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昉:中国潜在增长率在扫清制度障碍后还将上升

蔡昉:中国潜在增长率在扫清制度障碍后还将上升

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人口与劳动经济学家蔡昉

当地时间1月23日晚,在瑞士达沃斯小镇举办的腾讯财经达沃斯“颠覆与重塑:重建新兴市场发展逻辑”酒会上,对于外界近期流传的中国陷入"麻烦经济学"的说法,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人口与劳动经济学家蔡昉表示并不赞同。他认为,中国目前正处于人口红利向改革红利转变的过程中。

他认为不同于新兴经济体的其他国家,中国经济现在经历的变化是从中等收入进入到高收入国家,必须经过的一段。蔡昉把这个阶段叫做从人口红利到改革红利。

没有计划生育,生育率也会下降

蔡昉解释过去35年中国经济高速增长原因,认为主要是靠人口红利。第一,因为有比较好的生产性的人口结构,劳动力无限供给。

第二,抚养比(需要经济供养的少年与老年人口之和与劳动年龄人口数量之比,是反映社会老龄化程度的人口学指标)在不断地下降,资本的积累率会很高。因为劳动力无限供给,可以防止资本递减,所以很长时间内中国的投资回报率都保持得非常高。

第三,中国有庞大的劳动人口,通过普及九年义务教育,以及高等院校的扩招,实现人力资本大规模的提升,这对经济增长也做出了贡献。

第四,30年积累的农村剩余劳动力在短期内大规模地转移到非农产业,实现了从生产力低的部门向高生产力部门的转移,做出了资源重新配置的贡献。所有这些加起来能够解释全部的经济增长。

但是蔡昉也示警说,人口终究是要变化的。在他看来,即使中国不实行计划生育政策,按照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经验,生育率也一定会下降的。从周边没有实行计划生育政策的国家和地区经验来看,生育率的下降速度比中国更快。

“中国现在的生育率按照第六次人口普查来看是1.18,是全世界最低的之一。即使按照官方和学者达成妥协承认的1.4,那也是全世界最低的,比发达国家的平均水平也低。都说日本是生育率最低的国家,其实日本和中国的生育率是一样的,1.4。”

蔡昉说,长期处于低生育率阶段就必然导致人口结构的变化,中国劳动年龄人口在2010年就停止增长了,过去两年是负增长。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人口红利正在丧失表现在劳动力供应短缺,导致劳动力不足的现象,工资上涨削弱了制造业的竞争优势,资本的回报率大幅度下降,劳动力转移速度也会大幅度减慢。

所有这些加在一起做一个估算,就是中国的潜在经济增长率(一国或地区经济所生产的最大产品和劳务总量的增长率)从过去15年的10.5%降到“十二五”平均的7.6%,“十三五”进一步降到大概6.2%,但是这个减速完全是自然的,就是发展阶段的变化。

他认为,很多国家过去都有过类似中国的这种经济增长,但是接近连续35年保持10%的增长速度还是很少的。

中国潜力:改革红利的经济学

在蔡昉看来,面对中国的人口红利的下降,中国还有机会,不会马上一无所有,至少有几方面的潜力仍可挖掘。

首先,各种生产要素的供给和制度潜力可以挖掘,比如户籍制度造成的农民工不充分的劳动力供给。农民工没有城市户口,没有基本公共服务,把一生的劳动时间要缩短到很短的时间里完成,所以农民工劳动力供给是不稳定、不充分的。户籍制度如果消除了以后,可以解除这个制度障碍,让劳动力供给更加充足。

再者,国有企业和非公有经济不能平等地进入不同部门,因此资源配置效率存在差异。“当你看到不同的企业之间可以有巨大的生产力差距的时候,就说明生产要素是不能自由流动的。”

蔡昉说:“如果我们现在开始逐渐调整生育政策,从现在的一孩半到接近于两孩,进一步再到两孩,也许以后还会进一步的调整放宽,在未来20年、30年以后中国的人口结构会相对平缓一些,经济增长速度也更强劲一些。”

"如果能够扫清制度障碍,中国的潜在增长率还可以上升",蔡昉表示,相比外界提出的"麻烦经济学",他认为中国应该是"改革红利的经济学"。(腾讯财经 杨倩 王昕 发自达沃斯)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2014年冬季达沃斯论坛

相关搜索: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nikiluo]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