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达沃斯主题酒会:探寻中国经济改革新红利

不管是否情愿,由于一年一度的世界经济论坛在这里举办,瑞士边陲小镇达沃斯注定要成为世界的焦点。2008年以来,各个国家已经逐渐走出了最黑暗的时期,如今,旧的竞争逻辑将被摒弃,新的全球经济格局将会被重新厘定,后进者期盼颠覆,复苏者寄望重塑,主导未来世界的发展之路将从这里开启。

1月23日晚,腾讯财经在瑞士达沃斯小镇当地举办“颠覆与重塑:重建新兴市场的发展逻辑”主题酒会,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前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余永定,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前央行货币委员会委员李稻葵(微博)与发改委会城镇改革中心主任李铁、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研究所研究员蔡昉、首创集团董事长刘晓光、社科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长殷剑锋等嘉宾均出席了酒会,并就中国及全球经济热点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腾讯网财经中心兼科技中心总监杨福在酒会中表示,人们正试图预测、重塑经济的新逻辑、新规则,让经济世界回到更可预期的轨道上。杨福说:“从过往一年的政府新政来看,新一届政府的改革决心不可谓不大。1月22日,中国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四位常委亲任小组组长、副组长。自上而下,中国正在全面推进六大方向的改革,其中包括经济体制和生态文明体制的改革。”

在金融危机后,获得了大量资本流入的新兴经济体,并没有借机完成嬗变,以应对未来更复杂的国际环境。美国退出量化宽松货币政策,预示着发达经济体的复苏已经有了阶段性成效,而新兴经济体却在从繁荣走困惑。

在新兴经济体中,中国因独特的自身条件,踏上了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但是中国同样需要通过改革来达到新的平衡。金融改革、人力资源调整、城镇化建设,将是中国经济改革过程中不可回避的问题。

如何令改革进程蹄疾而步稳,这是所有关心中国未来的人都在求索的答案。

从人口红利到改革红利

与“从繁荣经济学走到问题经济学”的新兴国家不同,中国经济正在从人口红利走向改革红利。

蔡昉认为,在过去35年,中国经济高速增长主要是靠人口红利。过去中国拥有优良的生产性人口结构,劳动力几乎无限供给。由于抚养比在不断下降,资本的积累率居高不下,长期以来,中国资本回报率都维持在较高水平。在庞大的劳动人口基础上,中国通过普及九年义务教育、高等院校的扩招等方式,实现了人力资本大规模的提升,对经济增长做出了贡献。

但是人口终究是要变化的。蔡昉指出,即使中国不实行计划生育政策,按照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经验,生育力也会下降的。“我们周边的国家和地区没有计划生育政策,但是生育力的下降速度比中国更快。”

“长期处于低生命率阶段就必然导致人口结构的变化,劳动年龄人口终于在2010年就停止增长了。”蔡昉指出,减速完全是自然的,是发展阶段的变化。但他认为,中国经济增速不会就此走低,因为中国目前各种生产要素的供给和制度潜力可以挖掘。

比如农民工没有城市户口,没有基本公共服务,因此他把一生的劳动时间要缩短到很短的劳动时间内完成,农民工的劳动供给是不稳定、不充分的。如果消除户籍制度,可以让劳动力供给更加充足。

蔡昉认为,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中国在享受完人口红利后还有机会,未来中国将从改革红利中获益。

但中国改革的道路可能不会一帆风顺。李铁对所谓的改革红利能发挥的作用并不乐观,“利益结构”的制约令他担心改革的进程将受到阻碍。

李铁表示,精英的发言权最能影响政府决策,但精英决策的结果是弱势群体的利益不能得到有效的保障。

贫民窟的出现是世界城市化发展进程中必然的规律,而精英阶层并不希望贫民窟出现在自己身边,分享有限的公共服务资源。大城市精英决策者不欢迎外来务工者,富裕的沿海中小城市也不希望外来者分享既得福利,中西部地区城市又没有能力提供充足的机会。问题的根源在于户籍制度改革建立在一个所谓的利益结构上,没有办法实现。李铁认为,未来是区域化的公共服务体系可能是改革的难点。

刘晓光认为,研究新兴国家改革的时候,不能不研究市场经济框架的表现,中国作为新兴的市场和新兴国家肯定是有差异。新兴的国家,特别是像中国这样大的新兴国家,发展模式的探究是重大问题,否则会出现大规模的人才流失,大量的外汇储备出逃,以及国内大批的产业倒闭。

中国金融监管或存误区

从美国历史来看,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到次贷危机前这段时间,众多私营企业变成混合所有制,私营、私有的企业大幅度减少,美国居民持有的资本大幅度上升,完成了资本大宗化的过程,促成了二十年的资本市场的发展。而中国目前也处于这样一个关键的发展时期,

殷剑锋表示,三中全会的决定里面第二部就是关于基本经济制度的表述,基本经济制度里面首先提及的是保护产权,其次是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混合所有制经济意味着国有企业要通过资本的重构变成多种资本混合的上市公司,还有一个含义就是私营、私有的企业要通过混合所有制变成公众公司。这个过程对资本市场有一个重大的意义,基于产业保护的基础上,混合所有制经济如果能够发展,对中国资本市场可能是一个发展良机。

而在金融市场 的监管方面,殷剑锋认为目前存在着一些误区。本意是要去杠杆,事实上贷款增速减少,其他融资的增速在增加。而其他融资,银行同业业务的平均收益率大概14-17%之间,非常之高,所以反而使得杠杆率不断上升。他建议,目前的政策应该是适度增加贷款的增速,因为各种银行的影子银行贷款被压缩,如果按照目前这种调控方式,所谓改善增量,调存量的做法,后面肯定会引发人为的金融危机。

殷剑锋称,去杠杆就像车调头。中国在2009、2010年的时候,放贷就像一辆车一样,速度很快,但很快发现开错方向,这时不能猛的刹车掉头,必须慢慢减速,然后缓缓掉头。

中国是资本输出国不是输入国

余永定在酒会上也试图纠正固定的错误概念。外界一直认为中国是引资国,在余永定看来,这是一个错误的概念。

“你说中国是世界最大的引资国?错!中国是世界最大的资本输出国。在2008年全世界资本输出中,中国占了24%左右,世界第一。是世界第二名德国的两倍。”

他认为,中国的国际收支结构是大量的贸易顺差和相当严重的投资收入逆差,过去十多年基本都是这样一种状况。如果继续发展下去,就有可能走巴西的路,经常项目开始的时候还能够维持基本稳定,但是贸易顺差在很大程度上要被投资收益逆差所抵消。

余永定警示说,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我们就成了不折不扣的国际打工者。虽然我们继续把资源给外国,但换不来什么东西了。

有一种说法是外国投资在中国的投资占整个资产的存量的20%,而现在中国之所以没有面临严重的收支问题,就是因为外资重新进入,这就是所谓的投资收益再回来。余永定认为这样一种收支状况对中国的可持续发展从长远上来看是一种威胁。

在他看来,在发展中国家存在严重的结构问题,这种严重的结构问题有不同的表现方式,但是都存在着一种不平衡、不稳定,不可持续的情况。再加上发达国家的经济衰退,因为他们都是严重依赖外需的,那出口就不好。这个时候经济就出现问题,有比较大量的经常项目逆差。巴西依赖外资,外国投资,太依赖,最后不得不去承担这个代价。

余永定说,发展中国家还是有增长潜力的,但是都面临着非常严重的结构改革问题。其中既有周期性的因素,又有结构性的因素。

总体上余永定认为中国的增长潜力还不错,一个最关键的因素就是中国还是低收入的国家,对中国来讲,关键是自己不要犯错。“只要不犯错,我们有一个比较好的前景,7%以上再维持十年应该没有问题,这取决于领导智慧。”

中国应主导世界贸易规则重塑

在达沃斯期间,世界经济秩序的重塑与颠覆同样是一个热门话题。李稻葵指出,中国是第一大贸易国,他建议中国利用好上海自由贸易实验区的机遇,有针对性的对外开放,以促进企业的国际竞争力。

他以美国人与足球规则的关系,比喻其重塑贸易规则的不合理:“设想一下,如果美国人要重新塑造世界杯的足球规则合理吗?欧洲和拉美是世界上大的足球市场,美国并不是,美国主导这个规则不合理。今天中国是第一大贸易国,而在谈论未来的贸易规则的时候不要中国,这也明显不合理。”李稻葵认为,当前的全球化进程已经变成了地缘政治化了。

李稻葵所提及的规则是指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这一组织原本是在2005年由新加坡等国发起,但2008年美国加入后,主导了协议制定规则。成员彼此承诺在货物、服务贸易、知识产权及投资等领域相互给予优惠。中国对加入TPP的态度如何一直是全球关注焦点。

以目前的进展来看,李稻葵认为中国加入TPP谈判已经不可能。他说:“如果时间倒流半年或者是几个月,当时还有比较积极的争取加入TPP谈判的可能,现在这个大门已经关上。”

在这一背景下,李稻葵的建议是中国要做好两件事:第一根据实际贸易情况,及未来贸易发展格局,与重要的贸易伙伴要一个一个的谈,进一步促进贸易自由化,以创造更多商业机会,为企业未来发展打开局面;第二,利用好上海自由贸易实验区的机遇,通过对外开放反过来促进企业的国际竞争力。李稻葵说:“一个是自由贸易区,一个是有针对性的双边或多边贸易谈判,提升我们的竞争力、开放能力,用这种办法来应对美国的TPP。”

李稻葵将2014年定义为“规则重塑年”,而规则里最突出的是贸易规则。他反对目前部分美国人认为的过去10年的全球化让中国人占便宜、美国人吃亏的说法,强调全球化贸易是多赢的。(腾讯财经 闫铮 刘中盛 黄媛 杨倩 发自达沃斯)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2014年冬季达沃斯论坛

相关搜索: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fangdong]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