濠江黑马富豪吕耀东传说:88亿豪赌澳门赌牌

[导读]从起点看,1955年生于香港的他,少年时目睹了香港经济腾飞,以及父亲吕志和白手起家的奇迹。如今,在香港富豪榜上,84岁的吕志和位列第五,身家超过100亿美元。

□文/本刊记者?曹一方 摄影记者?雷?辉

运的轮盘上,吕耀东是一个幸运儿。

从起点看,1955年生于香港的他,少年时目睹了香港经济腾飞,以及父亲吕志和白手起家的奇迹。如今,在香港富豪榜上,84岁的吕志和位列第五,身家超过100亿美元

从过程看,系出豪门、留学归来的他,亲历了改革开放与香港回归的体制变迁,亦抓住了大陆发展刺激澳门经济增长的历史机遇,重金押宝澳门博彩业。

至于结果,他的银河娱乐集团与澳门赌王何鸿燊的澳博,以及美国赌王阿德尔森的金沙,并称为“澳门博彩三巨头”。一个惊人的数据是,从2008年至今,银河娱乐股价从0.5元升至50多元,暴涨100倍。

——如此人生,一路高歌,未见坎坷。但是,将这一切归于运气,并非客观。

再过两年,“富二代”吕耀东就60岁了。60年白驹过隙,看似风平浪静,实则甘苦自知。无论幸运与否,人生总是存在着“想做”与“能做”的落差。只是,这其间的跌宕起伏,在耀眼的豪门光环下,很容易被外界忽略。

于是,一向低调的吕耀东,接受了《商界》记者的专访。见面地点在银河酒店顶楼33层,从这里的窗户望出去,可以看到一街之隔的新濠天地、威尼斯人与金沙城中心。强敌环伺,短兵相接,竞争犹烈,可想而知。

笙歌归院落,灯火下楼台。解读这个外表温文尔雅、内心战斗不息的中年男人,必须要用两个维度——

其一,作为香港第一代“富二代”,他如何在家族财富与创业精神的传承中,真正实现自我价值?其二,作为澳门博彩业的新手,他如何一步步打通陌生产业链,一跃成为冲进业界前三的黑马?

——前者是与历史过招,后者是与未来交锋。

上篇:与历史过招

争一口气

1966年的夏天,香港饱受干旱和台风的天灾,以及内地文化大革命的影响,风波不断,百业凋敝。

这一年,吕耀东11岁。香港楼市一落千丈,让他父亲吕志和的石矿建材生意断了销路。刚成立两年的嘉华集团,资金链立刻紧绷起来,不仅银行还贷难以为继,而且还无法交付供应商货款。

一天,一群身着黑色西装的高大男人闯进了吕家,围着吕志和谈了很久。年幼的吕耀东只能在一旁看着父亲低声下气,脸色越来越沉。好不容易送走了不速之客,吕志和已是心力交瘁,连连叹气。

吕耀东不敢去问父亲发生了什么,还是妈妈告诉他,原来是银行的人来催父亲还贷。“当时觉得父亲被人欺负了。他做生意太辛苦。”从此,11岁的吕耀东立志长大后,一定要帮父亲争回这口气。

40多年前的这一片段,构成了香港第一代企业家对后辈的创业精神启蒙,亦深深地印在吕耀东心里。以此为坐标,再往前回溯,少不更事的吕耀东,还不能明白父亲早出晚归,忙个不停的真正意义,只是从表面上看到,父亲的矿厂越开越大,家里的条件越来越好。后来他才渐渐知道,父亲忙碌的背影,折射出的是一段为人津津乐道的创业传奇。

二战期间,吕志和随父亲避难到香港,卖过小吃,修过汽车。二战后,香港百废待兴,吕志和通过一位日本政界朋友的关系,将美军在日本留下的起重机、推土机和开山机等工程机械卖往香港,赚得了第一桶金。

谈及父亲当年,吕耀东敬佩不已:“有一次,我父亲包了一条船,满载二百多部机械,价值数百万港元,这在当年是个不小的数目,一船水货获利数倍。”

父亲创业初期的故事,让吕耀东渐渐明白了一个商人的真正价值——判断趋势,把握机会。比如,吕志和通过买卖工程机械,看到了香港地产市场的兴起对建筑石材的巨大需求。“别人来买机器,无非是用来开山采石,与其让别人做,不如我们自己来做。”

1957年,吕志和逐渐关停了物资贸易,并用赚来的钱向政府买下一个石矿场,又将进口而来的工程机械投入其中。三年后,他又斥资1.6亿港元,买下香港最大的安达臣矿场,震动香江。

很多业界人士怀疑,吕志和投入如此巨资是看走了眼,甚至还不起高额的银行贷款。但吕志和则认为,当时香港的采石场大多数是人工作业,效率低下;而大型矿场则有利于重型机械开采,效率很高;再加上当时香港经济的崛起,必然使得建筑石材市场供不应求。

后来的事实果不其然。虽然经历了1966年的风波与低谷,但香港的局势很快平复,其经济亦很快复苏。而吕志和也凭借之前积累下来的人缘,以及对于银行的苦苦相求,渡过了1966年的难关。

此后,建筑石材市场一片繁荣。1977年,已经隶属于嘉华集团旗下的安达臣矿场上市,吕志和从此被称为香港的“石矿大王”。

属于自己的时代

历史属于父辈。时代洪流之中,年轻的吕耀东也在寻找着自己的位置。

1970年代,香港经济开始从工商实业转向地产金融。诸如李嘉诚、李兆基和郑裕彤等香港战后第一代企业家,纷纷开始在地产领域发力,为后来成为超级富豪打下了基础。

吕志和也不例外,他瞄准了当时香港还是荒地的尖东地区。与此同时,他将年轻的吕耀东送往美国留学,选择攻读迎合地产领域的工程硕士学位。临行前,他对吕耀东语重心长地讲:“我送你去美国念书,希望你能学到更好的东西。但你是中国人,有一天国家需要你了,香港需要你了,你应该回来。”

一直以来,父亲对于吕耀东的教育,更多的是“身教”,很少这般“言传”。这番话令吕耀东铭记至今。“当时美国经济比中国好太多,留在美国能赚更多的钱,过更好的生活。但在当时,谁能想到21世纪是属于中国的,现在谁都知道中国最厉害了。回头去想父亲的话,实在太对了。”

1979年,在拿到硕士学位的当天晚上,吕耀东便收拾行装飞回香港,第二天便来到父亲的嘉华集团报到。这一年,吕志和花了6800万港元,在尖东海边买下一块地,准备兴建酒店。当时的尖东地区荒无人烟,很多人认为这里并没有开发价值。

然而,答案永远在现场。父亲带着吕耀东来到尖东看地,一番考察之后,吕耀东不得不佩服父亲的独到眼光。当时尖沙咀中心老区的发展已经趋于饱和,由于地形原因,以后要发展只能往东移。这样一来,尖东地区潜力巨大。而且吕氏家族买下的地皮就在海边,风景非常优美,绝对是高档酒店的理想选址。

吕氏父子搜集了诸多资料,写成了一份关于在尖东地块发展酒店业的报告,并凭此说服了汇丰银行放贷。最终,吕志和动用3亿港元,亲自监工盖起了五星级的海景假日酒店,成为尖东地区最早的大型建筑。

“全港都知道,石矿大王进军地产业了。”那是一段让吕耀东心潮澎湃的记忆。没过多久,国际酒店巨头香格里拉也来了,郑裕彤的新世界中心也来了,尖东地区迅速发展起来。吕氏家族的酒店随之身价倍增,至1990年代初期已逾10多亿港元。如今,尖东地区早已成了香港一个重要的商务娱乐区,繁华异常。

就在父亲进军地产业之时,属于吕耀东的时代,也慢慢拉开了帷幕。只是,他的起点跟很多第二代企业家不同——被父亲放在最基层的岗位上。

每天早上七点钟,吕耀东都会准时来到安达臣石矿场,跟工友们一起开始一天的劳作。石矿场飞沙走石、尘埃满天,条件相当艰苦,而吕耀东却是习以为常。幼年时的周末,他和几个兄弟姐妹常常跟着父亲来到采石场玩耍,父亲满头大汗辛苦工作的情景,成为了他儿时最深刻的记忆。

然而,当吕耀东成年后自己做到这份工作时,个中艰辛仍然让他感触良多:“我跟工人们在简陋的工棚里吃午饭,工地上喂的猪啊狗啊,就在我们身边打转,饭菜里还时不时地冒出一只蟑螂。”

不过,对于父亲的安排,吕耀东没有丝毫怨言,他深知父亲的良苦用心。安达臣矿场是家族财富的立身之本,亦是父亲当年的崛起之地,而自己作为家族长子,理应对矿场的运转了如指掌,以及切身感受父亲当年的不易。

抱着这样的心态,吕耀东在矿场里与工友们打成一片,矿场经理也愿意将工程项目管理的经验倾囊相授。自那时起,勤奋的他养成了每天早上七点上班,晚上七点下班,一周上班七天的工作习惯,也因此得了一个外号“三条七”。

大陆急先锋

江海奔流,万象更新。1985年,中英两国就“香港回归”问题达成共识,香港经济迎来了黄金时代。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吕氏家族的生意全面开花。

1985年,嘉华集团进军美国酒店业,在旧金山成立仕德福酒店集团,与希尔顿、喜来登和万豪等知名酒店品牌合作开出20多家酒店,被评为全美12大酒店集团之一。1987年,嘉华集团旗下地产板块在港交所上市,吕氏家族身价倍增。

这段“四面出击”的历史背后,其实是吕氏家族第二代人的崛起。“我1979年回来,我姐1980年回来,后来三五年内,弟弟妹妹们都回来了。我们五个兄弟姐妹留学回来后都愿意帮助父亲,而且都很努力,这在香港企业里面非常少见。”

在吕志和的安排下,吕耀东作为长子负责上市公司的建材与地产业务;次子吕耀南负责嘉华集团在美国的酒店与地产业务;三子吕耀华负责非上市公司的地产投资;长女吕慧瑜负责在香港的酒店业务;次女吕慧玲则管理集团的内部行政。

主导家族核心业务的吕耀东,终于迎来了属于他这一代人的历史机遇。1992年邓公南巡,大陆改革开放加快了脚步,市场经济被彻底激活,各地政府开始积极招商。吕氏家族抓住了这一趋势,成为最早进入大陆市场的香港企业之一。

1993年,在广州政府一位官员的引导下,嘉华集团参与了广州市首个旧城改造项目——将越秀区的一个旧楼房群,改造为现代化的商业和住宅小区。吕耀东自然就成了嘉华集团在大陆第一个地产项目的执行者。

这个地产项目被命名为“嘉和苑”,包括两栋写字楼和12栋住宅楼。当时,嘉华集团已经在香港拥有成熟的地产开发经验,又拥有广州市政府的支持,这使得吕耀东的任务看上去很容易。

但事情往往知易行难。“仅仅办一个开工证,就要盖50多个章,至少半年时间就这样过去了,在香港只要写个申请,三个月内就可以动工。”最初,两地商业文化的差异,让吕耀东很不适应。

最令他头疼的是旧城拆迁的问题。一个旧城片区,上千家住户,每家的具体情况和要求都不一样,这就需要开发商挨家挨户地谈判。“有时候赔偿价格都签好了,过不多久拆迁户又反悔要求涨价。如果在香港,签了协议后有什么问题,可以通过司法解决,但在大陆就必须做出一些妥协。”

在诸如此类的磕磕绊绊之中,吕耀东在香港与大陆两种商业文明之间,很快学会了融通。在他的主导下,嘉和苑这一当时广州标杆性的地产项目,吸引来了汇丰银行,买下了整栋写字楼。这一筑巢引凤、借力打力的运作方式,亦使得旁边的住宅楼大受欢迎,成为广州高端物业开发的一个经典案例。

此后,吕氏家族在大陆全面发力,不但在各地买下石矿场,建立混凝土厂,还转战上海,先后投资几十亿元人民币,开发了港泰广场、嘉丽苑和嘉华中心等地产项目,其中,嘉华中心位于上海徐家汇淮海中路,吕氏父子将其打造为一栋六星级写字楼,成为徐家汇的标志性建筑之一。

2003年,嘉华中心地基建设需要进行58小时不间断浇筑,上千辆水泥搅拌车在马路上排成几公里的长列,政府派出大批警察维护交通。嘉华中心还未落成,便震动了上海滩。

下篇:与未来交锋

赌牌之争

世事变幻——足以改变命运的机会,凤毛麟角且稍纵即逝。“把握机会”四个字说起简单,但真正要做到,又谈何容易?

2001年下半年,澳门政府宣布开放赌权,发出三个专营牌照,以公开竞投方式批出。这一消息传到香港,令吕耀东立即警觉起来。

“我当初在美国留学时,去拉斯维加斯看过,一个社会进步到什么程度,就会产生怎样的消费需求。以中国经济的发展速度,必然会产生一大批中产阶层,这批人对于博彩和旅游的消费需求,势必会刺激澳门的相关产业。”

这种敏锐的商业嗅觉,跟父亲当年看到香港经济复苏转向石矿产业,可谓一脉相承。而在当时吕氏家族的商业版图中,地产业与建材业的增势放缓,吕志和也希望能找到一个新的产业增长点。

事实上,此前的澳门博彩业由澳门赌王何鸿燊专营,其年收益到达190亿澳门元。即使以后赌权三分天下,每个赌牌平均年收益也有60多亿澳门元。更重要的是,自澳门回归后,每年内地游客来到澳门的次数,呈现翻倍式增长,澳门GDP也随之以超过10%的速度增长。这就意味着,三张赌牌等于三把打开金矿的钥匙。

2001年末,吕氏父子组建银河娱乐公司,决定竞投赌牌。然而,盯着这片金矿的财团,何止吕氏一家?仅仅三张赌牌,一下子引来了全球22家重量级财团的倾巢而出。这其中,既有澳门何鸿燊、美国斯蒂芬?永利和马来西亚林梧桐等著名赌王志在必得,还有郑裕彤、龚如心和刘銮雄等资本大佬虎视眈眈。相比之下,吕氏家族没有丝毫博彩业经验,银河亦被业界视为第一轮即会被淘汰的大鱼腩。

在这个决定胜负节骨眼上,吕耀东出人意料地施展了合纵连横的手腕,与另一位美国赌王——金沙集团董事长阿德尔森联手。事实上,阿德尔森在拉斯维加斯拥有金沙酒店和威尼斯人酒店,在博彩业的影响力丝毫不亚于此次的夺标大热门——被誉为“拉斯维加斯之父”的斯蒂芬?永利。

更为戏剧性的是,阿德尔森原本是与一家台湾财团联手,但吕耀东福凭借其家族在港澳地区的影响力,以及在酒店行业的专业背景,成功说服阿德尔森临阵倒戈。银河因此完成惊人的大逆转,一跃成为热门之一。

不过,各路巨头纷纷提交了几十亿元的投资计划,无不显示出胜券在握的气势,吕耀东如何才能脱颖而出?

巨头之间的角力,拼的不只是资金,更有对于未来的洞察。

实际上,在澳门赌权没有开放之前,澳门博彩业主要以葡京酒店为中心,集中于澳门半岛。而通过跨海大桥与澳门半岛相连的路氹区,还未进行商业开发。由于博彩业占据了澳门经济的大半江山,澳门政府希望通过开放赌权,促进博彩业形成多元竞争、良性增长的势头,从而带动整个澳门经济的发展。

吕耀东认准了这一形势。他发现对手们的投资计划,都集中在澳门半岛,甚至就在葡京酒店附近。于是,他联合阿德尔森策划了一个关于路氹地区的开发计划——将拉斯维加斯的度假村酒店模式,引进到荒凉的路氹,使其成为除了澳门半岛之外,澳门经济的一个新的增长极。

“这一计划,其他人想都没想过。令澳门政府眼前一亮。”2002年2月,三张赌牌最终分别归于何鸿燊的澳博、斯蒂芬?永利的永利以及吕氏家族的银河。其中,银河88亿澳门元的承诺投资额,两倍于澳博的44亿澳门元和永利的40亿澳门元。

一场旷世赌牌争夺战,吕氏家族一跃成为最大黑马,震撼港澳两地。

激战中的新手

赌牌之战尘埃落定,澳门博彩业本应三足鼎立。然而,不到半年,风云突变。

在与阿德尔森的进一步合作中,吕耀东发现了双方在经营理念上的重大分歧。“对方想把拉斯维加斯的酒店完全复制过来,但我们想做一个澳门独有的酒店,毕竟来澳门玩的游客,大多数是亚洲人。”

这就好比同是开一间餐厅,我想开一家独特的中餐厅,你却想开一家全球连锁的麦当劳。理念上的分歧落脚于种种细节上,更加不可调和。比如,拉斯维加斯的酒店房间,都是宽大的豪华套房,但吕耀东认为,亚洲人身型普遍小于欧美人,小一点的标准间也可以住得既舒适又经济。

双方各执己见,争执不下。吕耀东更是内心刚烈,宁可分道扬镳,也绝不委曲求全。最终,澳门政府不得不出面调解,把赌牌一分为二,主牌留给吕氏家族的银河,副牌分给阿德尔森的金沙,双方可以各自独立经营赌场,但必须共同履行合作拿牌时承诺的义务与责任。

一石激起千层浪。为了一视同仁,澳门政府同样批准了澳博与永利可以拆分出一个副牌转手。于是,2005年何鸿燊将副牌给了女儿何超琼与美国博彩巨头美高梅的合资公司;2006年永利将副牌以9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了何鸿燊的儿子何猷龙与一家澳洲资本的合资公司。

赌牌由三变六,澳门博彩业的格局从“三足鼎立”陡然变为“六雄争锋”。而吕氏家族的银河,成了其中唯一一家没有博彩经验的新手。更紧迫的是,新手还没有学会射击,战争就已经打响了。

仅仅一年多时间,阿德尔森便投资2.7亿美元,将拉斯维加斯的金沙酒店复制到了澳门新口岸的海边。初来乍到的美国赌王毫不手软,他一方面建起了拥有740台赌桌的中场,一举抢下了中场业务50%的市场份额;另一方面开出18间贵宾厅,并以高额佣金吸引中介公司的合作。

阿德尔森还高调地向何鸿燊宣战:“竞争无可避免,淘汰无可厚非。”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何鸿燊亦高调反击:“在澳门最有经验的人是我,40多年从未想过淘汰两字,谁有本事淘汰谁啊?”

随即,澳博大幅提升员工待遇,实施每月四天假期、加底薪三成和发放年终奖金等激励政策。此外,何鸿燊斥资44亿澳门元的新葡京酒店,业已开工建设,将成为澳门最高的建筑。

博彩巨头们激战正酣,新手吕耀东已经没有时间观摩学习了。不加入战团,只有被淘汰。2003年末,银河旗下造价近30亿港元的星际酒店宣布动工,选址就在澳门博彩业最为集中的友谊大马路。

但是,酒店工期至少需要两三年时间,难道只能空握赌牌,坐等酒店完工吗?无论是高速增长的行业,还是竞争激烈的市场,都不允许吕耀东这样做。

怎么办?吕耀东找到了一条“借腹生子”的策略。他敏锐地发现:澳门有很多酒店,由于没有赌牌,不能经营赌场。银河何不通过收益分成的合作方式,借用他们的场地开自己的赌场呢?

这样的合作对于酒店来说,一来可以增加收入,二则带来更多的客流,可谓百利无害,求之不得。而银河则能够以一笔低廉的学费,试水赌场经营,为以后经营星际酒店的赌场埋下伏笔。

由此,在友谊大马路上,吕耀东几乎没费周折地敲开了华都酒店的大门。2004年,银河旗下华都娱乐场开业。然而,很多业内人士都投来了怀疑的目光:这个新手玩得转吗?

黑马的跳板

事实上,开业初期的华都娱乐场确实闹了不少笑话,只不过这些问题都集中在后台管理上,所以鲜为人知。比如,赌场每天都有大量的筹码和现金在不停周转,华都赌场开业第一天,上亿元的筹码和现金在后台账房堆积如山,当晚清账时吕耀东傻了眼:这么大的量该如何处理?

“每天晚上我们都要清算,筹码出去多少,回来多少。你拿出来10个,输了5个,那么一定还剩5个。但理论跟实际完全是两码事,整个赌场里有一万个筹码,你该怎么办?”

吕耀东很快找到了弥补“想做”与“能做”之间落差的方法论——当初,父亲吕志和创办石矿场时,也是一无所知。对于一些新型技术,就连香港本地的从业人员都不了解。但是,吕志和的想法在当时很超前,他重金聘请了外国专家来管理矿场,在香港率先掌握了高效的新技术。

于是,吕耀东远赴美国拉斯维加斯,以澳门博彩业高速发展的前景,说服了大量博彩业的专业人士,来到澳门加盟银河。直至今日,银河娱乐的首席运营官和财务总监等要职,都是由外籍专业人士担任。

“我们团队里既有中国人,又有美国人、英国人和日本人,就像一个多国部队,对待事情上,既有中国人的人情,又有西方人的制度。”比如,有一次一位客人发生了意外,大家在商议如何处理时,美国人说直接报给保险公司就OK了,中国人则认为应该派人去安抚,而吕耀东最后拍板,通知保险公司赔偿,同时派出高管到现场安抚客人。这种善后方式令这位客人大为感动,从此成了银河的忠实客户。

这样一支多国部队,使得华都娱乐场很快走上正轨。吕耀东很快将这种合作模式,复制到了总统、金都和利澳三家酒店,形成了银河旗下四大“城市娱乐会”。这种借腹生子、多点开花的模式,亦使得银河成为继澳博与金沙之后,第三家在澳门开出赌场的博彩公司。

但是,城市娱乐会模式,只是权益之计。六雄之间真正的战斗,还是在于自己开发的赌场酒店。

友谊大马路南端,南湾湖之畔,巴掌大块地方,却聚集着葡京、新葡京、永利和美高梅的赌场酒店,各个巨头之间仅仅一街之隔。贴身激战之中,银河的星际酒店何以立足?

2005年,银河成功登陆港交所,星际酒店的建设正如火如荼。期间,吕耀东仔细分析了各个对手:澳博旗下的葡京,是澳门老牌巨头,拥有一批稳定的客源,不管是莲花状高耸的新葡京,还是标志性的老葡京,都有浓郁的澳门本土文化风情。而永利和美高梅则主打高端大气的美式风格,其中永利更是将其在拉斯维加斯的度假村酒店,复制了过来,定位于奢华路线。

但实际上,澳门外来游客中,80%为亚洲人。其中除了中国人外,还有不少韩国人、日本人和一些东南亚国家的人。“造一座澳门独有的、适合亚洲人的酒店,跟其他的酒店都不一样。”这正是吕耀东当初坚持的理念。只是,要将这一理念落地成种种细节,还必须挖空心思。

比如外观,吕耀东请来著名建筑师严迅奇,为星际酒店设计出了错落有致的时尚造型,贴合了“星际”的前卫概念。再比如酒店房间,他规定所有房型在七八十平方米,室内布置不求豪华,只要精致舒适即可。又比如餐饮,他选择了两三家地道的中餐厅,还请来了香港一家非常有名的日式料理。

在最为重要的服务上,他要求酒店大门要有美丽高挑的迎宾小姐,电梯间也有专门迎宾小姐帮客人按电梯楼层,还要记得常客的称呼,以便欢迎时带给客人亲切感……这些做法在当时的澳门业界,几乎前所未有。

2006年,澳门博彩业年收入达到70亿美元,超过了拉斯维加斯,成为全球第一赌城。此后两年内,星际、永利、美高梅和新葡京相继开业。人们发现,凭借种种独具亚洲特色的细节,星际明显地跟“吃牛排、住套房”的永利,以及极具澳门传统文化特色的葡京区别开来,稳稳占据了南湾湖畔的一席之地。

2007年,银河娱乐年收入猛增179%,达到130亿港元,排在澳博与金沙之后,名副其实地位列业界第三。

路氹风云

人生在世,总有一场“毕其功于一役”的战斗。

在家族产业的版图中,吕耀东先后涉足建材、地产、酒店和博彩等领域,所获取的经验似乎都是为了实现一个堪称宏伟的计划——投资165亿港元,位于澳门路氹的银河综合度假城。

实际上,澳门半岛狭小拥挤,只适合修建“下面是赌场、上面是客房”的单体楼酒店,而路氹地势平坦开阔,适合修建大型的度假村式酒店。游客光顾这样的度假村,不只是为了博彩,更多的是为了旅游休闲。这也符合澳门政府的规划——以博彩业带动旅游业发展,让游客在澳门的平均逗留时间,从1天增加到2.5天以上。

当初在吕耀东和阿德尔森联手竞投赌牌时,正是投入巨资开发路氹的计划,打动了澳门政府。然而,双方拆分赌牌后,阿德尔森凭借深厚的博彩业经验,一路高歌猛进。在金沙娱乐城大获成功后,他立马率先挺进路氹,斥资23亿美元,打造澳门威尼斯人酒店。

而缺乏博彩业经验的吕耀东,只得慢了一拍。等他2007年通过星际酒店站稳脚跟,准备进军路氹之时,阿德尔森的威尼斯人酒店业已开幕。当年,阿德尔森正是通过在拉斯维加斯打造威尼斯人酒店,而跻身世界赌王之列。同样再现水城真实景致的澳门威尼斯人酒店,令澳门游客们耳目一新,其甚至跟大三巴牌坊、老葡京酒店等名胜建筑一起,被列为澳门旅游必到的景点之一。

强劲的对手还不止于此。仅与威尼斯人一街之隔,何鸿燊之子何猷龙投资77亿港元的新濠天地,已经在紧锣密鼓地建设。而就在新濠天地旁边,阿德尔森下一个计划——金沙城中心,也处于酝酿之中。

——先机尽失,这一战该怎么打?吕耀东但求后发先至。“我们必须像问水晶球一样问自己,五年后消费者想要什么?”

五年后想要什么?这是一个非常有趣但生死攸关的问题。从设计图纸到五年后的酒店,上百个亿砸出来,如果已经过时了,无异于输个倾家荡产。而要解开这个谜题,必须先知道,五年后已经有了什么?

吕耀东调查发现,按照工期,五年后的路氹仍然是威尼斯人、新濠天地、银河以及金沙城中心的天下。从大体风格上看,威尼斯人主打欧式风格,金沙城中心主打美式风格,而新濠天地定位于时尚潮流。这样一来,银河一贯的亚洲风格,仍然有发挥的空间。只是,比起星际酒店,银河度假城如何变化?

沿着旅游度假这一逻辑,吕耀东想到,亚洲最佳的旅游度假胜地,莫过于东南亚。何不把东南亚风光搬到澳门

在他的主导下,设计团队将银河度假城打造成为一个极具东南亚风格的建筑群。比如,石质外墙配上金色玻璃,再添以孔雀羽毛的元素。又比如,按照缅甸皇宫的样式,为东西两栋主楼配上金色宝盖状的穹顶。

最令人惊喜的是,在两栋主楼之间平台花园上,设计了占地近四千平方米的、全球最大的空中冲浪池,还特地从东南亚运来了三百五十吨白沙,打造了一条长近一百五十米的白沙滩。“澳门的沙滩都是黑沙,不适合沙滩休闲,而我们这里跟东南亚的沙滩一样,很惬意的。”

2011年,银河度假城正式开业。尽管比威尼斯人晚了4年,比新濠天地晚了2年,但仍然以其独特的东南亚风情,令整个澳门都为之一振。

下一场战斗

吕耀东有着香港商人一贯的谦和风度。他喜欢下属称呼他英文名“弗兰斯”,因为这比“吕先生”更亲切。一位跟随他多年的下属说,从未见过他发过火,“他不高兴时,会不说话,沉默的气氛其实比发火更压迫人。”

最近一次,银河度假城的一个广告出了点差错。高层会议上,吕耀东盯着广告案一言不发,沉默良久。负责广告的高管见状,连忙羞赧地承认错误,并立即着手更正。

——的确,细节决定成败。偌大的银河度假城,其中每一个细节,吕耀东都不敢含糊。

实际上,跟单体楼酒店相比,大型度假城更需要后期运营。譬如,经验老到的威尼斯人,不仅在室内运河沿岸聚集了300多家精品商户,形成了澳门品牌最齐全的购物街,还建造能容纳超过一万人的金光综艺馆,来吸引明星开演唱会,以推高酒店的人气。而新濠天地也不仅拥有汇聚一线奢侈品牌的购物中心,还打造了具有世界级水准的舞台秀——水舞间。

后期运营的比拼,其实就是细节的战争。如何抓住对手们忽略的细节,成了吕耀东一条重要的竞争逻辑。

比如,在澳门绝大多数赌场中,中场一贯灯光较暗,颇具几分神秘感;贵宾厅则往往只有账房和几张赌桌,气氛紧张刺激。而吕耀东将银河的中场设计得灯火通明,让人感觉明快敞亮。他还开澳门之先河地把餐厅和水疗开进贵宾厅,让客人在豪赌的同时,能够享受美食、放松身心。

又比如,整个澳门酒店和娱乐场林立,但却没有一家上档次的电影院,而且新电影上映时间,也要比香港晚一周。吕耀东便联手香港知名影院UA院线,打造了整个澳门最高档的UA银河影院。“我们不但同步上映新电影,还请来明星开影迷见面会。”到威尼斯人观光购物,再到银河看电影,已成为澳门游客,甚至本地人的一种休闲选择。

更为惊艳的是,吕耀东请来知名设计师陈幼坚,花了整整一年时间,为银河度假城打造了一个犹如艺术殿堂般的高端私人会所——红伶,成为社会名流们在澳门聚会的首选。2012年红伶开业派对,还吸引来了何鸿燊的女儿何超琼。

就在接受记者采访之前,吕耀东在会所吃了一块吞拿鱼三明治,他发现里面的吞拿鱼偏少,便提醒厨房应该增加食材。离开会所5分钟后,他便收到了餐饮部已经改进的回复邮件。路过电影院时,他又发现迪士尼电影《怪兽大学》的海报,被贴在了一部香港情色电影海报的旁边。“这怎么适合小朋友啊!”他立即让工作人员调整。

2012年,澳门博彩业收入达到380亿美元,已是拉斯维加斯的6倍。这一年,吕耀东的银河娱乐营收增长38%,达到567亿港元,股东应占纯利更是增长146%,达到74亿港元。在澳门博彩业,银河已经占据近20%的市场份额,仅次于澳博,位列第二。

从银河酒店33层向南望去,投资196亿港元的银河二期,正在热火朝天地施工。而视野的更远处,还有澳博、永利和美高梅进军路氹的工地。据估算,2020年澳门博彩业收入将突破1000亿美元。

——濠江黑马的传说,仍在继续。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xanthewang]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