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天纳:经济衰退是否是中国需要面对的未来

八、九年前,笔者较多时间在北京,期间也尽量抽空参与当地进行的经济与资本市场讨论,并作主题演讲。其后,笔者因工作繁重,无法兼顾,祇能零散出席。上月,笔者在北京再次接受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管《中国经济报告》的专访,并获邀参与圆桌论坛,与国家财政部刘尚希先生、以及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刘胜军先生,共同针对“中国经济在走向衰退吗?”的议题作出讨论,论坛由《中国经济报告》马玉荣博士主持及负责。

《报告》内容颇具参考价值,希望特别借此机会,在未来栏目中,与读者一起分享,研判中国经济未来的走势。

最近,国际上对中国宏观经济走势唱衰者甚多。如福布斯中文网曾发表一篇文章,标题是“中国经济在2014年将会走向崩溃吗”;索罗斯等对冲基金亦极力唱空中国。他们之所以唱衰中国经济,是基于中国金融风险、财政风险、产能过剩、房地产泡沫等问题的累积。但也有不少人继续看好中国经济。究竟应该如何看待当前以及今后中国的经济走势?

问题:对中国宏观经济走势该作何种判断?出路在哪里?

刘 (中欧):对中国经济走势的预期,现在确实很难说谁对谁错。悲观者也有理由,中国现在的确面临许多危机和风险。过去30年粗放式的经济增长方式,消耗了大量自然资源,造成了贫富悬殊、腐败泛滥、环境污染等问题。现在,地方政府债务风险、资产价格的泡沫化等,都很严重。从理论上讲,改革是最大的红利。如果十八届三中全会确定的改革目标能够顺利实现,或者实现一部分,会释放出很多红利。但是,在改革中能否控制好风险?比如,改变原来超发货币的政策,会不会引爆房地产泡沫?通过改革解决历史上遗留下来的问题,还有无足够的时间?人民有无耐心?所以,我个人也不太乐观,但我不认为中国经济会崩溃。国外的“中国经济崩溃论”并非一个准确的预言,他们低估了中国政府。中国政府掌握巨大资源,有干预经济的能力和决心。中国政府拥有大量国企、财政收入、土地资源等,经济低迷时就刺激一下,如2009年左右“4万亿投资 + 近10万亿信贷”刺激政策。而且,中国政府做事效率高,不像美国需复杂论证,中国领导一拍脑袋,事情就定下来了。

总之,中国虽然面临的问题多、风险大,但一旦出问题,政府有能力稳定局面。但是,这条路能走多久?不可能永远这样。真正的出路不是靠控制,而是靠改革,否则,危机只是被推迟了,迟早会爆发。

温天纳:外国金融机构、对冲基金的言论或判断,并非中立的意见。很多时候,因为涉及自身利益,他们会从自己的角度看问题,放大中国的地方债问题、信贷问题和制造业问题等。正好遇到中国经济出现短暂回落,这种唱衰中国经济的言论就出现了。我认为,中国经济出现崩溃的可能不大。2014年,中国经济运行的关键点在于“稳增长、调结构、转方式”以及“全面深化改革”,具体包括化解过剩产能、发展新兴产业等。

刘(财政部):当前中国经济处于结构性的转换期,有人称之为经济换挡期,面临着各种各样的不确定性。这些不确定性会带来我们意想不到的风险,相互交织在一起,影响中国经济走势。但是,更重要的是,我们已经看到了这种不确定性及其风险,对此已经有了充分的认识和思想准备,而且找到了对冲这些风险的最有效的办法。从国家整体来看,我们已经开始全面深化改革,系统性的改革应该能够对冲经济社会转型升级时期的风险。对冲经济风险主要有两个办法:一是全面深化改革,二是制定正确的公共政策。例如,税制改革中的“营改增”在进一步推进,去年的“营改增”以及清理行政事业性收费,减负达到1400亿,今年会继续拓展“营改增”范围,已经明确拓展到电信行业。很显然,减负进一步扩展,企业负担减轻了,活力会增强。相关部门对中小企业也实行了优惠政策,今年还会加大力度,这会激发人们的创业热情。

大家担心的是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去年,国家审计署审计出的地方政府债务大约是20万亿元,还有大约10万亿元的政府或有债务。政府性债务有风险,但是,风险并不等于危机。一些媒体在解读时把风险等于危机,这是一个很严重的误读。

政策与改革有区别。关于未来的政策取向,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说,中国坚持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不采取短期刺激措施,不扩大赤字,不超发货币,表明了保持政策连续性的态度。今后,将不急于改变政策,将充分发挥宏观调控的弹性,只要经济运行保持在一定的合理区间,就不需对既有政策做大的调整。

政府宏观调控何以创新

问题: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强调,要创新政府的宏观调控,即完善宏观调控政策框架,守住稳增长、保就业的下限和防通胀的上限。那么,应如何创新宏观调控?

温天纳:以往的宏观调控是一刀切,现在要顾及经济调整。为实现今年稳增长、保就业的预期目标,应该采取分化式的调控政策。即对淘汰过剩产能,采取比较温和的措施,对新兴产业和环保等支柱产业,应大刀阔斧地推动,作为推动经济发展的主导力量。这种分化式调控能否上升为创新性政策,需要体制改革提供支撑。

刘(财政部):宏观调控实际上已经有所创新,从过去的刚性调控变成现在有一定幅度的弹性调控。如经济增长目标,过去是刚性的7.5%,现在是弹性的7.5%,即7.5%左右;物价控制目标也是如此,3.5%左右。原来的对点调控转变为现在的区间调控:经济运行在区间里就不出台新政策;只有当它有可能突破区间时,才需要采取措施。这样,可避免政府不停地干涉经济运行,让市场自主运行。例如,对猪肉价格的调控,我们是有教训的。以前,政府频频干预,不给予市场自我调整的时间,结果反而导致猪肉价格大起大落,恶性循环,加剧了猪肉供应的波动。完善巨集观调控方式,首先要避免巨集观调控的副作用,这也是一种风险思维,然后再看其正面作用。宏观调控是外因,要通过市场这个内因起作用。创新巨集观调控方式,要先有风险评估,考虑调控措施、手段、介入时机,避免引发新的风险。

至于分类式调控,也是弹性化的一种表现,就不是一刀切了,而是根据一定区间、不同的市场状况来判断是否调控。实际上就是运用多样化的手段,避免巨集观调控方式单一化的负面影响。改革则更多是对冲长期风险,解决战略性问题,增强经济增长的内生动力。

刘(中欧):我们要下决心告别过去宽松的货币政策,不能饮鸩止渴。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说,宏观调控要松紧适度。经济换挡期,老的增长动力衰退,新的增长动力何在?我们要减少对投资的依赖,政策要有足够的灵活性。去年“钱荒”,央行没有马上放水,央行也没有一根筋。去年M2依然偏高,M2增速达13.6%,是不是应降到10%? 去年M2余额为97.42万亿元,超出控制目标0.6%,这也就意味着央行多发了5845亿元人民币。但是,减得太快也容易发生金融危机。

至于地方政府债务,只是短期的,中央有能力消化。但依靠中央财政买单之后,新的债务又会出来。所以,要从根源上治理,必须用新的体制机制管控地方债务风险。要对地方政府财政加强监督,建立财务报告制度,加大财政预算的透明度。各级人大不能仅仅做橡皮图章,要充分发挥监督作用,对各级政府的财政收支形成真正的制衡。

因内容详尽,无法在本周内尽录,在下周栏目中待续。

作者为中国高校联金融协会副主席、香港证券专业学会委员会成员 温天纳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责任编辑:kewinfan]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