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丹:加强区域合作一体化 发展跨境基础设施

第五届国际基础设施投资与建设高峰论坛于2014年5月8-9日在澳门召开,本届高峰论坛由中国对外承包工程商会和澳门特区政府经济局共同主办。第五届高峰论坛将围绕国际基础设施合作中的优先领域和重点方向,以“互联互通为国际基础设施提供新动力”为主题展开讨论。亚洲开发银行驻华副首席代表杨丹:加强对区域合作一体化的支持,重点发展跨境基础设施主题论坛第二部分由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孙子宇先生进行主持,亚洲开发银行驻华副首席代表杨丹作为发言嘉宾出席并回答了现场提问。

以下为杨丹副首席代表发言的文字实录:

感谢主席先生。我叫杨丹,我现在是亚洲开发银行驻中国代表处副首席代表。在中国我关注亚洲开发银行所做的工作,我们的办公室在北京,同时我也负责加强亚洲开发银行和中国的合作关系,因为大部分的参会者都是中国人,所以我打算用中文,也是我的母语来陈述我的观点。

昨天有朋友问我,亚洲开发银行是不是国家开发银行的一部分,所以可能在这儿我有必要澄清一下。亚洲开发银行是一家区域性的多边金融组织,亚洲开发银行成立于1966年,它的总部设在菲律宾马尼拉,亚洲开发银行目前有67个成员国,其中包括48个区域内成员国和19个区域外成员国。亚洲开发银行的宗旨和它的使命是致力于消除贫困和推动包容性增长,最终使亚太地区的人民提高生活水平。

在今天的深入讨论之前,我想简单地提一下和中国工程承包业之间的合作。中国工程承包业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同时中国工程承包业也走向亚洲、走向世界,向亚太其他的成员国提供了重大的基础设施项目的建设。在这一方面,亚行一直是一个忠实的合作者,亚洲开发银行向中国的承包队伍一直提供着广泛的广阔的市场。

中国承包队伍在亚洲开发银行的业务当中表现非常之好,持续多年通过国际竞争性招标的方式取得亚行贷款总额、亚行资助、海外项目的多余20%的合同额,承担和参与了非常多基础设施和其他方面的项目。与此同时,中国和亚洲开发银行的合作已经越过国界,形成了区域一体化的紧密合作关系。比如说在蒙古和吉尔吉斯斯坦,我们拿出一些项目,中国的承包商获得了一些合同,修建重要的道路。在亚行的经济合作、交通走廊当中的主要部分也是由中国的承包商进行的。中国在大湄公河流域次区域和中亚区域经济合作的建设当中都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根据亚行2020年战略框架,我们将逐步加强对区域合作一体化的支持,首先我们要扩大对区域合作一体化的业务量,期望在2020年至少达到30%以上。我们要在区域和次区域的项目增加资金投入,加速推动和增长这些国家的经济伙伴关系,我们还将重点发展跨境基础设施以及相关的服务,促进区域货币和金融合作,提供区域的公共产品。

同时,亚行作为一个区域性银行,我们要加强自身在区域合作当中扮演的催化剂和协调者的角色,那么,区域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为包容性增长和缩小差距奠定了基础,亚行将越来越多的资金投向基础设施项目,在这方面我邀请大家访问我们的网站,了解详细的情况,可以在你们感兴趣的国家寻求商业机遇。谢谢!

杨丹:谢谢主持人。我会用最短的时间简要来介绍一下,刚才我讲到,在亚洲我们把这个地区分成四个区域,其实今天在台上我们就已经有三个区域的代表了,也就是说斯里兰卡是代表南亚,柬埔寨代表东南亚,中国代表东亚,我们还有一个区域叫中亚。

在这些区域当中成立了区域和次区域的合作机制,比如说非常具有代表性的两个合作机制,一个是中亚区域合作机制,还有一个就是大湄公河流域次区域机制。我们希望下一步在这两个机制上面,我们能够看到更多更好的互联互通交通基础设施项目开发出来。

为了响应巨大的需求带来的巨大的融资挑战,亚行在自身想方设法地加大我们的资金供给量,而且丰富我们的融资产品,提高对基础设施项目的支持以外,我们还积极地扩大融资的渠道,加强和其他多边、双边金融机构的合作,比如说我们在哈萨克斯坦亚行和世界银行合作投资开发了横跨大洋的交通部分。

同时亚行还积极地帮助成员国发展开发本国和区域内的债券市场,为筹集本币和外币的资金,以满足基础设施的需求。我们深刻认识到,各个国家的发展现状不同,资金能力有限,所以社会与项目的程度也不一样,跨境项目面临非常大的挑战,但我们必须认识到,在这么大的需求驱动下,我们必须扩大融资能力,扩大融资方式。

所以亚行在很多的研究当中,我们提倡而且也非常积极地提供各种各样的帮助,希望我们的成员国能够积极探索这些下面的融资方式。比如说除了公共部门和政府资金之外,我们可以利用非预算资金,比如说用国有企业作为融资平台,或者国有企业在自身的资金能力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在做好本国工作的情况下,开发能够参与区域基础设施项目。

第二,PPP的模式,亚行现在非常积极地和所有的成员国一道探索,用PPP模式既做好国内的基础设施项目,也开发跨境的基础设施项目。PPP模式能够让两个P之间公平公开的共同承担风险,以提高资金的效率、项目的效率和项目的质量,所以在这方面提供了很多的资金服务、技术服务。

第三,刚才我提到帮助一些成员国,开发扩大他们的债券市场,开发本国和区域内的债券市场,加强区域市场一体化,以期达到提高融资渠道和融资能力的目的。最后是区域性的基础设施资金,这个基础设施资金的成立能够直接为区域内的基础设施项目融资,比如说现在已经成立的基础设施基金,但问题是现在已经成立的东盟基础设施基金,它的资金量太小,资金总量现在是4亿8500万美元,亚行是1亿5000万美元,所以东盟国家和亚行应该更多地提高资金量。

我觉得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倡议,对我们今天的议题而言是一个非常好的事,而且是开出了一剂良药。首先说明中国是一个负责任的国家,亚投行可以使资金更有效地用于互联互通基础设施的项目,就像在亚洲开发银行年会上表示的一样,中国对亚投行的想法激发我们亚洲开发银行自己去创新思考。

如果说亚洲未来的十年基础设施建设需求的资金量是8000亿美元,而目前只有5%的供给量,那么亚投行和亚行的关系就只能是互补,而且是伙伴关系,就不是竞争关系。何况两个机构定位不同,亚投行重点在基础设施建设。

另外在项目开发、建设和实施方面,亚行都有非常成熟的经验和做法,这些都可以和将来的亚投行分享。而亚投行以低成本、高效率的定位也会促使亚行在业务方面进一步创新。我们在这里期待亚投行的设立。谢谢!

以下是现场问答部分实录。

马克特(音)公司代表:感谢主席先生,我是代表马克特(音)公司的,是最大的金融保险公司之一,我有这样一个问题,今天上午我们非常高兴地听到基础设施项目的价值已经超过了1000亿美元的规格,那么照这样的数据背后,其实就是非常多的世界各地的公司和银行。这样持续的发展在未来的4-5年或十年中都会保持下去,亚行是否做了风险方面的准备?

杨丹副首席代表: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作为一个银行,我们要考虑成本,我们要考虑风险,对亚洲开发银行而言,其实我们更重要的是考虑它的经济和社会效益。如果从风险控制的角度讲,亚洲开发银行有一个非常强而且专业的项目开发、规划和实施队伍。也就是说,首先我们要加强跟成员国的沟通合作,我们要保证我们规划的项目,它既符合亚行的战略需求,也符合成员国的发展需求,在这个前提下,我们开发项目,在项目的设计当中我们要和成员国,和所有的项目业主、项目的执行机构一同工作,保证项目的设计是完美的,保证项目的设计是符合项目最初所设定的目的。

那么在项目的设计过程当中,亚行有很多的要求,当然这些要求在大多数情况下都和我们国家自身的要求吻合,比如说我们要关注项目的资金成本、资金回收、经济回收和社会方面的回收,同时我们要看项目在社会保障方面,比如说在环境方面。调查确实需要很多的成本,在社会保障方面我们做了很多工作,但是成本和收效有时是成反面的,成本非常高的有时候效果非常的好。亚洲开发银行的项目从开发到设计到实施有一套完整的系统,这些项目在很大程度上能够保证质量,而且能够做得比较好。

我们和亚洲开发银行有一些类似,我们有自己非常完善的流程,在这个流程当中会考虑风险评估、风险规避方面的因素,在主权国的角度确保符合法律的框架,同时要保证项目的可持续性,然后再来看项目如何能够做得更加有效和平稳。也是保证它的安全、效益和环保,同时也要进一步维护社会和环境方面的利益。我们关注过去已经执行的这些项目,并且在过程中不断地去学习,也注意到了前期的准备工作,哪怕是增长了前期的资本和投入,是应该能够在这个阶段做到更加精细和确保的。

其中有一点是,亚行对腐败零容忍,用这种方式、这种要求我们保证项目的资金能够有效地利用在项目上,减少风险,通过非常严格的国际竞争性和国内竞争性招标方式,我们保证亚行项目的采购合同是在透明、公正、经济的环境下进行的。

第二,亚行的项目加入了很多能力建设的成分,亚行通过技术研究和拿出技术服务资金,进行全过程的项目实施能力建设,希望能够建设一个非常强有力的项目的实施队伍,在这方面的收效非常显著。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第五届基础设施投资与建设论坛

相关搜索: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责任编辑:xanthewang]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