽失。

吴长江此前声称,将以德豪润达第二大股东身份向雷士照明董事长王冬雷发动反击,将雷士控制权之争的战火烧到德豪润达,目前来看,这一策略也基本失去了实现的可能。

股权冻结

德豪润达的公告称,由于吴长江涉及与西藏林芝汇福投资有限公司和新世界(600628)策略(北京)投资顾问有限公司的欠款纠纷,广东省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已冻结吴长江所持德豪润达的全部股份,冻结期为2年。同时,吴长江所持的公司全部股份还被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司法轮候冻结,冻结期同样也是2年。

德豪润达的公告显示,吴长江持有德豪润达股份为1.3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9.31%。以德豪润达停牌时的价格8.15元/股计算,吴长江所持德豪润达股权的市值约为10亿元。吴长江因筹资需求,于6月17日将其持有的公司1.3亿的股份分别质押给了西藏林芝汇福投资有限公司和新世界策略(北京)投资顾问有限公司。

工商资料显示,西藏林芝汇福投资有限公司企业类型为法人独资,唯一股东是广州新御福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而广州新御福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为台港澳法人独资企业,其股东为周大福企业有限公司。而新世界策略(北京)投资顾问有限公司也明确宣称自己是香港新世界发展(00017.HK)在内地的投资公司。

新世界是香港著名的房地产企业,其创建人郑裕彤更是鼎鼎大名,周大福也是其名下资产。2008年,当恒大集团遇上重大财务危机时,恒大老板许家印的求助对象就是郑裕彤。业界盛传,许家印像上班一样在香港陪郑裕彤父子打了3个月牌,终获郑裕彤认可。郑裕彤联手科威特投资局、德意志银行和美林银行等投资机构,以5.06亿美元入股恒大,才让恒大度过危机并有了今天的发展。

郑裕彤的另一个身份是澳门赌业巨头,他与何鸿燊、霍英东共同拥有的澳博,曾经是澳门唯一的赌牌机构。就在今年年初,郑裕彤家族还通过旗下的控股上市公司宣布拟以73.5亿港元价格,收购太阳城集团博彩中介业务70%的股权。

那么,吴长江和新世界与周大福的瓜葛,是一个许加印式的励志故事,还是一个关于赌债的故事呢?新世界地产的一位高层在接受《中国经营报(微博)(博客,微博)》记者采访时,将两个故事版本都否决了。他表示,据他所知,吴长江跟郑裕彤没有直接接触,这笔借款融资发生在今年6月份,就是旗下财务公司跟吴长江之间发生的普通借款融资业务,应该跟吴长江的巨额赌债传闻也没有直接关联。

财务危机

长期以来,关于吴长江嗜赌并在澳门欠下巨额赌债的传闻不绝于耳,就连吴长江本人也承认曾在澳门豪赌,只不过“这是2012年的事情,2012年后再没有去过澳门”。而此轮雷士照明的控制权争夺中,王冬雷甚至拿出录音,指吴长江向其亲口承认欠下4个亿的赌债,光每月的月息就要1000多万元。

早在2012年雷士照明第二次控制权之争时,代表软银赛富出任雷士照明董事长的阎焱就曾公开声称,吴长江欠美国一家对冲基金6800万美元。当时就有传闻称,负责雷士照明运营的施耐德在召开供应商和经销商大会时,问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吴长江欠你们多少钱”,汇总的总金额已接近3亿元。“实际上,吴长江个人早已破产”。

“吴长江这人江湖气太重。”有了解吴长江的知情人介绍说,在2008年金融危机时,照明企业普遍减少市场投入,但吴长江反其道而行,加大了对渠道商的支持。拿出数亿元授信,帮助渠道商共渡难关。所以,后来吴长江向上下游借款时也毫不客气,当雷士向供应商打款时,吴会给供应商打张借条,以个人名义将货款借走,或直接从经销商那里拿钱。

根据德豪润达的公告,涉及新世界与周大福借款纠纷的,除了吴长江本人,还包括他的妻子吴恋以及由吴长江实际控制的惠州雷士光环境工程有限公司、山东雷士照明发展有限公司、重庆恩纬西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等3家关联公司。

此前,通过换股行动,吴长江在雷士照明的股份已经大幅减少,所持德豪润达的股权已经成为其主要的公开资产。随着吴长江因借款纠纷导致其在德豪润达价值近10亿元的股权全部被司法冻结,吴长江的财务危机被公之于众。

不久前,王冬雷还在实名认证的微博上发布消息,称由雷士照明董事会申请解封、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裁定专款专用的、用于发放重庆员工8月份工资的700万元资金,已经被吴长江挪用,只剩250万元,并附上了挪用资金的网银交易明细。

底牌尽失

此前,吴长江曾声称,德豪润达在财务方面危机四伏,王冬雷要掏空雷士。为此,他将以德豪润达第二大股东的身份申请查账,将雷士照明控制权之争的战火引向王冬雷的后院德豪润达。

但在吴长江所持德豪润达全部股权均被司法冻结的情况下,吴长江的这一想法似乎正在变成泡影。“司法冻结股权的事对于吴长江来说可谓釜底抽薪。原本吴长江还可以用所持德豪润达的股权作为筹码跟王冬雷讨价还价,现在所有股权均被冻结,吴长江底牌尽失。”一位业内人士对此评论说。

来自珠海法院的司法冻结,其主张方已经明确为西藏林芝汇福投资有限公司和新世界策略(北京)投资顾问有限公司,但对于来自重庆法院的司法轮候冻结,背后的主张方目前还未浮出水面。

对此,身兼雷士照明和德豪润达两家公司董事长的王冬雷明确表示,冻结吴长江的股权不是德豪润达的主张。在他看来,这背后的主要原因是吴长江欠下了雷士照明供应商和经销商的巨额债务,他们要冻结吴长江的股权以追索债务。

若果真如王冬雷所言,则意味着吴长江对供应商和经销商的巨额欠款,已经从捆紧相关方利益的绳索变成了锁住他自己的镣铐。据接近雷士照明董事会的人士对记者称,2012年,供应商和经销商之所以力挺吴长江重掌雷士照明,很大一部分原因就在于通过帮吴长江来保障其还款能力,同时也希望借此在雷士照明获得更大的利润空间。

但是,吴长江在上次重掌雷士照明后不仅没有归还经销商和供应商的欠款,反而继续向他们借钱,激发了不少经销商对吴长江的不满。这也是大多数雷士经销商脱离吴长江倒向王冬雷的重要原因。

吴长江底牌尽失,让王冬雷轻松了不少。 “吴(长江)的事情对于我们来说,这一页已经翻过去了!”王冬雷说。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责任编辑:katezhao]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