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股市今年牛市可期 重点关注内需板块

——对话富兰克林邓普顿旗下资深基金经理菲利普·布鲁格-特雷拉

提到2014年欧洲股市似乎是众多机构一致认可的目标。欧洲股市在当前有何独特魅力?具体在哪些领域机会最好?就此,上海证券报记者日前采访了富兰克林邓普顿旗下共同基金系列执行副总裁、基金经理菲利普·布鲁格-特雷拉,他在欧洲有着20多年投资经历。

布鲁格-特雷拉表示,欧洲央行针对主权债危机采取的空前支持措施,帮助欧元区克服了债务危机,而欧洲经济基本面也在逐步好转。另一方面,美国退出QE所带来的美元走强,对欧洲股市反而可能是好事。就行业而言,他建议今年更多关注欧洲内需概念,比如非必需消费品以及保险行业等。

⊙本报记者 朱周良

欧元瓦解风险已基本消除

上海证券报:我最近接触的不少机构中,很多人都看好欧洲股市的前景,您怎么看?为什么?今年的前景如何?欧洲会是今年全球表现最好的市场么?

布鲁格-特雷拉:我们也看好2014年的欧洲股市。不管从经济、政治还是财政的角度来看,欧洲股市今年都处在利好的环境中。同时,欧洲经济正处在周期性的回升之中,这给投资人以低价买入欧洲优质资产创造了良机。

我并不清楚欧洲股市会不会是今年表现最好的股市,但我认为,相比之下,欧洲股市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投资目的地。美国股市已经处在历史最高水平,美股的估值倍数普遍高于欧洲,企业利润率也已经处在高位,继续上升的空间可能有限。相比之下,欧洲股票的估值和企业利润率都在低位,有更大的上升空间。

上海证券报:大概在一年前,很多人还在担心欧洲的债务危机,您认为这方面的危机是否已经得到解决?经济复苏前景如何?

布鲁格-特雷拉:是的,对欧债危机的担忧已经消失,因为欧洲央行在债务危机解决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欧洲央行总裁反复强调,将竭尽所能确保欧元区的稳定。大家对于欧元区解体的担忧也大大缓解,现在更多的关注点集中在欧元区的基本面,而后者也在改观。

上海证券报:那么是否可以说,欧元分裂的风险是否已经不再?

布鲁格-特雷拉:是的,欧元瓦解和消失的风险已基本消除,这都要归功于欧洲央行这个大英雄。因为欧元区的政府在协同一致应对危机方面做得不够好,这就更加凸显了央行的作用。

最看好欧洲内需相关股票

上海证券报:欧洲哪些股市最看好?为什么?

布鲁格-特雷拉:很显然,那些改善空间最大的国家,比如意大利、西班牙等国,其股市未来的表现可能也更值得期待。不过,我们还看好那些在这轮危机中受影响较小的国家,比如德国和英国。

上海证券报:结合一下您当前的投资组合,您认为哪些行业会表现较好?

布鲁格-特雷拉:去年,我们最关注的是欧洲的出口行业,特别是那些现金流较好的、针对全球市场的出口股。但这类股票已经有些高估。

今年,我们将关注点从海外转移到欧洲内部,从跨国公司转向针对本地区的公司。因此,我们关注的行业也相应地转为非必需消费品、零售、休闲娱乐、工业以及金融等,在金融板块,我们更看好保险而非银行

上海证券报:能否谈谈您掌管的投资组合?

布鲁格-特雷拉:我们主要采取自下而上的选股策略,注重个股选择。比如,我现在投资最多的是丹麦的货运巨头马士基,其次是英国航空,接下来是沃达丰,此外还有一些零售商,其中的一些类似美国的家得宝

美股今年面临下行风险

上海证券报:美股2014年的前景如何?

布鲁格-特雷拉:过去两年,美股已经涨了50%左右,股价已充分消化了利好因素,估值开始显得有些偏高。标普500指数不断创出历史新高,后市的上涨空间有限。

可以看到,过去20年间,美股在不断刷新历史高点,从2000年科技泡沫、到2007年次贷危机、到眼下的又一轮新高,股指的估值中枢在不断大幅提升,相比之下,欧洲股市的估值中枢要低很多。

上海证券报:美国股市今年的下跌风险会不会很大呢?

布鲁格-特雷拉:相比而言,美股今年的下行风险肯定会大于欧洲,后者的估值相对较低。另一方面,大家对于欧洲股市的预期本来就低,这也限制了进一步下行的空间。

上海证券报:美联储退出QE的因素会对股市带来什么影响?

布鲁格-特雷拉:美联储退出QE显然是一个投资人不可回避的因素。如果美联储短期内快速撤出QE,可能促使利率显著提高,对全球特别是新兴市场带来巨大冲击。不过,下一任美联储主席耶伦已清楚地表明,当局将要采取循序渐进的做法来退出货币政策刺激,这在一定程度上可能减轻QE退出给股市带来的负面影响。

不过,在QE退出的大背景下,一个最明显的后果可能是美元的走强,这主要基于美国相对于其他经济体率先退出超宽松政策。

QE退出,对美国股市带来的负面影响可能会超过欧洲股市。事实上,从历史上看,美元走强往往利好欧洲股市,因为美元走强意味着欧元走弱,后者对欧洲的出口是好事,进而也利好欧洲经济和股市。

关注中国保险、零售机会

上海证券报:从全球来看,除了欧洲,您还看好哪些市场?

布鲁格-特雷拉:我还看好中国和韩国,但我们并不看好日本。我们认为,日本股市近期表现优异只是暂时现象,只是受到了大量货币政策刺激的推动,日本依然存在很多结构性的经济问题,人口老龄化的现象也很严重,同时日本经济相对封闭。另一个大问题是日本的债务问题,日本的公共债务占GDP的比重高达240%,是美国的2倍、欧洲的3倍。受到老龄化影响,日本的储蓄率在不断下降,这就使得该国需要增加对于外部融资的需求,总体上不利于股市的发展。

上海证券报:您为什么看好中国?

布鲁格-特雷拉:我认为中国股市主要受到几方面的有利因素支撑。首先,中国完成了政治上的顺利交接,新一届领导人的上任将有利于经济和股市的稳定。

其次,中国已经进入了新一轮重大经济体转型,从外向型经济转向注重内需的经济。我们在中国的很多投资是针对日渐崛起的中国中产阶级。我们最看好中国的保险经纪、食品零售、汽车销售、广告等领域。我们认为,市场预期的7.5%左右的经济增长率,并不存在什么大的问题,大家也不需要对中国经济所谓的“硬着陆”有任何担心。

人物简介

菲利普·布鲁格-特雷拉现为富兰克林邓普顿旗下共同基金系列(Mutual Series)执行副总裁,他目前主要负责管理富兰克林邓普顿欧洲共同基金以及富兰克林邓普顿全球共同基金,常驻美国纽约。共同基金系列是富兰克林邓普顿旗下一大分支,管理的资产约为750亿美元。布鲁格-特雷拉目前管理的两只基金都是股票基金,主要针对发达市场。

布鲁格-特雷拉在欧洲股市有20多年的投资经验。布鲁格-特雷拉2004年加入富兰克林邓普顿,之前他是法国Eurovest投资公司的总裁和基金经理。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katezhao]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