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天纳:美国政府局部停顿 是否世界末日?

[导读]美两党围绕财政预算和债务上限问题的谈判风云再起,国会必须面对两大问题。

踏入十月份,美国政府进入了新时代。因为缺“水”,美国联邦政府非核心部门已局部停止运作,连劳工部原定上周五公布的9月份就业报告亦需要押后公布。

的确,美国共和民主两党围绕财政预算和债务上限问题的谈判风云再起,10 月中旬将为限期,期间美国国会必须面对两个问题:

一、财政预算:美国国会在9月底前无法通过临时性财政支出法案,联邦政府停止运作的异像已出现;

二、债务上限:美国国会能否上调法定债务上限,若不能达至,美国债务违约将紧随而至。

美国法定债务上限是美国国会对经调整后的美国国债存量(通常略低于总债务存量)而设定的最高上限。参考美国财政部数据,美国触及债务上限的期限不会晚于10 月17 日,届时美国政府将只剩下不足300 亿美元现金,这并不足以应付一天的开销。而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则估计,去到10 月22 日美国也大有可能无法偿还债务。参考其他民间估计,美国债务将在10 月18 日至11 月5 日之间触顶。若10 月中旬无法达成协议,笔者估计连10 月底美国联邦储备局货币会议的决议也会受到影响。

民主和共和两党之间的纷争,主要在于是奥巴马医保法案。早前,共和党控制的众议院主张通过一项过渡性提案,以取消奥巴马医保法案拨款为条件,向联邦政府提供运营资金至12 月15 日。更甚的是,众议院议长更是提出,需要推迟一年施行奥巴马的医保法案、税务改革,以及放松环境监管。

与此同时,民主党掌控的参议院则提议无条件通过一项政府临时支出法案,为联邦政府运营提供资金至11 月15 日,两党意见之分歧可见一班。众议院希望把2014 年可自由支配支出限制在9670 亿美元的水平,而参议院则希望控制在1.058 万亿美元,的确存在差异。共和党试图将预算与债务谈判转化为武器,逼令奥巴马修改众多改革法案。

不过,市场对于党派预算纷争反应尚算冷静,始终观察历史数据,美国当地债务上限的上调和联邦政府局部关闭对市场的冲击始终有限,市场更为关注经济周期和货币政策。

美国国会在1917 年《第二次自由债券法案》中首次设立债务上限,允许美国财政部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能较灵活进行发债融资,同时给予美国国会控制政府支出的权利。笔者参考美国经济数据,当地债务上限曾被上调绝不少过100次。而自1980 年后,债务上限调整的次数也有39 次,单单在奥巴马总统任期内,债务上限就曾经过4次上调至目前的16.4万亿美元。民主共和两党预算谈判争议也曾导致1976 年至1996 年间17次联邦政府关闭。

上一次美国政府关闭是处于克林顿政府时期的1995至1996年,持续21 天,差不多引发全体联邦政府雇员被解散, GDP最终损失了0.25 个百分点。参考1995年底的债务上限谈判期间,10年期美债收益率初期呈现轻微上扬,但因联储局连续两次减息25 个基点,美债收益率反而出现下跌。由此可见,债务上限恐慌并未引爆收益率失控急升。

此外,2011 年7至8月期间美国债务上限所带来的动荡,更多是由期间同步爆发的欧债危机恶化以及标准普尔下调美国主权信用评级所带来,当地十年期收益率最终下跌了100 个基点。不过,联储局的扭转操作(OT)紧随而至,更成功将美国债券的收益率压至周期性的低位。

笔者不可以否认,预算和债务上限谈判的问题对企业投资、家庭消费带来一些不利影响,但是整体而言,一系列的情况并没有重大冲击金融市场 ,短期而言,投资者更为关注经济周期和货币政策。美国2014 年国会选举将至,笔者相信两党最终都不希望见到美国经济大乱,影响选情。

中国高校联金融协会副主席、香港证券专业学会委员会成员 温天纳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财经独家稿件,禁止转载,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责任编辑:kewinfan]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