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天纳:人口政策全面释放社会购买力

HSI

1960年代内地人口急剧增长,1964年成立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计划生育成为国策,逐步强化实施。在1977年8月的中共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到本世纪末,必须力争把我国的人口控制在十二亿以内。”1980年,一孩政策正式实施,不过,在当年9月发表的《中共中央关于控制我国人口增长问题致全体共产党员共青团员的公开信》,已经表达了在30年后将调整人口政策。

这就是说,在2010年时,人口政策其实早已需要调整,现在到2013年11月三中全会才正式谈及,并决定放宽实施多年的一孩政策,一方是独生子女的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

如何看待「一孩政策」取消后的景象?放宽「一孩政策」,容许父或母是独生子女的「单独家庭」可生两胎,紧邻香港的广东省和深圳市,2012年的出生人数已经超过122万,单计入介乎20至29岁生育旺盛期的女性人数,在2011年已近800万。政策松绑定必刺激出生率,虽然内地各省市不会统一启动时间表,但对各界而言,商机处处,但配套若追不上,资源瓶颈危机依然并存。

「一孩政策」取消后的中国会如何?按一个非正式的民间统计,「一孩政策」成功减少了超过4亿名婴儿的出生,如果没有这政策的话,中国可能已经是一个超过17亿人口的国家了。

在中央原应调整人口政策的2010年,笔者编写了《纳论中国投资大趋势》一书中,深入探讨相关问题,同时分析当中的商机与投资机遇。中国当时若无条件放弃「一孩政策」,中国的人口总数可能从目前的13亿人迅速飙升。但是若中国继续严格执行「一孩政策」,中国的劳动力资源在2025年以后每年将减少近1千万,每十年减少近一亿!最需要照料的80岁及以上高龄老人占总人口比例将从2000年的1%更快速地上升到2050年的9.1%,等于2000年的9倍多。

政策若不改变,中国家庭就必须要改变传统“养儿防老”的观念,现在不少踏入生育年龄的父母亲已经是独生子女了,未来出生的孩子日后可能需要供养6个人,父母、祖父母、外祖父母。如果他们负担不起,中国的社会保障系统能否承受这么沉重的压力?

中国崛起需要靠年轻一代,但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已经实行了超过三十多年,「一孩政策」虽然令到人口增长受到控制,但也导致男女比例失调,人口老化严重。到2020年,中国60岁以上人口也有可能将达到总人口的20%,“未富先老”将成为中国必须面对的一个严重问题,也影响到中国未来的发展。

笔者分析过相关中国法规和统计,目前全国执行「一孩政策」的人口约占35%,执行“一孩半政策”的人口约占54%,“两孩政策”的人口约占1成,“三孩政策”的人口约占1.3%。

现在中国农村地区普遍实行“一孩半”的生育政策,这种政策的规定是:第一胎为男孩的农村夫妇不得再生育,而第一胎为女孩的农村夫妇允许生第育二胎。

因此在35%「一孩政策」人口外,54%“一孩半政策”人口中的一半左右(第一胎为男孩者)亦只被允许生一孩,笔者粗略评估过,全国有约63%的夫妇只被允许生一孩,36%的夫妇被允许生二孩,1.3%的夫妇被允许生三孩。

笔者参考早前中国调查,现在中国30岁以下人口中,60%希望生两个孩子,只有极少数人希望要三个或以上。目前部分少数民族人士最多可以生育三个孩子,大城市的独生子女也可以生育两胎。

中国经济腾飞,国力日盛,若还是维持一个孩子政策,为保障孩子的未来和老年所需,做人父母的都维持了相当高的储蓄率,把钱放在银行。重男轻女的传统观念更加难以改变,男女比例全面失衡,更导致目前年轻适婚男性数量高于年轻适婚女性。有一批男性剩下来没有结婚,内地就称呼这些为“剩男”。

“剩男”如果不具备英俊的外表,就会成为“厨余”。因此,父母必须不断省钱,弥补儿子先天的不足,垫高孩子的吸引力。间接也导致内地储蓄率居高不下﹐储蓄率越高,市民消费越低,不利内地结构性改革。

内地早已出现“两孩政策”的言论。不过这需要评估不同地区每年可承受的人口数量,才能决定“两孩政策”放宽的起始年龄。目前内地大部分地方,若夫妻双方都是独生子女的,可以生两个孩子。目前,11%以上人口可生两个或两个以上孩子

目前新人口政策方案将使今后两孩生育增量控制在一个可接受的范围内,届时中国人口老化的情况有可能出现重大的逆转。不过,笔者估计独生子女的单独家庭两胎政策,其实也祇是一个过渡政策。在未来10年,内地将持续出现稳定的婴儿潮,届时市场对婴儿用品,奶类制品,童装衣服,教育医疗的需求将大幅增加。

这几天笔者接受访问,谈到资本市场将受惠于内地新一轮改革改革决定,惟不少消息在三中全会前已被热议,而且目前详细政策内容尚未明确,估计市场在年底前难免出现回吐。此外,内地早已传出放宽「一孩政策」,与政策相关的奶类板块,目前正受行业整合及奶源价格问题影响,在限价与反垄断的干扰下,短期而言会存在一定的波动性,读者需要加倍留意。

招商局的领导一直给了我不少写作灵感,笔者在1993年投身投资银行业,同年完成了招商局中国基金上市的工作,也处理了赤湾港的B股项目,至今很多事情也会请教领导。早前与招商局领导友人聊天,既讨论经济,又谈及写作话题,原来不少领导也是笔者的老读者,包括秦博士等等良师益友。

谈到写作,难免触及年轻读者的阅读习惯,年长一辈习惯阅读印刷媒体,但年轻的一辈绝大部分祇会电子网络媒体结缘,这也是笔者一直坚持在网络撰文的原因之一,领导友人更笑言笔者应好好运用在微博上近六十万名“粉丝”的影响力,为社会带来正能量。

中国高校联金融协会副主席、香港证券专业学会委员会成员 温天纳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责任编辑:kewinfan]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