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者太在意小波动 就会错过大机会

随着周二的大跌和周三的企稳,当前A股的多空分歧越来越大。但是,多空双方都没有仔细考虑一个问题:我们难道真的可以预测短期市场、并以此为基础持续牟利吗?

假设一个聪明的投资者能够在上周日准确知道本周市场开局的走势,那么他应该做的事情很简单:在股指期货上开空仓做空沪深300指数、并加上10倍杠杆,然后在市场下跌2%、取得20%的收益以后,把所有资金投入货币基金并放上364天。这样,这位聪明的投资者就可以取得大约25%的年收益。

25%的年收益看起来不多,但是如果每年如此,这位聪明的投资者就会成为下一个沃伦·巴菲特:这位美国投资之神的长期复合增长率大约也就略多于每年20%。

但是,尽管每天有无数投资者在不厌其烦地讨论短期市场,我们却没有看到第二个沃伦·巴菲特出现。这是为什么呢?理由很简单,我们无法准确预测短期市场,哪怕是每年只准确预测一天也不行。否则,如上述的例子所显示,股神的回报率就会在精准的投机回报下显得十分平庸。

尽管短期的波动无法预测,但是,资本市场却经常会犯下大错,把优质资产的价格贱卖到让人难以置信的地步。如果一个价值投资者能够在手上紧握足够的现金,他就可以在这些时候大笔买进。

那么,资本市场犯错的概率高不高呢?实际上,这些错误出现的概率远高于我们的想象。只是,它们并不总出现在一种资产中。下面,就让我们来看一下从2000年至今的15年里,有多少资产的投资机会曾经出现过。

2000年:中国大陆的房地产估值极低,房价和年房租的比值大约在12倍到15倍之间。当时,地方政府出台了一系列政策鼓励市民购房。之后的十多年中,房价上升了大约10倍。

2002年至2003年:香港投资者在之前大幅抛售在港上市的内地公司股票,导致恒生国企指数的估值仅有6倍PE(市盈率)、0.7倍PB(市净率)左右。大约在此时,沃伦·巴菲特以约0.5倍PB(市净率)的价格买入了大量中石油股票。

2005年:A股的上证综指估值约为15倍PE、1.5倍PB,不仅为自身历史最低,在当时的全球股票市场中也几乎是估值最低的股票指数。

2008年:金融危机导致大量股票类资产被抛售,美国、欧洲股市均进入自身历史最低估值区间,许多优秀的公司价格大跌。同年10月16日,沃伦·巴菲特在纽约时报发表了著名评论文章:Buy American,I Am(我正在购买美国)。

2011年:随着投资者对分级基金杠杆端的狂热,A股分级基金的收益端价格大跌,许多品种折价30%上下,导致隐含收益率达到15%到60%之间。之后的一年中,这些产品都出现了大幅反弹。

2011年至2012年:经过多年漫长的熊市,日经225指数的PB达到大约0.8倍,为日本市场历史最低值之一。在历史上,日经225指数跌破此价格后,多半展开反弹,而2012年随着经济刺激计划的出台,日经225指数在随后的半年中飙升了逾1倍。

可以看到,在15年中,上述资本市场中就发生了6次大规模的资产价格崩溃、以及随之带来的投资机会,频率约为2.5年1次。而且,这里还没有囊括一些过去不为内地投资者熟悉的资产,如2002年到2003年的美国垃圾债市场;也没有包括一些较为小众的例子,如2011年高铁甬温线事件以后香港市场的铁路相关板块等。

由此可见,对于价值投资者来说,市场犯错带来的长期投资机会并不少,而这些投资标的的确定性也更强、更适合配置更高的仓位。现在,A股的主板指数在今年上半年再次创造了自身历史估值的新低水平,面对这样的市场,以及仍然稳定的中国政治和经济形势、4万亿美元外汇储备和良好的国际形象,我们难道真的需要知道,下个月市场的走势究竟是怎样的吗?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责任编辑:slashzhao]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