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台镇三成酒企停产 卖散酒也能做土豪年代远去

[摘要]张华说,中小酒厂一般都是将基酒卖出去,回笼资金再生产,但去年因为基酒卖不出去,无法回笼资金,因此很多小酒厂的资金链都断了。茅台镇很多中小酒厂都是有人、有厂,但是没有钱投粮生产。

在白酒业深度调整之下,“善酿不善营销”的中国酒都茅台镇的小酒厂在2013年遭遇生存困局。

“而以前大行情好时,卖散酒都可以做个土豪。”专业酱香型白酒咨询机构、左右脑策略咨询机构总经理权图表示。

不冒烟的酒厂

“你看,这家不冒烟了。”日前,贵州仁怀当地一家大型白酒企业负责人指着茅台镇路边的一家酒厂对《第一财经微博)日报》说。

“不冒烟了。”是茅台镇部分小酒厂生存状态的一个影射。

茅台镇当地一家中型酒厂的高层郭明(化名)估计,截至去年年底,茅台镇有三分之一的酒厂暂时停产,“没下沙、没烤酒”。

“以往每年寒暑假回到茅台镇,总会见到新的酒厂建起来,建厂热的同时,也推动茅台镇的地价在近几年不断上涨。”在茅台镇开了一家小酒厂的张华(化名)说。

“我们家酒厂的产能有200多吨,前几年卖酒回笼资金后就买地,想再扩大产能。现在我们手上有近20亩地,本来想去年用这些地扩大产能,但行情太差,到现在为止我们都还没有动工。现在茅台镇的其他小酒厂也跟我们差不多,大家都不敢再随意扩产了。”张华表示。

实际上,每年重阳节,是仁怀酱香酒新一轮生产周期的开端。去年8月底,仁怀本地小红糯高粱成熟收割,到农历九月初九,投粮蒸煮,开始新一年的酿造周期。

不过,张华表示,最近很多小酒厂都没有投粮。最直接的一个景象是,路边的很多酒厂见不到烟囱冒烟。

与此同时,在靠马路的一些大型不锈钢储酒罐上,记者不时能看到窖坑出租的信息,“窖坑出租,手续齐全、18个、价格面议、不收水费”。

“贵州酒善于酿造不善于营销。”贵州白酒专家万兴贵认为,茅台镇主要就是做贴牌、卖基酒、卖调味酒,更重要的是,茅台镇的小酒厂普遍没有走市场和营销,走的多是“定制酒、特制酒,特供酒”路线,无论是外来的投资者,还是经销商,营销方向几乎都跟随贵州茅台(600519.SH),锁定单位用酒为主。

但是,在“限制三公消费”、“禁酒令”等一系列政策出台之后,在白酒业进入调整期的大环境下,茅台镇的白酒企业也未能置身事外。

张华说,以前很多外地大的酒厂都会来茅台镇收购基酒,但如今他们要不没有过来采购,要不采购量大幅减少。此外,过去酱香型白酒往往走一些单位团购渠道,销售形势都不错,去年受白酒业调整影响,这条路基本对中小企业关上了门,这种模式已经难以为继。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出口被堵,茅台镇不少中小酒厂在去年都出现了资金紧张的情况。

张华说,中小酒厂一般都是将基酒卖出去,回笼资金再生产,但去年因为基酒卖不出去,无法回笼资金,因此很多小酒厂的资金链都断了。茅台镇很多中小酒厂都是有人、有厂,但是没有钱投粮生产。

资金紧张的中小酒企在融资方面也处于弱势,因为很难得到银行贷款的支持。而这与茅台镇诸多小酒厂的生存模式不无关系。

国家发改委2011年修订的《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显示,白酒和此前5年一样仍属限制产业,新建白酒生产线被禁止。依据该规定,各地由质监部门核发的白酒生产许可证已停办多年。

相关数据也显示,至2013年12月,仁怀全市共有注册生产销售白酒企业1497户,其中白酒销售企业1169户,生产企业328户,有白酒生产许可证企业291户。这意味着注册生产企业中有37家没有生产许可证。

事实上,没有生产许可证的小酒厂并不止这些。记者在仁怀调查发现,当地存在众多仅有几口窖池的小作坊。

张华说,没有生产许可证的酒厂一般很少能从银行贷到款,为了买高粱,有人会借高利贷,而有些小酒厂则情愿将酒厂租给别人使用,即使不收租金。

目前,部分在仁怀上马的新建酒厂的基建动作也慢了下来,这已经形成连锁反应。

去年12月18日,仁怀市副市长喻阳洪、仁怀名酒工业园区党工委书记何家刚前往名酒工业园区,就园区建设和企业生产情况进行调研,何家刚提到,目前园区内存在企业开工建设力度小,当地群众就业压力大,群工矛盾突出,失地农民养老保险资料不完善等问题,影响了园区的发展进程。

行业寒冬下的突围

去年11月29日,在仁怀市政府牵头举办的仁怀酱香酒产业发展座谈会上,喻阳洪表示,目前,全市共有注册生产销售白酒企业1167户,白酒销售企业869户,白酒生产企业298户;有规模企业81户,注册商标2606件,“贵州省著名商标”93件,“中国驰名商标”5件。

不过,据本报记者了解,这些酒厂中,相当比例是以销售基酒为生。“做自己的品牌太累。”茅台镇一家酒厂负责人周军(化名)表示,仁怀卖基酒为主的酒厂在500家以上,往年茅台镇以外的两家收购基酒的大酒厂去年基本上不来茅台镇收购基酒,对当地小酒企形成很大的冲击。其他一部分酒厂则以贴牌生产为主,甚至贴牌做得多的当地酒厂拥有数百个贴牌产品。

“我们也做贴牌,前些年注册了不少商标,只要你能保证一定的量,商标就可以给你用。”郭明告诉记者。

“以前茅台镇小酒厂日子太好过了,钱太好赚了。”郭明说。

“原来50万元就可以在茅台镇搞一个贴牌,现在,小酒厂的日子就难过了。”万兴贵表示,这是因为茅台镇以前的酒企经营模式完全被颠覆了。

如今,茅台镇那些还在运营的酒厂开始各显神通,想方设法熬过这个漫长的行业“寒冬”。

仁怀一家大型酒厂负责人说:“现在压力大,以前我们不接受对外贴牌,现在销售形势不好,只好放开贴牌。”

“我们眼下的思路是捂住腰包、规模优先。”郭明说,“以前一瓶酒我们希望能赚50元,现在只要能赚10元就可以了,只图赚个加工费。”

权图认为,以前酱酒大势向好、茅台疯狂的时候,大部分酱酒品牌营销操作较为粗放,采取跟随茅台的市场策略就能取得不错成绩。目前市场回归理性,很多二线酱酒企业开始重视专业化市场操作和品牌化市场运营,同时开始由主要的团购渠道快速向传统主流渠道拓展,专业化的市场操作会大大夯实酱酒的市场基础。

除此之外,茅台镇当地不少酒厂希望地方政府能在税收等方面给予更多的支持。周军对记者表示,感觉地方政府对当地酒厂支持力度不足,以税收为例,仁怀的税率要比四川省高得多,这也导致他选择在四川再设一个销售公司,在那边缴纳部分税款。他说,在仁怀缴纳税率差不多超过40%,但是在泸州抵扣后的实际整体税率差不多在17%左右。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责任编辑:josema]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