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桑希尔:消费驱动型改革是中国最重要的问题

腾讯财经讯9月16日消息,2013年中国阿拉伯国家博览会金融合作论坛2013年9月16日在宁夏银川召开。腾讯财经对此次活动进行全程图文直播。英国《金融时报》副总编约翰·桑希尔表示,消费驱动型改革是中国最重要的问题。

以下为发言实录:

约翰·桑希尔:女士们、先生们,非常荣幸到宁夏,在这样的场所做发言,我想感谢本次会议的主办方宁夏政府和我FT中文网的同事们,FT一直非常关注中国的情况,我们在中国的记者要超出我们在世界其他国家记者的数量,现在仅次于美国。我们2003年创办了FT中文网,证明我们非常关注中国,现在有200万注册用户,还有很多读者在中国,我想祝贺张力奋微博)先生所取得的一切成绩,FT中文网现在已经与FT英文取得相匹配的地位,这是非常了不起的,大约11年前我担任亚洲版的主编,看到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11年前和现在已经大不相同的。

我们经常会看到中国沿海地区发生的巨大变化,尤其上海摩天大楼的发展就是一个作证,但我一直很关注中国内部地区和小城镇发展,所以有一次访问时我来到银川,当时和我们北京局的局长来到宁夏,见到很多人,进入宁夏乡村地区以及贫瘠沙漠地区,根据世界银行报道,这是中国最贫困的地区之一,人们正式收入很低,干旱频繁发生,当我们到达这个偏僻小镇时看到,有一些新建的房屋,我们走到了一些村民的家里,看到他们家里的小孩子正在用DVD观看最新的电视,现在有很多人口到东部工厂工作,虽然他们正式收入很低,但这些村民告诉我们他们生活得很好,他们给我们介绍了中国的三点重要经验:

第一,官方数据不能真正告诉你整个情况。

第二,中国经济发生的巨大变化是真实的,甚至改变了最偏远地区人民的生活,使数百万人脱离了贫困。

第三,宁夏多年来取得了很多的进步,我想祝贺宁夏政府。上次我来到宁夏看到,宁夏正在与中国经济建立联系,当时有一些科威特人在这里进行投资,这两个地区曾经有丝绸之路,现在也进行了经济、文化甚至宗教上的联系。我非常期待今天其他演讲嘉宾就这个话题演讲他们的看法。

之前来到这里,有人让我提出现在世界经济发展最有意思的变化。

2008年发生了金融危机,随着欧元区发生了金融危机,最近发展经济体也遇到了一些金融动荡,但新兴经济体一直发展得比较好,高盛集团预计全球经济在这个十年增长速度可能会超出之前三个十年的速度,高盛认为我们全球增长速度在这十年可能是4.1%,而在之前的三个十年内,从来没有高过3.5%。如果你生活在伦敦、纽约或东京,可能难以相信这种预计,因为这些地区仍然面临经济危机的影响,如果你生活在北京或银川,阿布扎比或科威特的话,就会很容易相信了。

今天我们的会议关注的就是世界上经济最具有活力和耐力的两个地区,全球经济中很多增长态势是来自于中国,中国经济总量是8.2万亿,已经相当于美国经济总量的一半,中国经济增长速度为每年8%,相当于美国年均4%的增长速度。因此,高盛一位经济学家最早提出了“金砖四国”的理念,中国经济规模庞大,增速也非常得显著,每经过12周,中国就会产生一个相当于希腊经济总量的经济产出。在2010年以后,中国的经济增长量已经达到了印度增长总量,目前中国还能保持多久这样的经济增长速度,我们看到中国有大量地方政府、家庭和公司债务,这显然是令人关切的问题。我们在今天也会更多地探讨这个问题。

最近FT社论发表了李克强总理的一篇文章,他提出中国会保证健康的增长速度,并且继续保持改革,中国会简政放权,继续推进结构改革,扩大国内消费,中国不断推进城镇化以及1亿人希望在未来十年过上城里人的生活,这将会创造巨大的需求。他说今年的增长速度是7.5%,这从全球角度来说还是一个很高的增速,但中国的经济总量越来越大,越来越复杂,中国挑战也越来越复杂。

外部世界来看,中国今天的状况前所未有得好,但和中国人交流,我也常常看到中国人感到不确定,不知道现在的经济增长是否已经到了一个峰值,需要采取更加激进的措施来促进它的进一步发展,特别是在环境领域。中国正在实现消费增长的驱动型改革,能否实现这个改革是最近十年最重要的问题,这将会对中东地区和澳大利亚、非洲这些增长非常依靠中国的地区产生巨大的影响。

第二,过去几周,大家对于发达经济体的经济增长表示乐观,而对发展中经济体表示关切,美国、日本、欧洲在经历了很多经济挫折之后目前看来前景向好,美国基础使人感到有所放松,但全球债券市场也感到新的担忧,因为很多资金开始外逃出发展中经济体,欧元区的增长速度达到2.5%,失业率是7.3%,美联储本周也进行了关于推出量化宽松(政策)的有关声明。

这些对于中国来说也有重大的影响,因为中国大约持有1.2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这一量化宽松政策对债券市场和债券收益率都会产生影响,会带来金融市场 的动荡。但是我在学习金融学的时候已经知道,债券投资者往往在经济情况不好的时候才会得到更多的回报,如果现在他们的收入减少是因为美国经济增强了,那这其实是个好消息,这会帮他们将来更好地规避风险。

在美国经济中还有一个重大的变化可能会影响中国和阿拉伯世界,就是页岩气和石油领域改革,英国石油公司最近预计美国将在2030年总体实现能源自给,这将对全球经济和地缘政治产生重大影响。美国将越来越减少他对外部石油的依赖,这将会减少他在该地区的政治利益。现在石油已经占到中国与阿拉伯国家贸易的40%,对于中国的影响会越来越大,中国对于中亚地区的能源也有越来越多的投资和利益,而习近平主席刚刚结束了对中亚几国的访问,据预计,中国将在今年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净进口国,这是根据月均数据统计出来的。

第三,美国经济的复苏给发展中世界带来了一些损害,因为资本出现了外逃,来到发展中国家寻求更高的回报,特别是印度和印尼遭到的影响最大。但我想我们不应该认为这就是发展中国家发展的结束,这不是19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重演,在印度和印尼他们本身有存在一些结构上的问题,会遇到一些增长上的瓶颈。这将鼓励他们进行更多本土的国内改革。现在世界上有一个地区可以很好地应对金融市场的动荡,就是海湾地区国家,特别是海湾合作理事会,巴林、沙特、阿曼、卡特尔、科威特,他们都深受能源价格的影响。他们的年均增长率在2007年—2011年是4.7%,而全球增长率是2.8%,他们经常账户上有大量盈余,银行资本充足,因此,他们能够抗击金融市场的动荡。

第四,欧元区的危机,这可能是现在大家关注的重点,未来也将会继续持续下去,欧盟因为制订了一些救助机制,欧元区的经济开始保持稳定,预计将在2014年增长1.1%,2015年增长1.5%,但失业率特别是青年人的失业率仍然非常得高,特别是在一些南欧国家,比如希腊、西班牙和葡萄牙。德国即将举行大选,这将对希腊的救助计划产生影响。我们预计,今年英国的增长是1.4%,明年是1.7%,这对于中国经济都是有影响的,因为这对中国来说是个重要的出口市场,对中东来说也是重要的石油出口市场。

第五,金融系统的稳定,雷曼兄弟倒闭已经五年,但我们现在更加安全了吗?在某些程度上是的,一些比较疯狂的投资已经停止了,西方的银行有更好的资本状况,人们不再大规模地追逐金融利益,但一些最大的银行仍然在不断扩大,影子银行也在快速扩张,已经从2008年的59万亿美元到今天的69万亿美元。银行可以采取很多措施,但他们不能把所有的事情都揽到自己身上,其中金融市场还会面临一些冲击,美国的房屋贷款可能会继续存在一些风险。

第六,政治领域还存在一些难以预期的变化,我们应该为此做好准备,很多社会贫富不均,美国、中国、欧洲也在重新塑造他们的政治,一些增长强劲的国家也经历了政治上的不安定,今年年初很少有人预计到土耳其、巴西会经历这几次抗议活动;现在叙利亚危机似乎得到了缓解,同时国内正在发生惨绝人寰的内战;伊朗问题日益升温;新的埃及政府是否能稳定他的国内形势还是会走向新的动荡。所有这些难以回答的问题都意味着,这对于记者来说是个好的时代,可以报道这些事件,但对政策制定者来说挑战是很多的。我们描述这些挑战比解决这些挑战容易得多,我今天很高兴地看到有很多专家有能力很好地应对这些问题。

谢谢大家!

主持人:谢谢约翰!刚才约翰提出了全球经济中的一些问题,我想大家在中国和阿拉伯的工作都有关系,他对经济和金融的想法,如果您有问题可以来提问。

奥尼·阿苏德:早上好!我来自约旦,是约旦投资委员会,感谢您刚才所做的讲话。我想请问阿拉伯国家持有2.5万亿美元美国和欧洲的债务,您是否认为,其中在一些主权基金投资方面遇到了一些困难,造成了一些损失,中国是否会吸引这些方面的投资?会吸引到哪些领域?

约翰·桑希尔:现在在美国和欧洲有很多外国投资,虽然增速在这些地区是放缓了,因为它的投资体系是稳定的,以前有法制,而且投资回报比较稳定。在中国,也有很多的外国投资,有外商直接投资,也有世界上很大的多边金融公司。中国外商直接投资水平是相对较低的,因为中国在这些方面的投资有一些限制,同时也是因为中国法制和经济规律方面存在一些不确定性。中国总理提到了加强法制,金融系统的可预测性,我想这将会极大增强外国投资者对中国的信心,在股市、债市,特别是在私有股权方面的投资,中国还需要在基础设施,比如港口上扩大经济发展的投资,中国经济的转型从投资驱动到消费驱动的转型也会吸引一些投资到服务领域。还有一些环境工程,我想亚洲开发银行的代表也会向我们介绍一些现在在中国进行的项目,环境工程也是投资当中非常重要的领域。

王和山:非常感谢桑希尔先生的精彩演讲。您在11年前来过宁夏,而且也当过亚洲新闻按版的主编,我很想知道一件事儿,您对宁夏同阿拉伯国家、穆斯林地区的合作有些什么好的建议?谢谢!

约翰·桑希尔:我很高兴地看到宁夏与阿拉伯国家之间的金融合作,双方之间有很强的互补性,特别是在能源领域,很多阿拉伯国家在这个领域有非常丰富的经验,有大量的投资资源。我想在这个领域双方可以进行一些富有成果的合作,来开发能源,开发基础设施以及其他一些双方共同关注的领域。

另外,在中东地区也可以进行一些合作,很多中国建筑公司希望“走出去”,与阿拉伯一些投资基金建立合资公司,在中东地区基础设施进行投资,或者在非洲地区进行投资,我们听到莫桑比克部长今天上午做了很好的介绍,我想这也是很好的合作领域,可以使中国和阿拉伯国家走到一起,在非洲一些领域进行投资。

主持人:FT中文网三年就建立了这样的网站,有这样的远见,当时大家都没有意识到中国和阿拉伯国家能油这样的合作前景,所以我想请问FT和国际知名媒体是不是会继续和支持这一合作机制?

约翰·桑希尔:这对国际媒体来说可能不是很容易,我们一直关注美国、日本和发达国家,一些重要的发展中国家的金融发展,现在我们看到中东、非洲和南非也有一些新的发展变化,因此,我们应该改变看待全球经济的视角。美国曾经拿出一份全球投资流动的报告,他发现南南贸易在全球贸易中占到30%,而现在达到了40%,因此南南贸易有巨大的增长,我们在报道全球经济时应该更多地关注这一领域,中国和中东、阿拉伯国家之间的联系。特别值得关注的是,中国和阿拉伯国家关系之中,双方之间的贸易量非常得大,我没有去过义乌,但我知道有很多阿拉伯商人到那边采购,从中国进行进口,双方之间有非常好的贸易关系。但过去我们没有看到这一点,因为过去新闻大标题没有关注中国和阿拉伯国家之间的贸易关系,因此,我们要重新关注这一地区的经济活力。

主持人:我们非常期待着FT未来更加关注这一领域的合作。

现场观众提问:我是卡特彼勒首席经济学家,中国经济有所放缓,正在进行结构改革,您是否能提出哪几个领域可以促进中国长期的增长?

约翰·桑希尔:李克强总理在仅仅大量讲话中提出过一些领域,中国正在进行质的经济转变,其中包括很多领域,中国的发展过去曾经很多是依靠投资,高投资带来高回报,但现在必须要扩大服务领域,扩大本土消费,如果人民币升值的话,中国的财富不断上涨,这也会带来中国人口财富的不断上涨,国内消费也会不断增加。

今天上午还提到环境,中国正在进行一些大量环境的投资,但我在北京的同事提到,污染是每个人都面临的日常生活中的问题,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飞快,中国政府现在也不得不关注环境领域的影响。我也感谢宁夏政府领导刚才介绍中国带这一领域所做的工作,来更好地保护环境,发展经济,我想这是中国经济未来需要更加关注的领域。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2013中阿博览会金融合作论坛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责任编辑:xiaoyuluo]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