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尾武彦:中国必需迎难而上 否则将面临艰巨挑战

“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4”年会3月22-24日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本届论坛以“全面深化改革的中国”为主题。腾讯财经全程直播。

亚洲开发银行行长中尾武彦今日表示,如果现在不迎难而上,那么中国日后面临的挑战会变得更加的艰巨。

以下为嘉宾发言实录:

中尾武彦:非常感谢!我很荣幸能够参加中国发展高层论坛,这是我作为亚行行长首次参会,很高兴能够跟楼部长一起作为发言嘉宾参加这个环节,楼部长也是我的老朋友了,我们已经相识一段时间,在中国我们开展过很多财政事务的合作和讨论。我们认为在经济调整的过程中财政这块也是面临非常重要的转型时期,对于中国来说有很多的决策需要来做。

这个月中国的人大也是作出了一些指示和决定,自中国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有效的经济政策维系了中国前所未有的速度发展,但是这种两位数的增长速度不是说永续的,所以我们在继续方面需要赶超,另外在劳动力的剩余方面,农村地区可提供的转移劳动力在减少,另外我们要有更好的投资,我们看到投资和工业环境带来了一系列的环境、生态的问题,这都需要新的发展模式,三中全会上他们也是意识到了这样的挑战,所以经济增长应该从重量更多的转向重质,所以显示了政府能够更好的在2020年建成小康社会。另外这个决定是非常全面而且非常明确,讲到一定要深化改革。政府要促进市场体系的培育,同时划分政府和市场的关系,更好的进行私营部门改革,同时更好的弥合城乡之间的差距,同时更好的保护环境,领导人也是给市场赋予了资源配置最决定性的作用,中国这样的决定将会释放私营部门的活力,同时使国家能够更快的向高收入国家转型,实际上全国人大已经允许私营的资本能够来投资一些公共部门的项目,比如说在电力、公路、铁路,还有公用事业方面,都允许私企的进入,另外市场职能的

我们在今年早一些的时候,曾经习主席在一次电话采访中讲到了,要进一步落实政府的深化改革的举措,为了加强政府的职能转变,使得发展能够更加可持续、更加包容,我们必须要有税收的改革,还有公私合营、地方政府财政的稳健性的调整,还有其他配套的改革。张高丽副总理以及包括楼继伟财长,今天都已经就这些重要问题作了重要讲话,在这儿我想从我的角度发表我的看法,首先我想谈谈政府职能转变和公共财政改革。

很高兴能够看到《决定》强调通过转变政府职能支持市场发挥更大作用,在提供良好的公共服务,营造有利于市场发展的环境等方面,政府职能将更加的突出。《决定》同时也要求增加社会支出,满足日趋成熟的中国经济不断增长的需求,要实现以创新促增长,进而转变为高收入水平的国家,就需要加大人力资本的投资,随着人口的快速老龄化,中国还要加强社会保障体系,包括提供全民医疗和养老金。

要为上述提到的举措筹集足够的资金,就需要通过调整税收体系来增加财政收入,我就想建议以下的六项原则来帮助我们实现这一目的,第一保证重组性提供必要的资源,第二实现公平性,第三简单性,也就是说必须要有利于缴纳和征收,第四中立性,避免干扰经济活动的正常进行,第五激励性,也就是调整外部性,鼓励调整必要措施,第六是要有前瞻性,需要预见未来的社会经济的挑战。比如说人口的变化,以及经济增长速度放缓。

基于上述原则我在此提出四项具体的税收改革措施,其实我想说的第二点关于地方政府财政的问题。要解决中国的公共财政问题,地方政府财政是尤其重要的。地方政府在目前占据了全国总支出的85%,但是他们的收入却不到全国总收入的50%。当中央政府转移支付无法弥补地方财政缺口的时候,地方政府往往会转向预算外资金,导致地方债累计。从2010年开始地方政府债务已经增长了67%,尽管地方政府的总债务占GDP的30%仍然在可控范围之内,但是过快的增速仍然让人担忧。此外有将近40%的负债是由不透明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带来的。融资平台规避了《预算法》当中关于地方政府举债的禁令。为了解决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导致的诸多问题,中国应该确立适当的监管和规范的机制,更重要的是要重新审视中央和地方政府之间的支出责任分配,以便缓解地方政府的压力,保证地方政府拥有充足的收入也是至关重要的。当然有以下几种方法实现这一目标。

第一是要强化地方税种,比如说房产税。第二关于教育、医疗、养老金等社会服务方面,除了扩大中央政府的支出职责范围以外,还应该增加中央政府向地方的转移支付。此外地方政府应该增强举债融资的灵活性,比如通过引入市政债券,当然我知道中国政府已经在一些城市推开了这样的一些措施,六个城市进行了试点的措施,与此同时应具备有效的债务管理和监督机制,避免地方政府因疏忽造成举债过渡。

最后,我想谈一谈关于国有企业改革的重要性,也就是所谓的SOE改革。要允许市场在经济中发挥更大的作用,规范市场秩序,国有企业的改革是重要的一环,不仅如此国有企业改革还与公共财政密切相关,在许多发展中国家政府大量补贴低效的国有企业,导致财政支出过于宽松,消耗了政府的潜在收入。在中国的私营经济已经创造了60%的GDP,提供了80%的新增就业岗位,但是国民经济关键领域仍由国有企业主导,有些私人投资受到挤压,主要的银行也属于国有性质,所以国企占据了大多数的贷款资源。因此,我们应该允许私营企业和国企的公平竞争,这点与融资渠道尤为相关,虽然中国在开放金融领域方面已经取得了显著的进步,但是金融资源仍偏向大型国有企业。所以,我们应该有更多的具有包容性的金融体制。

最后我想说,亚洲开发银行是中国长期的合作伙伴。我们还协助国家发展与改革委员会,准备制定从2016年开始实施的十三五计划,尽管面临很多挑战,中国仍然具备比较优势,就是可以学习成功和失败的国际经验。亚行可以帮助中国从其他国家改革当中获取最重要的经验和教训。对中国而言有必要尽早实行这些改革。中国伟大的哲学家老子所言,“天下难事必做于易,天下大事必做于细”。如果现在不迎难而上,那么中国日后面临的挑战会变得更加的艰巨。

谢谢!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4

相关搜索: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责任编辑:fengnianhan]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