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观察:通缩“魔鬼”突访达沃斯

财经观察:通缩“魔鬼”突访达沃斯

达沃斯论坛正在举行,传递出对全球经济一致乐观的情绪。早已把此前IMF警告的通货紧缩威胁抛在了脑后。在这样一个聚会上,几乎就是经济停滞甚至衰退同义词的“通货紧缩”显然不愿有人提起。

达沃斯狂欢 “魔鬼”不请自来

财经观察:通缩“魔鬼”突访达沃斯

尽管圣诞节已过,而春节还没到,但眼下瑞士小镇达沃斯却一片歌舞升平,80多名亿万富翁、超过2500名企业家和政治家共聚一堂,对全球经济复苏一致乐观。

在本周的达沃斯论坛上,亿万富翁投资者对经济增长加速、资产价格上涨和收入不平衡的预期正成为一个新的主题。包括非洲首富Aliko Dangote和爱尔兰电信巨头Denis O’Brien等许多亿万富翁投资者都表示,股市将上涨,而利率将继续保持低水平。

安倍晋三等政治家也急于在达沃斯展示成果,在“安倍经济学”推出一周年之际,向世界宣布日本已经基本摆脱通缩。

豪华的宴会似乎才刚开始,“魔鬼”不请自来。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期,今年全球经济将回暖,唯警告通缩风险正在上升。IMF总裁拉加德警告“通缩就是必须果断打倒的魔鬼”。

发达国家和地区,特别是欧盟正面临着通缩风险的上升,美国、日本通胀率也没有达到预期,QE的提振随时有发生逆转的可能。

2013年中国经济指标也显示,中国经济将承受下行压力和通缩风险。甚至出现1998-2002年类似状况,PPI已陷通缩,未来通胀难超预期,更需警惕通缩风险。

美欧日的饮鸩止渴

财经观察:通缩“魔鬼”突访达沃斯

各地都在施行QE,而且各地的通胀都不令人满意,存在物价下滑的威胁。

美国劳工部1月16日数据显示,12月CPI年率增长1.5%,虽然月率增幅创下近6个月新高,但距离美联储设定的2%的年通胀率仍有不小差距。

芝加哥联储主席查尔斯·埃文斯直言:“最近发布的通胀数据太低,并不乐观,远低于美联储2%的目标。”而明尼阿波利斯联储行长那拉亚纳-柯薛拉柯塔则表示,预计通胀在2016年以前都不会达到2%,因此他强烈建议实施更多的刺激经济的措施,同时警惕通缩的风险。

美国还只是警惕通缩风险。而欧洲则已经要面对“魔鬼”光临了。欧洲央行总裁德拉吉为通缩画出一个分界线,指出通缩是物价持续不断下滑。

欧盟统计局数据显示,12月欧元区通胀率为0.8%。这远低于欧洲央行略低于2%的目标,欧元区第三大经济体意大利的通胀率仅为0.7%,而希腊通胀率则为近负2%。

同时,欧盟统计局还确认,欧元区12月核心通胀率只有0.7%,为2001年该数据有记录以来的最低水平。

IMF警告称,美欧等高负债经济体共同面临一大挑战,即一旦物价持续下滑将推升本币币值,进而削弱需求抑制消费,同时还会增加债务负担。IMF却指出,日本不大可能重新陷入通缩。果真如此吗?

已经公布的数据显示,日本CPI年率在去年11月份上升1.2%,创五年来最大升幅。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达沃斯上便迫不及待地表示日本已经摆脱通缩。

但在“安倍经济学”推出一周年的时候,其通胀率距离2%的目标刚刚过半,摆脱通缩的结论显得过于草率。而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主管正直知哉则预计,未来两年的日本通胀率可能也只有日本央行既定的2.0%通胀目标的一半。

对于如何应对通缩威胁,避免经济复苏遭到破坏,目前并没有药到病除的良方。拉加德认为,美联储不能过早退出货币宽松政策,而欧洲央行应该采取更多行动刺激欧元区增长。而只有强劲的经济增长得到巩固之后,各国央行才能回到常规化的货币政策上来。

路透分析师James Saft在分析QE不成功的原因时认为,QE作为广义货币供应的一部分,其涉及的份额很小。银行必须放贷,而且企业要进行投资,否则QE将陷入困境。

而且在某种程度上,QE带来的所有通胀效应都为时短暂,而且容易逆转。这些债券不是买来烧掉,而是买进持有,因此央行必须获得偿付,或者必将出售。

言下之意,继续QE,似乎是饮鸩止渴。但如果没有这一口,可能末日来得更快。

中国巨量M2下的通缩迷局

财经观察:通缩“魔鬼”突访达沃斯

中国也似乎被通缩“魔鬼”盯上了。根据统计局数据,12月通胀大幅下降,舒缓了今年物价上涨的压力。但由于物价对经济的反应略显滞后,物价的回落也在一定程度上验证了经济降温的现实。

而PPI指数更是已经持续了两年的负值,海通证券宏观经济分析师姜超预计2014年1月PPI将再次下行,指出中国通缩魅影再现。

而早在1998年-2002年中国出现持续通缩期间,就曾出现过此前1997年至1999年31个月、2001至2002年连续20个月PPI连续负值。

海通证券进一步证实了当前通缩危机逐渐显现:当前也出现类似15年前的问题:首先,2008年后企业资产负债率不断上升,较为典型的有采掘、有色、钢铁等传统行业,存在降杠杆需要;其次,过去10年制造业高增速下产能过剩,随着生产要素价格市场化的推进,增速未来或长期趋于下降;再次,地产调控、刚需成为购房主力的背景下,地产销量、开工增速存在下行风险。

而外界最为困惑的就是,在中国巨量M2存在的前提下,怎么可能陷入通缩呢?

海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微博)指出,过去10多年来中国的贫富差距大幅扩大,占人口比例绝大多数的中低收入阶层对价格非常敏感,对涨价的承受能力偏弱;而占人口比例少数的高收入群体则对价格波动不敏感。不能因为M2余额大幅增加,就一定认为官方公布的CPI就得大幅上升,尤其当M2中的相当一部分流向被高收入群体时,CPI就不会呈现大幅上涨的趋势。

国泰君安认为,从中线来看,通缩的风险大于通胀。新一轮通胀要起来有两个条件,一是对地方政府投资冲动抑制失效,政府融资重新开闸,另一方面则在于美元升值和日元贬值的外部风险没有升级。

如果仅仅靠通过货币供应量就可以解决通缩难题,那么日本也就不会陷入如今的困局。随着中国经济转型,投资增速逐渐下降,信贷增速将趋于回落,与之对应的是货币增速也难以上升,通胀将难超预期。因此,在投资尚在抑制之下,如果外部风险升级,通缩的压力将逐步增加。

结语

在达沃斯这样的论坛上传达出乐观的态度并不出人意料,但作为政策制定者不能被盲目的乐观所遮蔽,推进具有实质性的结构改革已刻不容缓。(文/毛木子)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2014年冬季达沃斯论坛

相关搜索: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neomao]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