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衍生品在达沃斯遭遇与会者严厉谴责

北京时间1月23日凌晨消息,媒体周三报道称,被广泛视作全球性金融危机的一个主要肇因的金融衍生品在瑞士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年会期间成为了与会者严厉谴责的目标。

由另一种证券的表现来派生确定其价值的金融衍生品被认为是全球金融系统中还存在大量风险的一个关键原因。对冲基金巨头艾略特管理的首席执行官兼联席首席投资官保尔-辛格(Paul Singer)在周三的发言中说,这个系统中的杠杆,特别是衍生品的规模已经被大幅度的削减,但是他在由金融时报的马丁-沃夫(Martin Wolf)主持的这次小组讨论中强调,“我不认为市场已经更安全,我不认为它们是安全的。”

马丁-沃夫补充说,仅仅是相对小幅度的指标改善并不意味着市场有任何程度的更加安全,或者是免疫于另一次危机。他还说,这种杠杆,也就是对金融衍生品的使用,在某些金融机构中,程度甚至要高于2008年之前。

保尔-辛格说,他“钟爱”交易衍生品,但是这些东西对社会来说是“净消极因素”。他补充说,如果由机构进行交易的金融衍生品,甚至是那些主权财富进行交易的衍生品被正确定价,那么系统将会变得安全。

斯坦福大学商学院教授阿纳特-阿德马蒂(Anat Admati)对此表示赞同。她还说,衍生品风险还是系统中的一个问题,需要被解决,“这种风险到处都是,存在太多的间接伤害了。”

阿纳特-阿德马蒂教授还指出,反生产力的法律和低效率的监管机构没有能够消除金融世界的风险,“当你仔细观察,你就会发现这些所谓的改革实际上只是微调而已。”

参与小组讨论的两名银行业执行官则是对金融衍生品的使用提出了辩解,但是也承认,银行业需要完成让金融世界更安全的任务。

巴克莱银行的首席执行官安东尼-詹金斯(Antony Jenkins)说,他相信新的监管要求和规则需要一种系统性的策略,应该包括保险和影子银行等其他领域。他表示,北岩银行和HBOS等英国金融机构的破产意味着,银行业的问题不应该被完全归结到衍生品,而是系统之间的互相互通性使得这些问题更加系统性。

安东尼-詹金斯说,“衍生品具有社会性的有用之处”,他还说,衍生品给予了人们一种对投资进行保护和对冲的方式。他指出,与其专注于衍生品,监管机构更需要“了解那些以高杠杆状态运营这些业务的人的动物精神”。他强调,监管者们需要以深入的变动来限制住这些动物精神。

汇丰银行的主席范智廉(Douglas Flint)也表达了对金融衍生品的信心。他说,只要被金融机构以适当的风险框架正确地交易,如果这些风险是在系统之外被交易的,更多的问题是可以被避免的。他说,“我相信(市场)是更加安全的,如果说(危机之后)六年了还没有更安全,对整个行业来说都将是令人震惊的判断。” (孔军)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2014年冬季达沃斯论坛

相关搜索: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loganzhu]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