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介和:BT,破题新型城镇化融资困局

在我国城镇化建设进程中,融资难一直是困扰地方政府的核心问题。地方政府通过城镇基础设施建设拉动经济增长的意识强烈,但却面临诸多方面的法律约束。因此,一直以来,地方融资渠道都单一的依赖土地出让收入和地方融资平台。

尽管传统融资模式为推进城镇化进程做出了巨大贡献,然而在42万亿元投资需求的新型城镇化背景下,以往政府主导的传统融资模式难以为继,因此对于地方政府而言,亟需一种全新的融资模式来破题城镇化投融资困局。

事实证明,太平洋建设的BT模式恰恰具备这种职能。

缓解地方债的解药

近年来,围绕地方债能否失控的话题一直是舆论焦点。2013年8月,债务审计风暴席卷全国,有人开始将地方债的矛头指向了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的BT模式(Build—Transfer,意为“建设—移交”),甚至将BT视为防范地方政府债务失控,被“严打”的对象之一。在债务风暴席卷下,我们的国人开始“谈债色变”,尤其是地方政府。其实大可不必。

对于BT,我是最有发言权的。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大家,目前在中国基础设施建设领域中唯有太平洋建设的BT模式最阳光,成本最低、进度最快、效益最好。

无可厚非,相较发达国家而言,我们的国家还比较穷,但我们真正穷的不是财富,而是现代经济意识。世界发达国家经验告诉我们一个不争的事实,一个国家越强大,它的负债率就越高,比如美国;一个国家越贫穷,它的负债率就越低,例如朝鲜。富人始终在花着穷人的钱办着富人的事情,用了也白用。所以现阶段,中国经济若想发展,必须要靠投资拉动,靠负债发展起来,这就叫发展是硬道理。总量积累到一定程度,才能提升质量,而后才是科学发展。

如果说BT与地方债务有什么关系,那么BT就是地方债务的解药。国企与政府近水楼台,非常容易滋生腐败。毫不客气地讲,现在有些地方债务的形成,大多源于政府在招投标过程中的形式主义应对官僚主义,由此滋生腐败而造成的。基建领域理应放开市场竞争,政府公开招标。因为,自负盈亏的民营企业更加注重工程质量、控制成本效益,既能减少腐败,又能消除内耗,何乐而不为呢?

倒逼政府职能转型

反腐,一直以来都是民众关注的焦点。去年,在审计地方债务的同时,中央也拉开了反腐的大幕。在我看来,垄断才是滋生中国腐败的症结所在,而BT则是正派与腐败,干净与肮脏的分水岭。为什么这么说?

在世界通行的国际式BT中,风险基本全部由企业承担,政府几乎不承担任何风险,但所有权归属政府;而中国式BT则由企业承担2/3的风险,其余1/3由政府承担,这是由中国国情所决定的。所以我常说,中国式BT并不是真正意义的BT模式,是一种妥协,是由中国国情逼出来的一种模式。正派之人希望风险完全由企业承担,腐败之人则希望政府承担部分风险,这样他才有权力和利益空间。

我们不难看出,对BT的反对声主要来自于既得利益集团,例如一些建设部门。正是因为BT的阳光性,剥夺了这些既得利益群体的利益分羹,才招致了他们的反对。许多城市建设局领导的仕途往往与基建项目密切相连,不是提拔就是双规。政府招投标领域存在的腐败对城市化建设的副作用很大。政企不分,政府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这能公平吗?将城市基础设施建设交给企业,让政府回到公共服务领域,有所为,有所不为,这才是正确的选择。

这么多年,太平洋建设与地方政府打交道,一直本着一个原则:成就对方,成就自己。在给政府带来收益的同时,也带去了智慧。因为没有发展前景,我们曾经推掉过很多项目,也劝说过很多地方政府放弃他们原来想开发的项目。为什么?就是为了防止资源浪费。我明白,他们来找我,是看中我的智慧。外界总有言论称我们是靠行贿来获得政府项目的,这么多年来,我们要是有什么问题,早就被扒个底朝天了。因为我们不是行贿,是行“慧”,是靠智慧去争取项目。

对于城市发展而言,应该先有城市建设,再有城市经济,先由外界输血,再逐步具备自身造血功能。BT正是帮助完善城市由输血到造血功能的转变。

毫不夸张地说,像BT这种公私合作方式搞基础设施建设,本质上最符合市场经济要求,但这一模式也需要外部环境的支撑,这个环境要求就是法治,真正做到依法治国。今天,我们对未来的所有担忧都是来自对依法治国能否得到彻底贯彻的担忧。只要做到依法治国,中国今天面临的所有问题都将不是问题;只要做到依法治国,国家和民族的未来将不可估量。

城镇化投融资最优模式

未来的全球经济有且只有两大引擎,一个是欧美的高科技产业,另一个就是中国的城镇化进程。毋庸置疑,中国的新型城镇化建设已成为当下最引人关注的话题之一。然而城镇化的推进无疑是一个渐进的、长期的过程,而包括基础设施建设、配套服务建设等多方面的城镇化建设,都将需要巨大的资金投入。

BT无疑是城镇化基建领域最理想的方案之一。因为在这种模式下,只要找到合格的投资人,政府几乎不会承担任何风险,所有风险都由企业承担。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全世界都在采用这种模式。不仅如此,相较央企而言,BT成本低、效益高、进度快,百分百阳光。目前国家规定的项目质量保证期是一年,而BT模式承接的项目保证期则长达5年。不仅如此,太平洋建设成本要比央企低了20%。

可以说,现在长线做BOOT,中线做BOT,短线做BT,这是全世界的共识。但在中国,BT模式才刚刚落地起步,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BOT和BOOT,因为这两种模式的长周期特质不大适合国情。但未来,这两种模式一定会出现而且会成为中国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中的中流砥柱。

中国改革开放的前30年是工业化主导城镇化,未来30年则是城镇化促进产业化。中国城镇化的核心是县域经济,城镇化的成败与否也都系于县域经济一身。这些县域城市面临着艰巨的发展任务,但融资渠道却不断缩窄,他们必须找到既能满足自身需求,又符合市场要求的建设模式。只有那些建设速度最快、成本最低、质量最好的模式,才能在经济竞争中获胜,这就是阳光下的经济。而BT恰恰具备这样的优势。

对于地方城镇化建设,太平洋建设始终秉持一个理念——保护性开发,开发性保护。对于一方山水,我们不求所有,但求所在。我们要使一方山水“显山、露水、透绿”,并将其建成“城在山中、山在水中、山水绕城、城清山水”。让原本的青山绿水、真山真水、大山大水变成名山名水,总之要学会把空间留给空间,因为有空间才有未来!

BT市场前景广阔

过去几十年,BT模式尽管在中国城市建设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却始终未能在城市基础设施建设中成为主角。BT未来前景如何?有多人表示堪忧。在这些人看来,中国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的浪潮已过,与之相关联的BT也将随之萎缩。果真如此吗?

在当前国内市场房地产和工业投资下行的情况下,地方政府若想保增长,最好的方式就是运用财政政策等手段加快基础设施建设。其次,伴随新型城镇化在全国的大举推进,BT的舞台和空间也将会越来越大,尤其是西部欠发达地区。除此之外,随着新一轮改革开放的日益深化,那些既得利益群体的形式主义和垄断力量将逐渐消失,市场经济本身的力量会迅速崛起,届时,BT将被名下言顺的公认为最符合市场经济要求的基础设施建设方式。

不仅如此,伴随BT模式在国内市场的日趋成熟和日益壮大,国内的基建企业也开始受到国际市场的青睐。今年年初,我就曾带领太平洋建设总裁团队赴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两个国家进行了商务考察。在与澳大利亚前总理约翰·霍华德、悉尼市副市长郭耀文,新西兰经济贸易发展局资金部CEO Rodney Brayant等人的交流中,无不感受到了他们对中国基建企业对其投资的热切期望。考察中,新西兰最大的工程设计建筑集团BECA向太平洋建设抛出橄榄枝;5月中旬,波黑塞族共和国交通通讯部长Nedeljko Čubrilović一行前往北京华佗论箭组委会进行业务洽谈;6月初,马其顿共和国交通与通讯部部长Mile Janakieski一行前往太平洋建设南京总部寻求项目合作……

对于走出国门,进军国际基建市场,我们早已做好了准备。今年年初成立的太平洋产业集团就是致力于海洋经济发展,依托太平洋建设实现战略转移,从中国市场走向国际市场,从中国式BT转向国际式BT,从太平洋建设迈向建设太平洋。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责任编辑:neomao]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