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天纳:假如读者是人大代表

[摘要]报告将“推动重要领域改革取得新突破”放首位。

HSI

昨天笔者傍晚接受媒体访问,探讨市场急跌,原因众多包括如:一、马航失踪,引发市场忧虑;二、二月出口逆差庞大,宏观数据不理想,经济前景不景;三、人民币贬值,导致热钱加快流出;四、IPO重启渐近,令股票供应增加;五、退市制度即将出台,业绩较差的企业股份遭遇抛售;六、「超日债」事件引发商品期货急跌,资源股明显受压;七、两会行情已结束。

面对如此的大环境,假如读者是人大代表,有机会在早前的会议上提案,大家会否一起为中国经济的未来出谋献策?

与往年比较,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对各项政策内容的描述清晰和明确。内地经济增长速度目标与去年持平,对于货币政策,宏观重点在于守住风险底线,并在此基础上稳住经济增长。

在结构调整上,中央政府采取了“存量求稳”和“增量求进”的差异化态度。在“存量”范畴,即是对需要淘汰落后产能的相关行业,调控力度并不算太强。对“增量”范畴,即是针对未来新经济增长点和新兴产业及领域,政策则采取了积极扶持的态度。

从笔者的角度去看,2014年度经济目标保持不变,宏观政策的重点意义在于守住底线,以防经济失速的风险。货币政策目前保持适中,求稳意味甚浓。而上下调控稳增长、保就业的宏观思维是今年政府工作报告的创新点,扎实经济基础,使其稳中向好,而适度的货币政策在于营造稳定的金融环境,让企业顺畅运作。

今年的报告指出,将“推动重要领域改革取得新突破”放在首位。在产业结构调整上,持续强化信息化与工业化的结合,并首次提出完善设备加速折旧等政策。在金融领域的改革上,也有实质性的进展,存款保险制度在今年内将推出。在环保上,报告首次强调治理雾霾和污染。在加快国企改革上,国有资本经营将加快转变,将引进民营资本参与大型企业目前垄断的业务。在土地改革问题上,将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权利,不过,政策则以“慎重稳妥”为主,显示改革力度不会很大。

在文化产业上,产业增加值增长将定在 15%以上。中央政府将更为重视科技教育,并将教育资源倾斜向中西部,相关的篇幅更是去年的三、四倍,同时也提到开展上海之外的自贸区试点。

“两会”召开前,投资市场充满期望,若大家也是人大代表,大家会否也呈交提案?出谋献策?笔者在两会期间,参考过不少颇有意思的“民间”建议,笔者笼统冠名为“十大提案”(注 :非人大中正式提案),在此不妨与读者分享:

提案一、下调经济增长目标,改变经济增长模式

提案二、明确首都经济功能,经济结构去工业化

提案三、鼓励央企迁离北京,平衡地方经济分布

提案四、大学运作去行政化,提高科学研究能力

提案五、允许经济风险释放,提高警觉化解风险

提案六、消化过剩产能消耗,优化提升资源运用

提案七、深化推动金融改革,促进经济多元发展

提案八、推进多元财政改革,规范地方融资模式

提案九、强化中小企业发展,重新注入经济活力

提案十、国企改革加速进行,释放活力创造价值

金融海啸后的环球经济危机,与内地经济的逆转在时间上极为吻合。因此,内地经济的下滑并非完全能归咎于环球冲击,自身的问题也是主要原因。

过去十年,内地经济主要靠两大要素推动,房地产市场化以及加入WTO的积极因素。观察内地房地产市场,其实市场需求正在慢慢收窄。在十二五规划中,已将农村剩余劳动力的转移,从十一五的年均一千万下调至年均八百万。整体房地产市场大规模增长的黄金盛世或已过去。自1998年到2011年,城市人均住宅建筑面积从近19平米增长到了近33平米,增长超过七成。同时,房地产投资增长也开始下跌,而目前三四线城市的商品房价格升幅也开始回落,销售开始呈现乏力征兆。

内地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出口国,经济规模庞大,出口贸增长潜力难免下滑恶化,同时需要面对无日无之的反倾销反补贴调查,困难重重。内部人口增长面临瓶颈,劳动力成本不断上升,制造业相继外移,外贸转型艰苦。若人民币在国际战略下持续升值,中国商品的竞争力将更为下降。

过去出台的刺激政策,局部透支了内地耐用消费品的购买力,国有企业占用过多经济资源,效率却不高,排挤了民营企业,曲线导致金融环境更为恶化。

内地产能明显过剩,参考内地数据,2013上半年工业企业产能利用率不足八成,仍处于2008年金融海啸后的较低水平。当中,钢铁、电解铝、水泥、平板玻璃、船舶等行业产能过剩情况为甚。而参考较早前的数据,在2012年底,钢铁、电解铝、水泥、平板玻璃、船舶行业产能利用率均仅略高于七成,明显低于环球水平。此外,这些行业还在大肆扩充,产能过剩矛盾祇会加剧。

内地金融财政负担甚重,目前内银不良资产率表面上不高,但当经济持续下滑,企业债务问题将浮现,在产能过剩和结构调整下,内银的资产质素将持续恶化。过去数年,内地经济增长甚为依赖地方基建,目前地方政府债务沉重,增长已经不具空间。

内地经济下滑,以往隐藏的问题将要暴露于世,当中的风险也将释放产生高融资成本的后遗症。而高融资成本将引爆更多的风险。大家应该建言让风险局部释放,缓减日后的整体风险? 抑或是死守拖延,让问题恶化至最终失控爆发?

笔者认为问题犹如水库溢满,理论上应该在未越警界线前就开闸排洪,而不是任由水位上升,崩河缺堤,淹没水霸下的城镇村庄。

中国高校联金融协会副主席、香港证券专业学会委员会成员 温天纳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kewinfan]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