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焰火》:一个角色照见众生

  杨 青

  不少人看了《白日焰火》后不明白:廖凡凭什么拿柏林影帝?

  这个猥琐、酗酒的前警察,一出场就离异被前妻嫌弃。警察的身份听上去威武,但没有给他加多少分,一个回合扑倒罪犯就让他累瘫在椅子上,没给嫌疑人戴手铐的失误让他损失两名战友,自己也受伤住院。再出场,他醉倒路边眼睁睁看着摩托车被骑走也无力起身,身份也变成了潦倒、失落的保安。

  看过劳伦斯·布洛克笔下的侦探马修·斯卡德系列小说的作者,会把廖凡饰演的张自力跟这位酒鬼无牌私家侦探马修·史卡德联系起来。

  “我叫马修·斯卡德,我是个酒鬼。我无话可说。”

  换成张自力,我怀疑他也会用同样的出场白,因为他同样无话可说。

  好不容易遇到个美女,他却背叛了她,让警察抓走了她,只放了一场焰火为她送行。

  我们以为的爱情应该是《偷天陷阱》肖恩·康纳利那款的,他爱上她,放走她,并和她远遁天涯。但张自力却把好过的女人送进了监狱,还很世故地在庆功会上把破案功劳推给新上任的领导,一脸笑意。明明刚在银幕上认识,却觉得他像生活中的老熟人。

  第六代导演曾宣称,他们跟第五代导演的区别是把摄影机放在地上。看了《白日焰火》,感觉导演刁亦男像随身揣着个摄像机,在我们中间窜来窜去拍个不停,他拍的电影和生活连着筋带着骨,切割不开。

  新派电影就是这样,男主角不帅不酷有点猥琐,好不容易有了一抹亮色,自己还很现实地给掐灭了。

  电影从圈定男主角那一刻起,骨子里就和老派电影区别开来。破案悬疑只不过是外包装,是寻求资本时增加上的外壳。柏林电影节评委梁朝伟说,评委们看完这部电影,基本认定它就是最佳了。这个发生在中国东北的凶杀案能征服来自全球的评委,跟案件离奇无关,实在是办案的这个人表现出来的复杂人性打通了国界,征服了众人。

  一个角色可以照见众生。

  冷和硬是不少观众的观影感受,这跟影片传达的黑色基调一致。

  投资方曾要求按商业片的标准拍1500个镜头,最后导演协商的结果是最多800个,舍掉了几乎一半,这样一来,节奏慢了,生活的气场就基本还原了。

  最华丽的长镜头是张自力在街头醉酒、摩托车被掉包的那场戏,镜头居然拐了个弯回来再上去。结尾张自力在舞厅跳舞的那段放松得很,也是全片配乐有点渲染意思的一节。

  最让人着急的长镜头是罪犯王学兵在逃跑的街头被警察开枪追杀,这应该是全剧的一场高潮戏,但导演的镜头只盯着女主角的脸,不肯再挪前一步。前面远远的,是事件的发生地,我们只能听见“打哪儿了”之类的声音,导演就是不肯给拉近。你会急一下,然后又释然,生活里岂不就是这样?很多时候,我们真的到不了跟前,看不懂别人的故事,距离营造的疏离感让你在止步的同时抽离现场。

  我不满意的只有结尾,白天里的焰火,有点拔高硬生生点题的味道。这样的故事应该有一个像贾樟柯《站台》里那样的结尾:崔明亮歪着脖子在火上呼呼开着的水壶声中睡着了,这样平淡的结尾才更合适整个片子的气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