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天纳:经济新旧模式的决择

金融海啸后,中国一直强调着增长必需“保八”,并以此为目标。后遗症一发不可收拾。自去年开始,中国经济厉行结构性改革后,要保持一个高素质且没有水份的“八”实在太难了。国家的底线将一步步退下,今年是保“七点五”,日后保“七”、保“六”、甚至是保“五”也会慢慢排上议程。

那么保“五”是否代表灾难?上周五,笔者应台湾金管会与证期会的邀请,在六小时的研讨会当中,对中国经济未来的发展也进行了深入的探讨,当地央行、监管机构、银行保险、券商、信托等等业界不同的代表对中国经济未来的走势也极表关注。

纵观而言,目前环球市场对中国经济发展有多种看法。首先,有部分人全面看淡中国经济,认为爆破将至,这论点主要是源自外资机构对中国经济的看法,而这类型论点在国外大有市场。始终大部分环球投资者并不了解中国的发展。在这情况下,论点越悲观越吸引眼球。中国面对这种论点,心里可能“不爽”,但是某程度上却又警示的作用,中国的政策会尽量避免相关危机的出现。

另外一种看法就是与前者180度相反,这部分人对中国经济过份乐观,他们认为未来十年、甚至是二十年,中国经济增长都能够顺利“保八”,甚至超越这水平,重新回到双位数字的增长。他们指出经济增长的下滑只是短暂情况,主要是因为环球经济增长不足,而导致外需不振以及周期性底部的出现。因此,只要中国持续出台经济刺激政策,增长不足的问题就会解决。可是,笔者认为这些政策犹如兴奋剂,需要不断增加份量,来维持效果,不过,最终到了某个地步,市场将会麻痹,再无反应,可谓丝路一条。

最后一种看法是审慎乐观,应为中国正进行结构性改革,长远必定能重新出发,而近年中国经济滑落原因,主要在于经济旧体制问题存在难解的结。在保持稳定,及守住发展底线的原则下,中国经济必须进行结构性的体制改革,以解决困境。金融海啸后,中国经济一直依靠刺激政策来维持动力,期望环球与内地经济周期能重回升轨,政策便可光荣撤退,可是这一天不知何时才会重临?如此呆等,定会失去改革良机,未来经济面临的风险将更大。旧体制以刺激手段、再加杠杆来维持增长,而新体制以改革手段、再去杠杆来释放新活力。

在新的环境下, 若经济增长真的回落至5%,效果实际上未必会比旧的8%差。 结构性改革若成功,经济模式在新的平台上长远发展,远比靠兴奋剂来吊命的8%来得健康,在新的平台上,产业结构性完成升级,金融改革顺利展开,利率徐徐下降,企业经营环境改善,利润回升,带动股市上扬,生活环境提升,居民安居乐业,政府的管理将更顺畅。无可否定,改革将会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出路,再次麻木的刺激将酝酿更大危机的爆发。

笔者在5月的栏目曾提过,中国传统粗放式工业经济已严重破坏了现有生存环境,导致整体经济效率低企。中国经济在近20年的发展既尴尬又无奈,多年来一直走“先污染后治理”的发展道路,生态环境灾害不断,国家急需正面处理节能与环保难题,而“建设美丽中国”也正式排上议程。

过往,中国粗放型增长过分依赖重化工业的发展,同时又以人民币汇率带动制造业出口导向型经济的发展。经济产业结构与能源结构优化进程缓慢,导致不少企业减排力度欠奉。人口增加、能源资源消耗,城市扩展对生态环境的压力不断增加。国有经济一直长时间主导经济改革与发展,而内地GDP增长为王论的考核制度,忽视可持续发展,影响了一系列相关改革无法到位。但是观察A股数据,国资控股上市企业市值占整体市值超逾60%,可见其垄断性。中国若要持续发展,就必须进一步提升竞争力如下:

第一、促进与科学相关的技术在民生各领域中运用,推动技术创新和产品升级;

第二、加快发展服务业,特别是生产性服务业,降低交易成本;

第三、运用通信技术提升国民经济不同领域间的效率。

联合国早前在中国推出的《中国人口发展报告》,以观察中国发展过程与实现低碳经济如何并进。报告指出,中国人口中的46%属城市人口。到2030年中国的城市化率将提升至68%。目前,中国的城市已经占据了85%的中国温室气体排放,难以想象未来的污染将如何倍升。

中国工业的“绿色发展”已经刻不容缓,近5年来,国家节能减排目标订立,工信部将推进五大举措促进「绿色工业」发展。今后一段时期内,中国将继续制定严格的节能降耗指标,加大落后产能的淘汰力度,深入落实节能目标责任考核制度,实施十大重点节能工程,严格执行能效标准,抬升高耗能行业的准入门坎,完善节能产品认证制度,扩大强制性能效标识实施范围,淘汰落后产能,发挥市场机制作用,加快推行合同能源管理,促进节能服务产业的发展,实现工业经济可持续增长。

内地经济也正进入一个艰难转变的时期。在宏观经济层面,内地正进入较低增长和增长模式转变的过渡期,也就是外延增长或粗放增长的尾段。未来靠增加自然资源、资本和劳动等投入实现的增长模式已难以持续。内地必须过渡至内涵增长或集约增长模式,以提升效率实现增长。

内地经济在经济转型过程中,原有支柱产业对GDP的贡献将持续下降,不过,新兴产业成为支柱产业尚需时间。目前A股的市值结构中,传统行业市值占比超过70%,而新兴增长型企业的市值占比仅约两成多。与美国、日本、韩国等成熟市场相比,A股新兴增长型企业的占比明显偏低。

从行业角度看,美国、日本、韩国等经济转型经验证明,实体经济从旧增长模式转型至新增长模式的过程中,符合经济转型方向的消费、医疗、信息技术等行业的市值将大幅增长。参考美国例子,电信服务、信息技术、医疗服务、可选消费和必选消费等泛消费行业市值达到美股总市值近70%,而A股上述行业市值总计只占总市值的35%。

从先进国家成功转型的经验来看,经济转型极有可能不会产生“牛市”,因为占股票市场主体的旧经济体系难免受到冲击,得益无多。不过,经济转型将会衍生出新经济体系的“牛股”,符合经济转型方向,拥有新技术、新产品、新模式的企业将搭上转型的顺风车。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责任编辑:kewinfan]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