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欧联动量化宽松支持实体经济 贷存比要调了

本报记者 杨中华 刘飞

北京报道

不一样的地域国度,不一样的量化宽松方式,但一样的是拯救实体经济的目的。

6月5日晚间消息,欧洲央行行长马里奥·德拉吉宣布将终止证券市场计划(SMP)冲销操作、准备实施量化宽松(QE)以及推出新一轮长期再融资计划(LTRO)。同时,欧央行下调6月利率,开启负利率时代拯救经济。

就在不久前,中国国务院要求中国央行加大“定向降准”措施力度,对发放“三农”、小微企业等符合结构调整需要、能够满足市场需求的实体经济贷款达到一定比例的银行业金融机构适当降低准备金率。

6月6日,有消息称,中国数家中小型金融机构已于上个月底收到1000亿元人民币再贷款,定点投向于农村建设。巧合的是,当天国新办举行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举措与成效等情况新闻发布会。

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席王兆星指出,金融必须要回归服务实体经济这样一个本质,金融不能搞自我创新、不能搞自我循环、不能搞自我膨胀,否则,就会酿成金融的泡沫和金融危机。

至于备受关注的贷存比,王兆星表示在考虑保持资金稳定性的情况下适当调整贷存比分子分母的结构,以适应资产负债结构多元化的变化,适当增加资金的有效供给,盘活存量,而具体办法不久后就会向社会公布。

如何支持实体经济?

但需要注意的是,金融两大使命既要支持实体经济,同时要防范金融风险。

在转变发展方式、调整经济结构中,同样给商业银行的资产质量带来了阵痛,根据银监会数据显示,2013年底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贷款余额1.18万亿元,比年初增加1016亿元,不良贷款率1.49%。

继钢贸、光伏行业也成为不良贷款的重灾区后,近期关系国计民生的房地产行业泡沫破灭甚至崩盘的声音不断。

“确实我们应该看到,如果一个经济体对房地产业依赖过重,如果金融业对房地产业的风险贷款暴露过多,一旦房地产出现问题,可能会对整个经济甚至对中国整个金融业造成灾难性的破坏。”王兆星如是担忧。

“作为监管部门,我们在很早之前也提示银行业要关注房地产市场的发展,要注意控制房地产的风险。”王兆星称,看到一些三四线城市房地产销售和价格都有所回落,将组织开展相关的压力测试,尽可能提高银行业的抗风险能力。

“重点关注房地产开发商的资本金、现金流和财务等状况,关注房地产开发商的资金断裂给金融带来的风险。”王兆星提示商业银行,在支持实体经济过程当中,在深化金融改革和放松管制的同时,注意进一步防范金融风险,维护金融安全。

此外,当下无论是支持小微企业,还是支持“三农”、科技创新企业,商业银行面对的是如何提升自身风险管理水平,为这类资产质量轻的中小微企业提供无抵押、无担保的信用贷款。

一位从事农业工作的小微企业老总张南(化名)向《华夏时报》记者称,政府一直在讲加大资金支持“三农”、小微企业。好多银行也整天说进行产品创新,积极支持“三农”、小微企业的贷款,但是感觉高声摇旗呐喊之后,还是不接地气。

王兆星坦承,“在如何把握平衡和协调支持实体经济和维护金融安全上,监管当局也面临着不小的挑战。”

监管层还面临另一大挑战是,如何增加资金的供给来源,缓解企业所面临的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

降低融资成本路径

“3月初,我们企业要进行产品规模扩大,需要贷款。银行部门老总也来实地考察多次,同时要求提供的担保合同也积极配合,按时到了银行依然是层层审批,一直到5月末才真正的审批完成,而放款也安排到了6月初。相当于我们忙活了大半年,仅完成了这笔银行贷款。”让张南无奈的是,高企的融资成本并没有减少时间成本。

监管层已明了张南的困惑。“谈到融资成本,除了时间成本以外,就是经济成本,这个经济成本,一个是利息,一个是费用。利率越高融资成本越大。但利率有正常的利率,也有非正常的利率,因为利率代表了资金成本、管理成本、风险定价和供求关系。”王兆星在当天的会议上如是表示。

银行监管的银监会银行监管一部主任肖远企当场表态,要求银行进一步提高信贷审批效率,简化信贷审批手续,减少贷款额外成本。

“在简化信贷的审批程序环节,尽可能减少这些通道、媒介、中间环节,尽可能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减轻企业负担。”王兆星所指正是清理资金“通道”、“过桥”问题,缩短融资链条。

去年以来,监管层陆续对理财、同业、信托等相继发布了8号文、同业业务规范意见、127号文等监管文件。

“关于同业、理财等文件,都是为了规范通道业务,同时也使之回归本质。在主要措施方面,一是健全业务治理体系。理财业务要采取事业部制;二是强化风险防控机制,使通道业务的风险可控;三是使通道业务回归本质。这样可以降低资金成本,减少资金空转,引导更多资金支持实体经济。这是我们规范通道业务的初衷和目标。”肖元企进一步解释道。

“虽然清理通道业务本意是正向的,但是对于走通道业务的企业来讲。本来就属于监管层控制贷款的企业类型,同时也是不符合商业银行正常贷款要求的企业。压缩通道业务之后,必然会使部分企业融资更加艰难,也会使结构调整中的阵痛加大。” 一位股份制银行人士如是担忧。

但肖远企还要求银行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大力发展信用贷款、无抵押的消费贷款以及信用卡透支等纯信用贷款,降低对抵押担保、第三方评估的依赖,这样也可以减少整个社会信贷成本。

此外,王兆星表示,“要尽可能减少这些因素之外的额外负担,要坚决解决和消除这种无服务的收费和低投入服务却收取较高费用的问题,从而在资金成本上降低企业的负担。”

资金供给渠道在哪?

如此,监管层拉低融资成本手段多管齐下,但商业银行首要面对的难题是在资本金约束、金融脱媒、互联网金融冲击下,流动性从哪里来?

近期,央行不断加大“定向降准”措施力度,对发放“三农”、小微企业等符合结构调整需要、能够满足市场需求的实体经济贷款达到一定比例的银行业金融机构适当降低准备金率。

6月6日,有消息称,中国数家中小型金融机构已于上月底收到1000亿元人民币再贷款,定点投向于农村建设。此前,央行也于4月25日分别下调县域农商行和县域农合行存款准备金率2%和0.5%。

让市场不解的是,此举能量化宽松多少流动性?负责全国4000多家农村商业银行、农业合作银行、村镇银行以及农村信用社的监管者,银监会合作金融机构监管部主任姜丽明以农商行为例给出了参考,2003年492家农商行净资产是负的100多亿元,到今年3月末净资产达到了7000多亿元,比去年同期增加了1900多亿元,这就撬动了1.9万亿元的信贷投放能力。

而摆在大多数商业银行面前的仍是如何有动力去盘活信贷存量?

负责中国最大的五家大型商业银行监管的肖远企开出的良方为,一是要求银行进行收回债贷和发放一些兼并贷款以及沉淀在一些低效、产能过剩行业里的资金,来提高资金的周转速度,从而使社会可贷资金增加。

二是要继续大力推进信贷资产证券化,提高和扩大证券化产品的基础市场的品种,扩大投资主体和市场的范围,加强信贷资产证券化的力度。

三是要求银行加大呆账的核销和信贷资产、不良资产的转按,要求他们综合运用现金清收、重组转化、以物抵债、呆账核销、批量转让等手段,及时处置资产损失,从而腾出新的信贷空间,通过这些措施来盘活存量。

此外,近年来不断有声音呼吁修改《商业银行法》中75%贷存比要求,以应对商业银行资产负债管理的新挑战,更好地盘活存量,增加资金的有效供给。

对此,王兆星认为,贷存比并不是限制商业银行支持实体经济和小微企业贷款能力的主要因素。目前银行业整体贷存比在65%左右,还和75%有一定的距离,且目前贷存比也正随着资产负债结构的变化进行适当调整。

如用于支持小微企业发行的金融债券,既不能进入到贷存比的分母存款中,其发放的贷款也不能计入分子中,以及中央银行对小微企业、“三农”的专项贷款,这些也不再计入贷款分子中。

(华夏时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责任编辑:yuedong]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