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风光电拟接盘负债107亿尚德被疑炒作

[导读]无锡尚德清产核资后确认无锡尚德欠银行、供应商、担保人的债权约为107亿人民币。顺风光电的净现金流仅为2.4亿港元。

本报记者 刘章号 项义妹 发自无锡、广州

点背,这个词常常用来形容时运不济,昔日的光伏龙头无锡尚德太阳能电力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无锡尚德” )近来在国内光伏业起死回生之际颇有走背运的懊恼。10月中旬尚德电力控股有限公司(无锡尚德的母公司,以下简称“尚德电力”,NYSE:STP)公告称旗下海外电站被查封累计达47座,日前又有消息称其海外债权人申请强制破产。

而这一切不过是无锡尚德破产重组大戏中的一幕,真正拉开大幕唱戏的则是顺风光电国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顺风光电”,01165.HK)与无锡市国联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联集团”)。

在光伏产业一片唱衰之时,无锡尚德在今年3月份终于撑不住,宣布破产重整,而107亿元已确认债务则犹如一块巨石背负在肩,令重整计划迟迟难以推出,原因在于众多潜在接盘方无一不对巨额债务发憷。

市场一直在关注着无锡尚德的接盘方。国联集团、江苏顺风光电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顺风光电”)、保利协鑫能源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保利协鑫”)、天合光能有限公司等4家光伏企业围绕着无锡尚德的重组一度展开了明争暗夺。

10月8日,无锡尚德的重组大戏看似戛然而止:无锡市政府方面宣布顺风光电成为无锡尚德潜在的接盘方。

然而,这部犹如一部好莱坞大片一般的重组大戏,在没有剧终之前,结果还难以预料。

时代周报记者调查发现,协鑫系“零债务”重组方案被否后,半路杀出的“程咬金”顺风光电拟以资产证券化接盘无锡尚德,真正的操盘者则是顺风光电实际控制人郑建明。

可是,2013年上半年净亏损6.7亿港元(折合人民币5.3亿元)的顺风光电,接盘背负107亿债务的无锡尚德,被视为典型的蛇吞象似的重组。业界质疑,顺风光电重组无锡尚德,不过是郑建明又一次导演的资本炒作大戏而已。国联集团尚未出局,最终鹿死谁手,还没有定论。

半路杀出“程咬金”顺风光电

曾高速发展并作为我国光伏行业“标杆”的无锡尚德,在国内光伏行业遭受欧美“双反”、产能过剩等沉重打击并陷入低谷时,最终还是走进了破产的境地。今年3月18日,无锡尚德债权银行联合向无锡市中院递交无锡尚德破产重整申请。

进入破产重整阶段以来,市场一直在关注着无锡尚德资产最终接盘者的出现。

10月9日,顺风光电发布公告称,其全资附属公司江苏顺风光电科技有限公司已于10月8日向无锡尚德的管理人就收购无锡尚德的若干股权权益及其后继重组提交竞投文件,并支付人民币5亿元保证金

此消息一公布,立即带来了顺风光电股价的飞涨,这家在一年前还名不见经传的光伏企业如今成为接盘无锡尚德的黑马。有消息称,顺风光电8月中旬才开始就接盘无锡尚德与无锡市政府接触的,原定于9月20日举行的投标会也因此延期到10月8日。

此次参与无锡尚德破产重整方案竞标会议的企业只有两家,分别是国联集团和顺风光电。而出乎意料的是,此前对无锡尚德进行过尽职调查并有意接盘的几家意向性公司英利绿色能源、天合光能等却退出了投标。

对于意向性投标企业的退出、参会企业寥寥无几现象背后的原因,太阳能光伏网高级分析师顾理旻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认为:“无锡尚德目前背负着这么大的债务,难说收购后会不会得不偿失。”

而保利协鑫曾被外界传言在此次投标中败于顺风光电手下,对此,保利协鑫投资者关系部人士盛欣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我们从来没有参与无锡尚德的投标,就像我们公告里面说的一样,因为我们董事长目前的战略是没有考虑向电池组件方面发展。”

此前有传闻称江苏省有关方面希望保利协鑫董事长朱共山能顺势接盘尚德。甚至于保利协鑫提出的“重组方案”也一度曝光,如多家潜在接盘方一样,无锡尚德的百亿元债务规模被视为畏途,于是保利协鑫拟以“零负债”重组无锡尚德。即先期由无锡市政府兜底债务,继而由保利协鑫与国联集团组成联合体拿出现金维持无锡尚德的运转。显然这一想法与无锡市政府的思路背道而驰,最后没有下文。

日前,盛欣在接受时代周报采访时也否认了保利协鑫与无锡国联形成联合体来对无锡尚德进行重整的意向。吊诡的是,新近有保利协鑫方面人士放风称,前期拟接盘无锡尚德的并非保利协鑫而是其母公司协鑫集团。

在协鑫集团人士透露的关于接盘方案中,会牺牲掉无锡尚德债权人和股东的部分权益,重点在于债转股,稀释原有股东股权,而停掉部分债务利息和债务展期则伤害到银行债权人的利益。

最终,有希望接盘的企业只剩下国联集团和顺风光电。

顺风光电亦在对时代周报回函中表示,“竞投无锡尚德,是由于能进一步强化我们的太阳能电池片及太阳能组件的产能,将进而扩展至太阳能电力厂的经营提供协同效应。”

实际上,郑建明对无锡尚德的青睐早现端倪。早在今年5月22日,顺风光电旗下顺风科技与尚德电力订立股权转让协议,有条件收购尚德电力于尚德(哈密)太阳能之99%股本权益,代价为396万元。随即在今年9月,尚德哈密获得国开行一笔2亿元抵押贷款。

托管方国联集团地位尴尬

就在顺风光电接盘无锡尚德呼声日益高涨之时,无锡尚德的托管方国联集团的地位就显得十分尴尬。

参与接盘无锡尚德这盘大棋局中的弈者太多,有当地政府和国联集团、顺风光电、保利协鑫、天合光能等4家光伏企业。各方各怀心思,前后不一的言辞或许正印证了各方利益纠葛难以平衡的现实。

事实上,尚德电力是无锡市“530”计划的重点工程,当施正荣携光伏项目至无锡寻找启动资金时,包括国联集团在内的多家国资共同投入5000万元。其后,在尚德电力上市前夕退出,最高回报率达26倍。

作为当地政府的投融资平台,国联集团在尚德项目上马时曾扶其上马,待功成而后大度退出,一时传为美谈。而如今托管无锡尚德,亦被认为是无奈之举,挽大厦之将倾。

然而,前述协鑫集团人士却对媒体断然否定了这一猜测,直言国联集团是当地政府唯一属意的接盘方,“无锡政府最终选择的还将是无锡国联,因为无锡国联好控制。”

不可否认的是,国联集团当前确实是无锡尚德的实际运营方。不过,国联集团的运营资格实来自于无锡尚德管理人的授权,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后,管理人在报请无锡中院批准后,专门聘用无锡国联负责管理无锡尚德在重整期间的营业事务。

无锡尚德与国联集团的关系绝非其他外资企业可以比拟,无锡市金融办相关人士亦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无锡尚德的事务由国联处理,归口市里的领导小组直接领导,此前这一领导小组的组长是前任无锡市市长朱克江。

时代周报记者在10月12日走访无锡尚德厂区时发现,目前尚在生产的唯有P3、P4工厂,P1和P2工厂早已停产。而具备自动化生产线的P4工厂如今对无锡尚德来说显得异常宝贵。尤为特殊之处在于,国联集团接管着无锡尚德的这一核心资产—P4工厂,其中尚德电力占股40%,无锡国资平台无锡产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和无锡新区勘探发展集团各自持有30%的股权。

不同于协鑫集团相关人士对国联集团必须接盘的看法,无锡尚德离任副总裁刘志波则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无锡尚德与国联集团的关系,就如病人与医生的关系,医生将病人医治康复了,家长(管理人)一看干脆将病人嫁给医生好了,但是最终能不能嫁娶还是要看双方是否情投意合。

不过,刘志波说:“根本不存在政府让国联集团来接盘的问题,国联集团是管理人指定、法院准许的托管方。”他认为,无锡市能从市场经济角度出发去处理这一问题,可圈可点。

因此,外界认为,即使顺风光电在第二轮与债权人的谈判中获得成功,顺风光电接盘重整无锡尚德,也需要国联集团共同参与才能实现重整。

107亿债务考验顺风光电

不过,顺风光电要接手无锡尚德并非易事,首先面临的最大困难便是如何筹得接盘所需的巨额资金;其次,并购只是重整的第一步,最后成功与否还要取决于重组引导方如何解决无锡尚德的巨额债务,如何经营并带领其走出困境,这些才是最重要的。

无锡尚德破产重整管理人小组确认,清产核资后确认无锡尚德欠银行、供应商、担保人的债权约为107亿元人民币,比当时申报的174亿元减少67亿元。

按照刘志波的分析,对107亿元巨额债务的处理是重组方案竞标的主要内容。“按照法定程序会有一个说法,比如说老债主是不是就到此为止了,不再追究了?新接盘的人拿出多少钱来清偿老债务,这也是重组方案竞标的主要内容,评比标书的主要方面。5亿元的保证金就能过滤掉一部分搅浑水的人。”

年报显示,顺风光电2012年净亏损2.7亿港元,且截至去年年底,顺风光电的净现金流仅为2.4亿港元。2013年上半年净亏损更是高达6.7亿港元,收入仅为4.16亿港元,同比下跌37%。

可见,顺风光电在尚德巨额的负债面前显得很虚弱。因此,在宣布顺风光电成为无锡尚德的战略投资候选人之后,不少业内人士质疑,就目前的财务数据来看,暂且不提顺风光电将会如何解决尚德的债务问题,在短时间内如何筹集到收购无锡尚德所需要的大笔资金也是顺风光电即将面临的问题。

“顺风光电和其实际控制人郑建明本身的钱是不够去收购无锡尚德的。”顾理旻认为,顺风光电要重组(无锡尚德)肯定需要做一些债务减免或债务延缓,但是这对于债权人来说是不利的,肯定会遭到抵制。

不过,顺风光电方面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的采访时仍对资金问题表示乐观:“我们正在就各种融资方案进行研究,而太阳能光伏为中央政府高度支持的行业,我们对筹募资金充满信心。”

按顺风光电的计划,公司打算以若干途径,包括债务融资、股权融资、合营企业或合伙的安排、内部资源或综合以上各类型融资为可能发生的收购提供融资。

“顺风光电如果想要用股权置换的方式去收购无锡尚德的话,其股本和本身的市值都跟无锡尚德不匹配,这样意味着要大量借债,而在现在的这个点谁能借给他呢?”顾理旻表示不确定。

郑氏导演资本炒作大戏?

对于顺风光电此番介入无锡尚德重组的行为,不少业界人士认为,这或许又是其实际控制人郑建明导演的一次资本炒作大戏而已。而被业界质疑玩弄资本、抄底尚德的原因,倒要从郑建明的发家史说起。

郑建明最初以房地产起家,彼时在房地产业就以擅长资本运作而闻名,拥有钱江实业和明申实业等多家公司。

郑建明最先进入光伏行业是在2012年底,当时的光伏产业正处于谷底。郑建明抄底顺风光电,以2.01亿港元购得其4.625亿股,占总股本29.65%,一跃成为顺风光电的实际控制人。此后,郑建明就在光伏行业展开了一系列的并购动作。

今年1月,郑建明以总计3111万美元收购了赛维LDK1700万份普通股,成为了赛维LDK的股东。5月,尚德电力陷入财务危机,郑建明迅速收购了尚德(哈密)太阳能99%股权和29.8MW的太阳能组件。7月,顺风光电又收购海润光伏旗下的6个光伏电站项目公司。

顺风光电总经办人士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期间就明确表示此次操作接盘无锡尚德事宜完全由郑建明在操盘,公司只负责本地生产,所有投资关系接洽均在香港。

尽管这一系列的并购行为带动了顺风光电股价一路大涨。但是,郑建明善于玩弄资本的刻板印象一时却难以轻易改变,对郑建明接盘无锡尚德,多有分析认为其不过是一介炒家。

“不能说人家一定就没有长期的打算。”顺风光电欲收购无锡尚德,而无锡尚德和无锡市政府也作出了积极的回应,所以不能说人家是在拔高和哄抬股价。

“如果顺风光电愿意承担多一点无锡尚德的债务,收购价格就会低一些。另外,估值跟市场有关,如果退回半年到一年,市场的警惕度没有这么高的时候,价值跟现在的又不一样。”关注太阳能光伏产业的Solarbuzz高级分析师廉锐表示。

而刘志波则看好顺风光电,认为双方存在互补性,顺风光电是资本运作高手,会将光伏电站作为资产增值融资,从顺风光电以往的业绩来看,无锡尚德的产能对顺风光电来说是一个良好的互补,是一个良性的资源配置。

即便顺风光电接盘成功,无锡尚德再也不是那个无锡尚德了。“2013年能排进前20就很好了,今后也就是曾经辉煌过的老牌(光伏企业)吧。”作为尚德的元老级人物,刘志波感叹道。

[记者手记]蜘蛛与金鱼盘踞尚德大楼

刘章号

10月12日,时代周报记者走访了尚德电力位于无锡新区的总部,按照国庆长假调休安排,这一天是工作日,可在尚德生态大楼见到的却是人去楼空的景象。

这座坐东向西的大楼在尚德电力辉煌之时被视为匹配其光伏巨头地位的象征,亦是全球最大的BIPV生态建筑。前尚德电力董事长兼CEO施正荣曾为此自豪地表示生态大楼的落成“成功实现了呈现一座现代化光伏建筑的目标”,更以此为铺垫,进一步宣扬“我们坚信太阳能将成为实现人类可持续发展的根本解决方案”。

生态大楼的生态系统变化或许可以从几条观赏鱼的处境窥出一二:整栋大楼从里到外寂静无人,唯有入口处的水池里有几条金鱼百无聊赖地游弋。更悲催的是,甚至于连这些观赏鱼的吃食也成问题,数条金鱼在爬满了苔藓的水域中追逐着一只被丢弃的一次性饭盒。

如若不是亲见,谁又能想到曾经市值高达160亿美元的尚德电力会破落到如此地步。不过换一个角度来看,在市值缩水到不足3亿美元,高管接二连三离职的今天,谁又有心思去关注几条观赏鱼的死活。

在夕阳的余晖中,一只蜘蛛正奋力地在曾经的光伏巨头公司的正门里编织一张网,等待着食物链中属于自己的猎物。而在顺风光电眼中,此时的无锡尚德正是一个绝佳的猎物。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kewinfan]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