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股那点事:高考、人口红利与中国式危机

股金多少事 都付笑谈中

1、关于几个热点问题的看法

(1)、欧洲降息——格隆很早就说过了,如果不是美国人天天嚷嚷着要提早加息,欧洲早就降息了。这次之所以敢于不顾美联储脸色逆风降息,一是经济通缩明显,不降不行;二是经济结构转型基本见成效,内需已经起来,这是欧央行降息的最大底气;三,不同于金融危机刚爆发时欧洲的命运掌握在对冲基金手里。现在跳到大西洋很难找到做空欧洲的资金了,就算美联储加息,欧洲对资金的吸引力也不逊色美国本土,这也是欧洲股市不断创新高的原因。四、别指望欧洲降息会增加对中国的外需,基本没有什么关系。但会增加中国央行放松银根(比如全面降准)的勇气与动力。

(2)、阿里上市——网传阿里8月8日美国挂牌。格隆对阿里“黑洞”的判断没有改变,上市初期对其他中概股肯定是危大于机。但也不是说没人沾光:美国雅虎(yhoo)、日本软银(9984.JP)中国动向(3818HK)这些持有阿里股票的土财主还是可以研究研究的。

(3)、马云12亿买恒大足球一半股权——什么说法都有,诸如马云为了上市借世界杯造声势,恒大地产想插上互联网的翅膀,恒大想借助马云的大数据能力以更优性价比选材,马云想打进企鹅腹地,马云想借足球接近政治,等等,不一而足。但许老板与马云都是商人,商人以利为核心,所以可以肯定许老板肯定不只是为了要个虚幻的互联网帽子,马云也肯定不是只要个新玩具。格隆唯一想到的问题是:以许老板之精明,这个价格卖,是否折射地产行业的日子真的不太好过了?

2、关于高考、人口红利与中国式危机

这个周末是两天高考日,格隆诚挚祝福所有参加高考的莘莘学子能圆梦这个夏日,一如很多年前那个懵懂但朝气的我!高考艰苦、残酷甚至有点八股,但它依然是新中国迄今为止最公平的人才选拔机制之一。无数寒门学子就是通过这个门槛开始了崭新的人生。

格隆不想就事论事,而是希望谈谈自己从高考上想到的一些东西。如果以“U”形来概括当前全球几大经济体的经济所处位置,很明显,中国处在左侧往U形底部赶底的过程中,底在哪,还是未知数。欧洲则显然已经找到了底,欧洲人的日子不会再恶化或者糟糕了,欧央行这次降息会强化这个筑底过程。美国人已经确定走在了U形的右侧。很明显,我们最需要在意的是中国经济的再平衡:能否顺利触底着陆,完成经济结构转型,启动内需消费并开启一个新的、较以往为低的水平的紧接着增长周期。

其实从中长期看,仅仅是经济是硬着陆或软着陆本身,都不是一个社会最坏的选项。韩国经济90年代末硬着陆,日本经济长期软着陆,但从长远来看,都没什么大不了的。一个社会有其它诸多坏得多的选项,比如和别国发生长期战争、长期大规模内乱、被世界孤立陷入极度独裁、整个社会彻底腐败,逐渐失掉改革动力和希望等。一个国家最重要的是要避免上述这些最坏的可能和趋势而变成所谓的“失败国家”(Failed Country),否则长期的失败会比短期的辉煌来得更迅速和猛烈。谁能相信,1945年二战结束时,亚洲国家人均GDP最高的是缅甸?

那么,当前对中国长期发展构成最大挑战的坏趋势是什么?从高考就可以看出端倪。

全世界最大、最紧张的考试—中国的高考刚在今天结束。高考最令格隆关注的是高考人数的变化。2008年高考人数1050万,2009年1020万,2010年957万,2011年933万,2012年915万,2013年912万,数据连6年持续下降。今年参加高考人数据说是939万,出乎意料有所象征性反弹。

专家对这种现象的解释,一是生源下降,二是主动放弃。但上大学几乎是大多数中国孩子改变人生命运的唯一途径(尤其寒门学子),绝不会轻言放弃。换句话说,在格隆看来,适龄生源的减少是主因。中国的生育高峰在1991年停止,此后,全国新生婴儿数目及少年儿童人口比重一直保持下降趋势。与之对应的是,2008年高等教育适龄人口数达到最高峰,预计到2020年高等教育适龄人口数将减少30%左右。

年轻人数量的减少对应的是老年人的比例上升。根据2010年的人口普查数据,当年65岁及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达到8.87%。而按照惯例,65岁及以上人口比重超过7%的人口结构即可称作老龄化社会。联合国预测,中国65岁及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2020年将提高到13.6%, 2050年则高达30.8%。

换句话说,中国内地人口结构已出现重大转变:三十年来无限供给的劳动力市场消失,迎来经济学上的“刘易斯拐点”(Lewis Turning-Point)。如果遵循经济学上经典的关于人口红利的定义,即劳动年龄人口持续增长、比重不断提高从而保证劳动力充分供给和高储蓄率,中国人口抚养比预计在2015年停止下降,也就意味着2015年前后中国劳动适龄人口停止增长,也就意味着人口红利的消失,中国“未富先老”。

以格隆十年经济学学习的感悟,人口红利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是有效解释经济增长的最核心因素。从经济学角度看,解释经济增长的变量很多,包括资本投入、劳动投入、人力资本积累以及全要素生产率等诸多变量,但归根结底都与人口因素相关。西方发达国家的资本原始积累不外乎是用暴力掠夺了其他国的人口红利为己所用,而中国的人口红利则是通过低工资、低保障的合法途径实现对本国劳动力的苛待与利用。一旦这个优势失去,经济增长引擎的动力缺失会立即出现。日本是一个典型的在人口红利消失之后,经济增长陷入停滞的例子。其人口抚养比1970年降到最低点并持续了20余年,到20世纪90年代迅速提高。

人口结构的失衡,会直接对社保制度与经济增长构成挑战: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负责人公开表示,相应推迟退休年龄已是必然趋势,人社部将会提出弹性延迟领取基本养老金年龄的政策建议。该建议不出意外地引起了轩然大波与反弹。人社部之所以冒天下之大不韪提出这个建议,其实就是因为人口结构失衡导致劳动力供给的减少以及养老金的巨大制度缺口而不得不采取的策略。

人口结构恶化之所以是灾难,除了直接给社保和财政带来巨大压力外,更重要的是将影响随后的居民消费倾向,以及经济转型的机会与可能。目前中国消费只占GDP的1/3,格隆很难想象在社保不完善,人口老年化的大背景下,中国经济向消费转型的成功几率有多高。更尴尬的是,我们今日的人口结构很大程度上是通过计划生育人为控制的结果。这种情况在可预见的时间内都很难得到改观。一般在人类工业化的初中期,人口会暴涨。这也是马尔萨斯在18世纪提出对人口增长充满最恶毒诅咒的人口学理论的原因;但随着工业化的推进,几乎所有完成工业化的国家都会迎来生育率(妇女生养子女的数量)降低、人口负增长的规律。低生育率可以自我强化。一方面是计划生育已经形成一个利益集团,另一方面,观念的变迁也会内部自我强化。过去30年,中国的生育率从2.6降到了1.56。, 2010年上海的生育率只有0.6。而根据联合国的预计,中国的生育率将继续下降,2015年到2020年将会降到1.51,而同期,美国的生育率维持在2.08并保持增长。

人口结构会对一个国家的经济结构、增长模式带来长期而深远的影响。人口结构的恶化将会令一个国家失去未来和希望!在格隆看来,无论对庙堂执政者,还是江湖投资者,撇开人口问题去研究所谓中国经济、国家命运或者投资机会,都极可能是隔靴搔痒,缘木求鱼。

3、关于世界杯冠军预测与投资的本质

4年一次的世界杯盛宴很快再次在巴西开演。伴随每届世界杯最有意思的一个游戏就是预测谁会是冠军,无数人都会参与其中并给出自己的答案——格隆这辈子做过的最离谱的事情之一是在2002年韩日世界杯的时候买足彩,赌中国队进八强,并灵光一闪石破天惊买了一张赌中国队夺冠的彩票。当然,事后证明那个石破天惊只是脑子进水了而已。目前已经有外资大投行根据精密模型测算出今年冠军决赛将在巴西与阿根廷之间展开,而巴西将以3:1的比分夺冠。最终结果?天知道。贝利就是因为每届都预测错误但屡败屡战而被奉为“乌鸦嘴”的大名。

著名理性预期经济学派创始人,芝加哥大学教授小罗伯特•卢卡斯是1995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1982年他和自己的“女巫前妻”协议离婚时,前妻开出的离婚条件是,如果卢卡斯在1995年10月31日前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她有权获得一半。当时卢卡斯做出的“理性预期”是,自己即使获得诺奖,在95年前获得的可能性也不大,因为诺贝尔经济学奖通常都考虑年长者,于是他愉快地同意了。但不幸的事情发生了:1995年10月31日的前20天,他被通知获奖,获奖原因是他的理性预期理论。

这绝对是一个极大的讽刺,卢卡斯由于他的理性预期理论获诺贝尔奖,但他要为自己的非理性预期付出代价。有一句歌词是这么唱的:未来会怎样,究竟有谁会知道?幸福是否只是一种传说,我永远都找不到?

做证券研究与投资的,每天殚精竭虑、皓首穷经、乐此不彼、坚持不懈在做的一件事情就是预测未来——人人都希望手中有一个水晶球。其实不单是我们这个行业的人,世上几乎每个人都想知道自己的命运,并在此基础上做一些理性的抉择,以让自己的未来变得更好。这种行为体现在正式职业上就是算命先生、占卜师、星象大师、巫师、牧师、风水先生或者易经专家,以及我们耳熟能详的股评家之类的玄学大家。应该说,古今中外,这种预测行为以及由此诞生的职业从来都是一种很高尚的职业,但无疑也是成功案例最稀少的职业。这里最经典的案例是是吉普赛人,他们是最擅长做预测的,但几千年来他们这个民族一直在世界各地流浪,很明显他们一直没有算出哪里才是他们最终的家园。

隔三差五冒出的大红大紫但多半很快消失无踪的股评家将预测这个游戏发挥到了极致,但他们多半是不直接做投资的。格隆能记得的一个特例是,准确预测了87年美国股灾的那个女人面对蜂拥而来的信众的资金,慨然上任亲自打理,结果是其管理的基金年复一年地亏损并最后清盘。与此对应的是,现在香港与国内都有大券商的大牌研究员开始用易经来研判市场并将研究方法和结论定期发送。每次格隆都是诚惶诚恐地拜读,但对里面的乾坤八卦之类的东西实在云里雾里。每年中期、年末各大券商都会召开投资策略会并会对未来的市场点位以及看好的牛股做一个预测(往往命名为十大金股。格隆一直没明白为什么总是十大,而不是7大,或者十二大),但这些预测事后多半都被证明是没有多大参考价值的。而我们无法否认的是,做出这些预测的都是在这个市场摸爬滚打很多年的行业精英,我们没有理由去怀疑他们的学识水平与专业能力。事实上,他们中的很多人的实际投资做得非常漂亮。

显而易见,投资是投资,预测是预测,两者除了有一个共同的标的物:股票外,其他没有任何关联度,风牛马不相及。

当然,格隆并非不可知论者,也认同凡事有其发展的自身规律,但对这种规律的认识与其说成是预测,还不如说是一种高中生都会用的概率统计而已——所谓的大概率事件。而且,这种概率预测也绝不能大胆推广到适用所有事物——尤其是那些变量极多的事物,比如市场走势与指数判断。高等数学明确告诉我们,变量超过5个的函数基本是无解的,或者说有无数多解。身在变量无数的证券市场环境里,卑微的人类并不比猴子聪明多少。换句话说,投资的本质是在针对一个变量很少,基本在我们控制范围内的简单函数做的一个求解,这个解是相对确定的,与预测无关——做自己能力范围内的事,其他的事情交给佛祖。

欧洲减息,美国人讨论加息,中国经济处在“准萧条”的状态,港股指数也到了前期高点,目前市场的走势,又到了各路神仙做预测市场中长期走势的时候了。如果这种预测纯属一种人类面对莫测的市场倍感无助而做的一种心理按摩游戏,其实玩玩也无妨。但如果想以此指导投资,那还不如买台最新款的57寸小米超大LED电视机和两箱啤酒,叫上几个狐朋狗友,然后一边喝酒,一边用画符、黑狗血这类高科技手段来测测今年的巴西世界杯冠军是谁,这个更靠谱。

作者:Michael chan,又名格隆,任职于某全球跨国投资机构。

以上观点纯属作者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立场,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入市风险自担。

声明:本文系微信公众号“港股那点事”授权腾讯财经独家转载。“港股那点事”微信公众号为:hkstocks。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责任编辑:kewinfan]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