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山招商引资被指无底线 宣传语称剥削越多我们越开心

  昆山爆炸的背后,是台商在当地经济中的支配性地位

  台商在台湾和昆山执行两套标准,在台湾,因严厉政策管控,大幅降低了尘肺病和死亡,而在大陆,台商的利润+地方官员的绩效造就了昆山的经济,也摧毁了打工者的身体,甚至夺取他们的生命

  《财经》新媒体 黄姜片/综合报道

  8月2日7时37分,江苏昆山市中荣金属制品有限公司发生特别重大爆炸事故。截至目前,事故已造成75人死亡,185人受伤。

  8月 4日由安监总局局长杨栋梁任组长的事故调查组确定,粉尘浓度超标,遇到火源发生爆炸,昆山爆炸是一起重大责任事故。责任主体是中荣金属制品公司,主要责任人是企业董事长吴基滔等。当地政府领导责任和监管责任落实不力。

  昆山事件以惨烈的方式告诉人们,在中国制造业最发达的长三角腹地,中国制造的生存状态,它的处境和未来走向。

  国务院调查组总结事故5大原因:企业厂房未按二类危险品场所设计建设;生产工艺路线过紧过密,2000平方米的车间内布置了29条生产线;未按规定设计独立吸尘装置;电器设备未按防爆要求配置;未按时清理管道积尘;未对工人进行安全培训;违规超时作业。

  但隐藏其后的是台商的身影,他们在昆山经济中有着支配性的地位。

  “晚上不洗澡,回来像个鬼”

  江女士是出事的昆山中荣金属制品有限公司的工人,她如此介绍自己从事的铝制品研磨工作:一到中午,工作台上落的灰就有一个硬币的厚度。每个工作台上会有一个除尘管,但是粉尘多的根本除不尽。每天中午和下午的吃饭时间,车间会打扫一次,但中间的打扫根本没用,只要一开工,粉尘就会迅速弥漫。

  “吃饭的时候,每个人身上全是灰尘,像是从烧砖窑里出来一样,只有牙齿是白的。”有工友开玩笑说,“活生生一个兵马俑”。工厂里还流传着一句话,“晚上不洗澡,回来像个鬼。”

  如此环境下,不得尘肺病才怪。

  尘肺病是最常见的一种职业病,其生成机理很简单,只要长时间吸入大量粉尘,就会因肺部粉尘的积累而引起疾病。中国大约有600万尘肺病人,每年死亡人数是其它工伤死亡总数的3倍。

  所以在中荣金属制品这样的工厂长期工作,不得尘肺病才怪。江女士的丈夫2005年进入中荣工作,2012年某一天突然生病,“大口大口的往下吐血,甚至鼻孔里也跟着冒血”,医院诊断为粉尘感染。

  而早在2010年,就有该厂工人因为粉尘造成了肺病,在工厂大门拉了“造成肺病拒不负责,天理难容”的横幅。网上也早有帖文指控该厂造成尘肺病的问题。

  粉尘危害治理的台湾经验

  昆山是台商聚集地,事发工厂正是台资企业。若这些台商是在台湾本土办厂,恐怕不敢如此放纵粉尘问题。

  台湾把由职业带来的身体危害统称为“职业灾害”,“职业灾害”又包括“职业伤灾(比如触电、坠落、爆炸等)”和“职业病(和大陆一样,台湾的职业病中尘肺病占到80%左右的份额)”。

  为了和“职业灾害”做斗争,台湾劳动部门于2001-2004年推行“四年降灾中程计划”,达成了四年内减少职灾死亡人数40%的目标,可以说成绩斐然。然而台湾政府主管部门“行政院劳工委员会”仍旧承认,“比起英、美、日等工业先进国家,台湾职灾死亡率仍然高出甚多。以英国为例,2006年每百万劳工仅有8人死亡,而台湾同年每百万劳工则有38人死亡,显示台湾在职场减灾工作的推动上仍有努力空间”。

  为了向世界最高标准看齐,“劳委会”又“基于‘救命事业不能等待’及 ‘生命不可能重来’之理念,自2006年起推动‘全国职场222减灾方案’以持续减少职灾,并设定2年内将职灾死亡及残废百万人率较前2年之平均值各减少20%”。

  为了实施“全国职场222减灾方案”,台湾“劳委会”于2006年招募150名专案检查人力投入职业减灾工作,大幅提升检查能量,2006年计执行各项劳动检查156834场次,为2005年105464场次之1.5倍,2007年执行劳动检查更高达203324场次,有效拓展了防灾范畴,并督促生产单位落实了劳动法令。除此之外,减灾方案还包括协调跨部门共同减灾、提升防灾执行力、促进防灾合作伙伴关系、改善辅导机制、强化工安宣导行销、扩大防灾教育训练、健全职场防灾法规及制度等措施。

  在重拳治理之下,台湾尘肺病的致残疾(失能)人数几乎直线下降。可见尘肺病不是管不了,而是取决于管不管。

  昆山招商引资无底线

  对比台、陆两地劳动部门防止尘肺病的做法,可知台湾做法也没有多少新奇之处,关键在于“执行力强”。而据调查,大陆如昆山这样的地方,粉尘检查形同虚设,事发企业视检查若无物。

  为什么出现这样的现象?看看昆山的招商引资宣传语和“经验”就知道了:“昆山人民欢迎您来投资、你们来剥削的越多我们就越开心”;“来帮我们投资的是恩人,来投资我们的老板是亲人,能打开招商局面的是能人,影响投资环境的是罪人”;昆山法治环境的目标是“老板怎么安心怎么办”、服务环境的目标是“老板怎么开心怎么办”、人文环境的目标是“老板怎么舒心怎么办”……

  原子化的工人维权乏力

  一边是老板的强势,另一边却是工人的无奈。据香港理工大学和香港中文大学两位博士生对大陆尘肺病工人维权的跟踪调查,尘肺病工人走法律途径维权并不“划算”——“工人经历了这一系列的法律维权程式,时间就要过去2、3年,所花的时间、金钱也非常可观,资方希望通过这个漫长的司法程式拖垮工人,甚至拖死工人,也杜绝之后工人的法律维权”。

  这就是工人原子化的劣势,因为独立维权成本太高。独立维权的另一个坏处是,缺乏宏观层面的诉求。上述调查也指出,尘肺病工人维权主要是想获得个人更合理的赔偿,而没有针对行业工作条件改善的诉求。甚至一些工人在拿到自己的赔偿后,怕影响自己工作和以后找工作,再不愿面对媒体和公众。

  被撕裂的中国制造

  凡是对于中国低端制造业稍微了解的人,都知道,工人的合法权益的保护是多么薄弱,以此次昆山事件为典型,而尤其是中国这样一个人口众多的国家,劳动力的供给几乎无限,企业的用工一直处在买方市场的情况下,工人的合法权益的保护就更有了中国特色。

  从昆山事件看,工人根本就不知道金属粉尘超过一定浓度后会爆炸,从来就没有进行过安全避险的演戏,而且车间里没有报警等设施。而且浓度高到都快要爆炸了,那我们想像在如此环境下工作对肺是多么大的破坏,据前员工反映,工人曾经出现过多次矽肺病的情况,但是在政府人员的检查中,工厂都能屡屡蒙混过关。

  我们看到,在这个事件的过程中,包括企业管理者和政府管理人员基本都没有把安全生产当一回事,他们关心的是利润和企业的经营,而工人们则在极为弱势的情况下,无声的消耗着生命。

  那么我们就可以想像中国制造的本质了,这是以牺牲环境和牺牲工人的健康和生命为代价而换取的一点点的微博的利润。在这种主要是以人力和手工为主的制造业中,企业必须把成本降到最低最低,才可能生存或者赢利,如何降低利润呢,在工人工资刚性、员工社保费率刚性,税收刚性、银行贷款利率刚性、人民币汇率升值刚性和政府打点关系刚性的情况下,企业主的唯一选择只能是降低安全生产标准,因为只有这些才不是刚性,因为长期一来就没有注重安全生产,也没有出现重大责任事故,因此就习以为常,把安全责任落实就当作耳旁风了。

(财经网)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责任编辑:jackyjin]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